妈妈炼功,我也受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我叫伟伟,今年25岁,是一位大法弟子的女儿,我虽不修炼,但我想借《明慧周刊》向师父汇报我亲身受益的事和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些奇迹。

我的妈妈在九六年得法,我也从那时开始了解法轮功,其实在九六年之前,也看过《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在那时我对师父和大法就有一种亲切感。

在妈妈没修炼的时候,我和妈妈都有病,我一感冒就扁桃体发炎,必须打双针,而且还要做手术。我妈妈炼功后她的病好了,我的扁桃体也没复发过。真如李老师所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在2001年我做了一个手术,当时我和妈妈都不知道给我切除了一侧卵巢和一根输卵管。到了后来我结婚了,并生了一个女儿之后,舅舅才告诉我和妈妈,医生当时说很不容易怀孕,几率很小。就连我去医院生孩子时以前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说:像我这种情况,三年后怀孕的几乎为零,这件事让我再次感受到大法在我身上的奇迹。

在99年7.20迫害时,有一天晚上11点左右,恶警敲我家的门,它们進来就翻东西,当时我在屋里睡觉,没有起。我马上想起抽屉里有妈妈看的大法书,我心想决不能让邪恶拿走大法书。这时邪恶让我起床,好上这屋里来搜查,我趁没起床的机会把所有大法书和炼功磁带揣進怀里。随后我出来了,邪恶就進屋里翻起来,他们翻出我的小录音机要拿走,我给夺了回来没让他们拿走。在师父的保护下,恶警们什么都没有找到。恶警把我和妈妈带進了当地派出所,而且把我和妈妈一人关一个屋开始审讯。在审讯时,我和他们争辩一回,我什么都没说,一问三不知,因当时我怀里有大法书,我也不害怕了。最后让我回家,可我不走。到了天亮,他们把我和妈妈无条件释放回家。

到了第二天,不法人员又把妈妈和几位大法弟子叫進派出所,我又跟着去了,我想起有一盘音乐带子和大法简介被恶警拿走了,这时师父给安排了一个机会,让我上所长办公室去了。我進去一看所长在屋里睡觉,门是敞着的,那几盘带子就放在茶几上,在外屋炉子上放着一个火钳,我把火钳一扔发出响声,所长也没有反应,我就把带子拿走了。

在此事之前,我妈妈由于学法不深,受邪恶逼迫让我把师父法像和炼功图交给村委会,我从心里不愿交,在摘炼功图的时候,突然玻璃掉了下来正好扎在我的脚上,呼呼的流血,我就悟到不能交,但我也没有办法。我很相信师父和大法,我相信有一天我还会把师父法像和炼功图请回来。当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正念,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事隔一个月左右,我和同学去村委会去交电费,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進了里屋,我也是想找找里面有没有师父的法像,我就掀开床底,一看让我眼前一亮,那不是我上交的师父法像和炼功图吗?我随即就把法像和炼功图揣在怀里,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到家。

再次我借《明慧》感谢李老师,并向李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祝:李老师中秋节愉快!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