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安徽宿松县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乡亲们,在这金桂飘香的时节,您及您的家人也许正享受着生活的温馨美好,但你可曾知道,就在你的身边却有一群善良的同胞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而正在遭受中共邪党非人的精神与肉体的摧残,请看以下的案例,也许他们曾是您熟识的长辈、亲人、朋友、邻居、同事、孩子的老师……

张廉智,女,43岁,原宿松中学英语教师,曾因患严重的神经衰弱、贫血、子宫肌瘤等疾病,脾气暴躁,家庭不和。修炼法轮大法后,遵循真善忍,重德行善,不久疾病痊愈,家庭和睦。

为了让更多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张廉智于2001年10月31日因张贴“法轮大法好”,被宿松县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并关押43天;2003年2月20日,张廉智又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家里被政保科人员翻墙闯入并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长达105天。

由于在关押期间遭受恐吓、逼供和轮番审讯,限制睡眠等非法迫害,释放后又无处申冤,张廉智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整日处于惶恐之中。家人日夜看护,七十多岁的父母整天提心吊胆,老泪纵横。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宿松县前任610副主任吴永群、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陈坚仍不放过,于2003年12月1日再次将张从家中绑架,强行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从此,一个善良的弱女子遭到令人震颤胆寒的折磨和凌辱:开始是狱警轮番扇耳光拳打脚踢,接着唆使吸毒犯人毒打她,打得她全身青紫!寒冬腊月,狱警只许她穿一件衣服,将她嘴里塞上臭袜子、脏抹布、卫生巾,并把她双手反铐在铁柱上,用夹子夹住眼皮,日夜不让睡觉,不给饭吃,等她痛昏过去才放下来,醒来后又接着铐起来。就这样反复残酷折磨七日七夜后,张廉智已是遍体鳞伤,面目全非,奄奄一息。劳教所怕她死在那儿,为了开脱罪责,不通知家人直接将她送入合肥市精神病院进一步迫害,并强行灌食输不明药物,因她不配合“治疗”,医院在劳教所的唆使下把她绑在床上用电球电击,全身一片电光……后来精神病院一位护士(其母曾在“文革”中遭受过迫害),了解她的真实情况后,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将其退回劳教所,劳教所见张骨瘦如柴,命在旦夕,不敢承担责任,才于2004年3月5日将人退回宿松县公安局。

张廉智这次被非法劳教三个多月,进劳教所时110多斤,回到家中不足70斤。在这种情况下,县610仍逼迫她放弃信仰,国安大队长张燕多次带领一帮人非法撬铁门闯入她家抄家、恐吓。

陈明,女,43岁,宿松县妇幼保健站医生,以前身体单薄,性格急躁,修炼法轮大法后,其家人、同事、同学无不惊叹她身心的巨大变化,说真话行善事的陈明,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03年7月和2005年12月两次遭县前任610办公室副主任吴永群、政保科科长陈坚和国安大队长张燕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长达两个月之久。

遭受迫害的还有徐劲菊,女,40岁,宿松中学教师,被非法关押两次,共计148天。强行取消上岗资格,强扣应有的福利并降一级工资。

吴芳,女,40岁,北门街居民,被非法关押两次,共计135天。

江凌霞,女,42岁,光明市场居民,被非法关押一次,历时10天。

罗丽琴,女,42岁,纺织品公司下岗职工,被非法关押105天。

另外还有陈亚迪,女,58岁,宿中退休教师;黎凤姣,女,69岁,城关粮站退休职工;方银姣,女,72岁,县印刷厂退休职工;林雅琴,女,72岁;张玉梅,女,74岁,孚玉信用社退休职工;孙兰芳,女,71岁,县百货大楼退休职工等老人曾被关押在人武部宾馆一个星期,强行洗脑并对其威胁、恐吓。

610、政保科、国安大队多次对以上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利用家属、工作威胁、恐吓、强迫转化,从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进行迫害。

迫害至今仍在继续,2006年9月19日,张廉智、陈明又接到宿松县法院通知说检察院已起诉了她们。这是多么的荒唐啊!

善良的世人啊,请了解真相,拒绝邪党谎言,一起制止这场延续七年的残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