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真正渡过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我今年八十三岁,九七年得法,也算是个老学员了,今天想借明慧网,说说自己的心得体会和同修们交流。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我大女儿去世一个月,儿女们去上坟,家中只剩我和老伴。情魔来干扰我,想起和大女儿在一起的情形,我抑制不住自己哭起来。由于动了情,虎视眈眈的旧势力就钻空子迫害我。

哭的过程中,觉的腿有点不得劲。中午,见我走路腿不好使,小女儿(也修炼)问我:是不是想念姐姐在家哭了?我说:是。小女儿说:这是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你,千万不要承认它,以后再也别哭了,多发正念。我答应了,到整点我就发正念。可腿就是不好,还疼的走路都困难。

小女儿就把我接到她家。腿疼的越来越厉害,第一天还能走路;第二天就不能走路了,去厕所得爬着去;第三天连爬都不行了。小女婿就偷偷把我大儿子喊来,说是要送我到医院去看。我腿疼的动不了,没悟好,就答应了。

可到医院做完各项检查,一切正常。医生最后说我膝盖处有积水,得抽出来。这时我想:只有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才能真正的平安。就问:抽了水还长吗?医生说:长。我说:抽了还长,抽它干啥?不抽了,咱不看了,回家吧。儿子只好让医生开了点药回家了。

我回到自己家。二儿子在外地赶回来看我。他很孝顺,到家后赶紧倒水让我吃药。我没把握住,碍于儿子的一片孝心(其实是情),就吃了。过后一想不对,我是修炼的人,是信师信法的,这不是病,是看我的悟性,同时修去情。等儿子再把药送来,我就把药含在嘴里,儿子看不到的时候,我再吐出去。儿子也就不再劝我吃药。可是我的关还没完全过去。儿子又给我买来了膏药,给我贴在腿上。等儿子走后,我就把膏药揭下来。老伴见我不吃药,也不贴膏药,就不高兴。我不被他带动,照常发正念,听同修念书学法。

有一天,我的二女儿来看我,她让我连信医院,再信大法,叫我“二信”。小女儿赶紧提醒我说:就是“二信”,才没走过来,您要想走过去,就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随后又问我:信师父还是信医院?我说:信师父。

又过了一两天,一个外村同修来看我,说了许多让我坚定的信师信法的话。我非常感动,想让她吃个苹果,就让小女儿去拿。同修说:您要真心想让我吃,就自己拿给我吃吧。其实,同修是想让我在拿苹果的过程中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当时没有多想,就起身下床,一步一步的走到里屋去,把苹果拿给同修。

从此,我又站起来了,还经常到别的同修家去学法。二女儿看到我这神奇的变化,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体会到在关键时刻,每一颗人心就是让旧势力钻空子的机会,还可能给证实法造成损失。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去掉人心才能真正度过关难。同修的帮助也很重要,没有同修提醒帮助,这一关我也可能走不过来。希望和我相似的同修也能吸取经验教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