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翻阅着同修们《忆师恩》的篇篇文章,我常常是热泪盈眶,老泪纵横。特别是看到师父为一位同修显现了“你真修,我真管”这几个字儿时使我的内心深处受到了强烈的触动,我已是泣不成声了。我虽然没亲耳聆听师父的教诲,没亲眼仰望师尊的慈颜,但我深感自96年1月8日开始接触法轮大法,师尊就已是寸步不离的扶着我这个迷途的徒儿一步一步走上了修炼大法、返回家园的路。

回忆这十年多的修炼过程中,师尊为徒儿的操劳,我无以言表,内心深感愧疚,我也愿和同修们一起忆师恩。

1、清附体 驱邪魔

记得在96年1月8日这天,在一同修家看师父的教功录像,渐渐的两眼怎么也睁不开,全身怎么也不能动,只觉得胳膊、腿胀得很粗很粗,当时的我,已经是因为练别的气功招来了附体,尽管是深受纠缠却又无可奈何。当我感到了法轮大法如此大的威力,就毅然决然的请回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两本书,回到家一鼓作气一直看到了次日早四点半才睡。

当我醒来时,感到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非常虚弱,从脊梁骨飕飕的往外冒凉气,不住声的咳嗽。女儿让我吃药,我说:“不想吃,吃了也得吐。”果然,吃下没几分钟就喷射性的吐了一痰盂。

家里人都上班去了,我昏昏欲睡之际,看到屋门旁边的一面大墙上,映出了我在阳台供奉的“观音菩萨”,心想她是看我来了,马上我床头柜的上方出现了象是师父教功录像由远及近的师尊的塑像,“观音菩萨”马上不见了,师尊塑像也不见了。整个过程就象是黑白电视的两个镜头,一瞬间。

随着学法的渐渐深入,我才明白这是师父为我清除了附体,净化着身体,驱除了我拜出来的假观音菩萨。

2、消业

由于百病缠身,炼功点又远,我在家自己炼。抱轮的时候常常感到胸、腹腔内象刀刮似的疼痛,我坚持着炼完功,累得全身直哆嗦,立即躺在床上。

我不是开着天目修的,但每次师尊为我调整身体时都让我感受到、看到或听到。有一次,我躺在床上不能动,耳边听到咔嗤咔嗤的声音,一会儿,我看到一只手捏着小肠粗细的一段什么东西扔掉了。一会儿,我又看到一个象破排球囊一样的东西“啪”扔在地上。

有一次,我的右腿两小时四十五分钟不能动,自此后右腿不疼了。

还有一次,看见一只手从我的左腿疼痛处接出了一杯子黑血。

在这举不胜举的调整中,我的萎缩性胃炎、子宫肌瘤、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贫血、缺钙等等疾病都不治而愈了,濒临报废的身体获得了新生。自此后我这个药罐子就不吃药啦。

3、“专车”

当我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之中时,师父在为我安排着一切。有一次,跟老伴儿说去朋友家玩儿麻将,不回家了。我拿了把伞,傍黑时乘车去农村找一位同修劝她走出来。没想到天下起了雨,漆黑一片,下了汽车还要走二三里路才能到。这时来了唯一的一辆三轮车,司机向我喊着:“老太太,要坐车吗?等我把车上的人送到前边路口,回来再接您!”当三轮车送我还未到地点时,天黑得看不见马路下边的泥泞土路,我只好深一脚浅一脚的挪到了同修家,正好同修送走客人要上门闩,再晚来一会儿,还得高喊叫门,真是太巧了。

还有一次去同修家送资料,早晨要回家,要找到停车点需要走一大段路,没想到我刚出村口,就来了一辆面的,乘客下车我马上就乘车回家,少走了一大段马路,节省了很多时间。

还记得有一次,我身体正消业,非常难受,可我又不愿耽误给同修送资料的时间,刚走出楼门口,就看见有一辆三轮车飞快的進了小区门儿,我以为是被追赶的无照私车,就问了一句:“你拉车吗”?他马上痛快地回答:“拉!”我没出小区院门就上了三轮车。

这一次次的似乎为我而来的“专车”,难道是偶然的吗?

4、严格训教

自古道:“严师出高徒”。我这个不争气的徒儿尽管是精進不够,但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尊的慈悲、威严同在。每次我做了符合大法的事或心性有所提高,师父就让我在打坐或睡梦中看到各种各样的花,一朵、一束、一盆儿、一树、一院儿、半山坡。有一次,因为我向外国人证实了大法,晚上打坐时,我看到师父竟给我戴上了用鲜花编成的花冠。但是我若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师父也真是严厉的惩罚、责备。

有一次,一位同修用常人的心术把一份她没写好的材料让别人转给我替她写,我也动了常人的心,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了这种“巧使我”。晚上睡梦中,师父给我显现出了两个“假”字,一大一小。第二天,我赶紧主动要来材料替同修写好了,从此再不敢说假话了。

在被非法拘留的日子里,一天晚上,一位老年同修又被关了進来,本来已经非常拥挤的床板刚轮到我躺下,我怎么也舍不得把地方让出来给新来的同修休息,是一个年轻的大学生让了地方。我刚合上眼想睡,就看见师父给显现的两个字“自私”。当晚梦见所在的监室中间是一个大清水池子,我悟到是师父提示我在这个环境中洗净自己。

有段时间,我结识了几个玩麻将的牌友,开始玩时还知道讲真相,送大法护身符,不计较输赢,渐渐的玩儿起了牌瘾,一合眼就是麻将,可又不能自制,于是有一天朦胧中看见一只大手把麻将都攥成了一疙瘩一团的推到牌桌子下面,桌上卧着一只老虎。我警醒到师父在严厉的训我:别再玩这种浪费时间,使魔性膨胀的赌博了,那魔看着你往下掉呢!此后,和牌友们做了良好的结束,我再也不玩儿了。

有一次,我又犯了较死理的老毛病,拿起电话来把我的妹妹训斥了一顿,总算是出了一口气。当我刚把电话放下,电话铃儿响了,对方是一同修,问我:“大姐,你又跟谁生气了,我正打坐,看见你气哼哼的把电话一放,你就从你坐在高处的凳子上掉下来了”。我立即意识到师尊用别人的口告诉我:因为较常人的理,我又掉下来了。我真后悔呀!这教训告诉我:别人做的要都合情合理,谁给你提高心性呢,这“忍”也就无从体现了。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人,别人打都不还手,骂都不还口,还有什么常人的理可计较呢!

还有一次,一位同修问我师父在《洪吟(二)》中所写的诗“梅”是什么意思,我刚讲了几句就咳嗽不止,我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自己没有错呀!怎么突然又如此咳嗽不止呀?第二天当我看到《转法轮》中写的这句话:“随便下定义,这就是乱法。一些乱解释经书的人距离佛的境界太远了,根本不知道其真正的涵义,所以认识问题也是不一样的。”我全身抖动不止,终于恍然大悟,昨天在给同修谈师父写的“梅”这首诗时,没说明“自己是这样理解的……”,而是成了讲解这首诗。

这桩桩件件体现了师尊的训教严明,一丝不苟,我由衷地感到有这样的严师的幸运,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对师尊的敬畏。

5、考试

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我面临了几次师父对我的生死考验。

得法不久,曾有一次午夜醒来,像原来的冠心病发作时的症状,自我感觉来势很重,就强撑着靠着墙打坐,等着走了。当时眼前出现了几个镜头,我至今记忆犹新:先是出现了观音菩萨,后又来了哪吒,再后来就象舞台上要带人走的小鬼儿,提着枷,带着锁,我默念着:“朝闻道,夕可死”“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渐渐的症状缓解了。面临生死,我心里没离开大法。

还有一次在夜里,我感到全身不能动,嘴也说不了话,隐约中看见有两三个穿白衣服的站在我的桌边,耳边听到有一声音问我“你还有什么说的吗?”我意识到自己该走了,就毅然的在脑子中回答:“我什么说的也没有,我的一切只有李洪志老师安排,我听我师父的。”此后心中就默念着“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洪吟》),等着……等着……,一会儿,我看见穿白衣服的飘着走了,我却慢慢的恢复了,全身能动了。面临着生死,我的心没离开师父,没离开大法,这可算是徒儿交给为我操劳的师尊的一份答卷吧!

6、又获新生

万万没有想到,我这个师尊救活的生命、师尊一步一步扶着,把我推上了返本归真路上的大法弟子,竟然架不住那常人的“官儿”哭着、伪善的劝我;那变异的法律恫吓我,那亲人们苦苦的哀求我;那假法身钻了我执著心的空子,用假话毁我……使我犯下了滔天大罪,竟然写出了叛师、叛法的决裂书,揭批材料,《建议》经文发表后,我就颓然的等待着下地狱。

同修的呼唤,“归正”文章的启迪,师父篇篇经文的发表,使我渐渐复苏起来。当我在夜里恢复炼静功时,我看到了师尊一个侧身,还有一女孩儿弯着身共同掀开着一个长方的木板箱子盖儿,一人一只手扶着我弯腰从箱子里走出来。我的良心震颤着,我知道这是师尊又一次给了我生命。

在深夜里,我撕心裂肺的哭啊,哭啊,难以言表我的愧悔和痛苦的自责,这时我忽然听到耳边又象是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叫着:“徒儿!”我真的怔住了,这亲切的呼唤难道是表示师尊还要我这个徒儿吗?是师尊宽恕我了吗?我对不起师尊啊!紧接着又一个声音说:“迷途知返”。我真的是百感交集,痛心疾首,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感谢慈悲、伟大师尊对我的宽恕。师尊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拉了上来。

在浩荡的师恩中,我获得了又一次新生。听师尊的教诲,摔倒了爬起来,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用大法的要求来衡量,努力做一个师尊的好徒儿,直到随师回家。

境界所限,写此文章难免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