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了。

“唉!”程美丽缓缓的叹了口气,当气息从胸部提起,再从鼻孔出来时,她感到胸口有阵阵的灼痛。

记的小时候,每年的中秋节,妈妈总会提前就准备好,买来很多的菜,买好月饼,去果树地摘来很多的果子。美丽总是欢蹦着跟着妈妈忙前忙后。

晚饭是格外丰盛的,一桌子的菜,对于她们这个不富有的家庭来说,也算是一种难得吧。

美丽最盼的还是夜晚的到来。那时候,乡村的天非常清,月亮圆圆的挂在上面。美丽一家坐在月儿台上,摆上小桌子,桌子上有月饼、新煮熟的花生、苹果、梨。月儿台的边上,葡萄爬满了架,妈妈随手剪下一枝来都很甜。美丽一边听着月宫嫦娥的故事,一边吃着水果。分月饼前,妈妈总是叨上几遍:必须把整个月饼吃完,才能团团圆圆,美丽想快点吃到月饼,常常想:妈妈少说一遍多好呀!

想到这儿,美丽又叹了口气,“唉!再听她说几遍多好呀!”

程美丽上初一时,爸爸去城里的建筑工地打工,工作的繁重,加上住宿条件的艰苦,他得了风湿病,从此爸爸的腿成了晴雨表,每每看到爸爸疼痛的样子,美丽都会心疼的躲在墙角落泪。

美丽上高中的时候,考上了县一中,在学校住宿舍。上铺的同学李春梅,每天天还没亮就起来,尽管她总是轻轻的起来,慢慢爬下床梯,可是每次美丽都醒了,醒了之后,过好一会才又睡着,等她再睁眼,一定是春梅喊起床了。

一连几天,美丽忍不住问:“李春梅,你每天起那么早干什么?去跑步吗?”

李春梅:“不是跑步,可是比跑步不知强多少倍!你们看,我现在身体多健实,没有病!流行感冒?一边靠,找不着咱!可是你们知道我从前吗?是个标准的林妹妹,班上有一个打喷嚏的,第二天就有一个感冒的,那个人就是我!哈哈。”

李春梅边说话边做手势,美丽被她的开朗带动了,笑着说:“什么妙方?招来!招来!”

李春梅说:“是一种气功,叫法轮功!”

美丽说:“法轮功?没听过,能治病吗?能治风湿病吗?”

李春梅说:“当然,比这严重的什么癌、什么瘤都好了,我们村就有一个得了晚期肠癌的,都好了。不过呢?这法轮功不比一般的气功,不但要坚持炼功,还要修心,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到了才能祛病健身。”

美丽说:“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难的!李春梅你明儿个起,也教教我吧,我月末回家好教我爸炼,让他摆脱病痛。”

那个九八年的秋天,一直是程美丽最幸福的回忆,每每想起自己当初是怎么走进法轮功的,心中都会升起一种神圣的感觉。和无数法轮功炼习者一样,法轮功给了爸爸一个健康的身体,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约束自己,家庭变的更和睦了。

好景不长,九九年到了,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开始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全家人不知所措。

二千年夏天,爸爸把我和妈妈叫到一起,说:“凭心说说法轮功到底好不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好不好?我得了风湿,去哪看不给钱能给治?修了法轮功,没给师父一分钱,好了!你们说说好不好!?”

我和妈妈齐声说:“好!”

爸爸又说:“大法给我那么多,现在他受到诬陷,电视广播都不说实话,我怎么能待在家里,享受法轮功带来的身心健康,而不站出来为法轮功说一句公正的话呢?所以我要去北京上访,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你们说行还是不行?”

我和妈妈又齐声说:“行!”

就在开学的前期,美丽和爸爸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在天安门的广场上,她和爸爸刚刚喊出“法轮大法好!”一群警察蜂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他们被押到了车上,先是被送到密云,又被送回了当地的派出所,后来,又被送到洗脑班强制放弃信仰。在洗脑班里,每天强迫她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书籍。美丽痛苦极了,她在心里祈求:师父呀,天上的众神呀,给我力量吧!我不想听谎言,我不想放弃纯真,我不想做忘恩负义的人!真的是神灵相助吧,几天后的一天,恶警让美丽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赵敏到院子里给他们洗被子,开始还有一个看着的,过一会儿,就走了。赵敏说:大门没有人,我们走吧。美丽说:好吧。于是她们起身出了洗脑班的大门。

洗脑班的恶人们发现程美丽和赵敏不见了,非常惊恐,疯了一般到处找她们,监视她们的家、她们的亲戚,她们被迫远走异乡,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后来,听说爸爸因为不放弃修炼被送到了劳教所。

六年快过去了,程美丽辗转去了很多的地方,妈妈怎么样了?爸爸怎么样了?中秋节要到了,她多想再坐在月台上,望着圆圆的月亮,听妈妈说:“必须把整个月饼吃完,才能团团圆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