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农村发真相资料谈自己的一点看法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明慧周刊》二四二号十三页《一人骑摩托车、自行车做真相的方法》一文,看了以后觉的有些地方不是很妥,本来早就应该投稿谈一下自己的看法,由于种种人心障碍,一直没有动笔,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觉得作为一名真修弟子就应该对法负责,写出来与同修商榷。

事情是这样的:九月十八号晚下夜班后骑摩托车回家,在公路边上看见有一堆真相资料(公路与村紧挨着)当时就想:这样发资料怎能救度众生?等天亮了很可能被人捡去当废纸卖了,或许常人还会嘲笑大法弟子做事不负责任。于是我捡起来放到包里带回了家,一数正好二十份:有传单,有真相小册子,还有一张大法的歌曲。按上面的内容和时间推算,有些在几个月前就应该发出去,肯定是积压时间太长了,出于人心的指使,趁着晚上弄出去了,可能心里想这下轻松了,我也算参与证实法救度众生了,等等。其实该学员这一夜在离此处不足一公里的地方还撒了一些,这是我一大早外出办事看到的。还好,当时有个小学生捡起来正在看。地上还有三本,回来时还有一本,这是我知道的,其它地方呢?

回过头来说说前面提到的骑摩托车做真相的一点看法:农村一般住房不很整齐,尤其山区农村街道高低不平,大部份户与户之间紧挨着,而且农村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多,他们大多有早睡晚起的习惯。骑摩托车挨户投,围着村转,虽然低速,但噪音容易惊醒常人,影响他们休息。或许没那么严重,但此举体现了大法弟子做事的心态。至于说汽车投放和步行发放哪个安全,我认为两者没有必然的关系,因为大法修炼就是超越常人的,关键是能在法上认识法,用正念救度众生,就无所不能,就最安全。

师父一再教我们做事考虑别人,并授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至高的称号,那么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证实法就要认真严肃的去对待,去做好。发真相资料就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大善展现给你要救度的对象,这样才能收到最好的效果。比如把传单装袋里再放進小石子往常人的门口扔投,我总觉得此举不严肃。记得2000年时同修做真相资料:把真相资料叠好,用红纸做一个信封,外面写上“请您了解法轮功真相”。再把传单放進去,挨户塞到门里去,我觉得大家真是用心良苦,那种慈悲真能打动世人。

下面谈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写出来或许对同修有个借鉴。由于我经常上夜班,下班利用这个机会做真相。晚上骑摩托车大大方方進村,而后熄火、关大灯,把车放在靠大街边上的一个小胡同里,这样不易被上下班的人看见,车不用锁,脚步尽量要轻,因为此时正是午夜左右,常人都睡熟了,尽量不惊扰他们,离开车一段距离开始挨户往回做,先做后排再做前排,越做离车越近,做完后推车出了村再骑走。在做的时候,尽量把传单或小册子塞到门里,实在不行便恭恭敬敬的放在门框下边的石墩上。几年来我一直是这样做着,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去安全返回。

在做之前,先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空间场的一切邪恶,所到之处鸡不叫狗不咬,人看不见我,上下班進出的人都定在我做这件事的后面,请师父加持,清理自身一切变异的观念,没有这个万一那个万一什么的,时刻纯正自己,保持强大正念。当偶尔碰上特殊情况时,一定要冷静,万不可动人的观念,在那一瞬间动正念就显得十分重要。回到家后再发正念清理得到真相那些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让他们明白的一面起作用,认真看真相,都能得度。(有时不精進,做的也不好)。

在做的过程中,有时走出很远才开始做,我从没想过车没上锁能不能被人看见推走;能不能碰上人;能不能回来找不到车。因为我相信师父在洪观上控制着一切。

今天此认识,是在我以前从怕心很重、胆胆突突做,到后来凭着对法的正信,是师父一次次给我往下拿去这“怕心”的大山才有的结果,这与静心学法是绝对分不开的。有时做得比较好,心里有些欢喜,欢喜的背后还透着显示,这时我就用师父的法告诫自己“功能本小术,大法是根本”(《洪吟》)。

最后我想给资料点的协调人提个建议,希望能经常了解发放真相资料的同修的状态,能使大家都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在法上认识法,而不是带着常人之心,一味的做做做。不能做的不要勉强,当它处于爱面子的心收下你给的资料,做吧怕心又重,不做又觉得不应该,这样就出现了前文提到的把真相资料扔的一堆一堆的现象。(这种事在二零零零年也出现过一次,不过在师父的保护下大部份又回到了大法弟子手中)正法修炼走过了七个年头,在今天依然出现把资料扔的一堆一堆的,虽然是个别的现象,但实在令人痛心。明慧网经常报导资料点是大法弟子用省吃俭用的钱来维持的。师父也讲过我们没有向任何团体要过一分钱,都是大法弟子用自己的钱在做。(不是师父原话)因此每一份资料的份量大家是清楚的。

修的不好,想哪写哪,与同修交流,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