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营救同修杨建坡与本地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最近看到秦皇岛同修写的《关于营救同修杨建坡与廊坊同修紧急切磋》一文,很有同感,此文语言不多但点到了实处。作为本地同修,我们就这一问题再做些补充。

大法弟子杨建坡,自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因去香河营救同修遭绑架后,被邪恶当作“重点人物”,非法判刑六年。现关押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

杨建坡被绑架后就一直绝食抗议至今,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目前他生命危在旦夕。

在这七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不间断的把我们所能了解到的杨建坡遭受迫害的情况及时上网曝光。同时不间断的发资料、贴不干胶、写信、打电话、定点发正念、最后進行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他的家人(是同修)也在不停的找有关部门要人,要求“保外就医”,但他们都是以“不够条件”回绝。开始家人去监狱探望时,他们的态度还比较好,甚至表示同情。可是后来态度越来越蛮横,只让孩子见,不让大人见。

面对这种情况无论是他的家人还是同修们都感到有些困惑,觉的我们能做的、该做的都做了。 邪恶怎么还不放人呢?听说连杨建坡本人也有这样的想法:我都这样了,他们怎么还不放呢?

在这种情况下,同修们各自有了不同的见解。有的说我们在外面怎么做,如果杨建坡本人正念不强,也不好办;有的说还是我们整体没有配合好、协调好造成的。今天你发个“呼吁”,明天他发个“倡议”,可有的同修我行我素,没有整体意识;有的说是我们的基点没有完全站在救度众生上,太执著结果了;有的则认为是大家的麻木懈怠的状态,做事流于形式,没有真正用心去做,发正念没有达到正念的效果;也有的认为是杨建坡的家属有证实自我的心,遇事不向内找,总在埋怨别人,抱着个人的执著、观念不放造成的;还有的说我们整天救杨建坡,其他被关押的同修怎么不这么救呢?是不是有分别心呢!是不是还有对杨建坡的崇拜之心呢?等等众说纷纭。

其实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由于所在层次的不同对问题有不同的认识,或者因为站的角度不同,对问题的理解和看法差异也很大,有的觉的问题可能出在这方面,有的人就觉的问题可能出在那方面。这本来都是正常的、是好事。如果大家都能在法上看待这些问题,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不是去指责别人,而是用修炼人的慈悲、善念、宽容去圆容补充。这不就是大家提高升华的好机会吗?

但是因有的同修一直抱着自己的执著不放,被邪恶钻了空子,给不同认识的同修之间造成了间隔。这种间隔实际上在去香河营救同修这件事情之后,由于认识的不同就已经产生了。在营救杨建坡的过程中不但没有消除,而且还有上升趋势。我地大多数同修在这次血的教训中看到了自己及我们整体上存在的不足,并能在法上提高上来,使自己在修炼中变的更加成熟和理智了。可是有的同修则不然,不但自己不向内找,还在放大同修的执著。对同修的所言所行不是用法去衡量,而是用自己的观念和认识去衡量。符合自己观念和认识的就大加赞扬,有意无意的又加大同修之间的间隔,起到了魔起不到的干扰作用。

所以几个月以来,我地在营救杨建坡过程中,一直处于这么一种状态,没有明显的突破。时间一长,有的变的麻木,有的显的急躁,急躁之中更加埋怨别人。看到这种情况,明知道是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我们想突破,想大家坐在一起学法交流。虽然几次努力没有成功,但我们决不放弃,努力改变自己而不是改变别人。如果我们自己要是真的改变了,那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么我们今天把这些写出来,目地是曝光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我们执著的空子,给我们整体带来的干扰。而不是针对某个人,更无意说谁对谁错,因为这是修炼,我们每个人都在其中。只是希望我们大家能够认清这种干扰,在归正自己的同时,发正念彻底清除它给我们同修之间造成的间隔。

我们认为营救同修杨建坡,需要从根本上解决的不是采取什么形式上的问题,而是大家心性上的提高,是需要我们每个同修心性的提高与升华,达到整体的圆容与无漏,才能展现出法的威力。因此我们每个同修都应该向内找,看看自己在营救同修中都做了什么?用心大小?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否有怨别人的心?另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杨建坡的家人(同修)在其中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她们是修炼的人,所以这里面一定也有她们提高的因素,是否有她们自己不易觉察的执著,被邪恶死死的抓住了不放,才造成了这种状态呢(当然因素是多方面的)?所以她们本人也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不要向外找,不要再去埋怨别人。应该相信同修们也一定会找自己的。如果她们要是没有站在情上,不是在救自己的丈夫和亲人,而是无私无我的完全站在营救同修、救度众生的高度上,那个效果肯定是不同的。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同时也希望本地和外地同修都来谈谈自己的认识,使我们整体尽快提高,早日解体邪恶对同修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