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应想到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前几天,我们这里有一次整体发正念,解体本地政法部门邪恶阴谋一事。事后,我问A同修通知你老家同修了吗?他说:“没有,没法打电话,说不清楚。我们在这儿发就行了。”另一位B同修说她邻居同修怪她没有告诉她整体发正念一事。我想出现这样的问题有我们应该修去的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师父告诉我们做三件事,发正念不能不重视。在人类表面看不出什么,在另外空间可是正邪大战,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知道的同修不发正念,是他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按着师父的要求做好。你没告诉同修发正念,那是你的过错,你没有重视整体配合,没负起这个责任。不管同修精進不精進,他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师父说:“我说我尽量不落下一个得法的弟子。”(《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们有什么资格不通知大法弟子?我们是助师正法,在归正人类的一切不正确状态,那么首先就应归正我们自己的一些观念,应以法为师,不要认为同修不精進就不告诉他,越是不精進的同修,就应该多让她参与到整体当中来。我们这个正的能量场也会使同修不精進的物质解体,促使同修精進,跟上正法進程。让我们以后真正能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间。

正念正行决不配合邪恶

正法到最后时期,邪恶也作垂死的挣扎。在我们地区,今年“7.20”前后,“610”指使各单位威逼大法学员写“三书”,并给各单位施加压力。针对这个问题出现的各种情况,我谈一下个人认识。

由于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能用正念抵制邪恶,坚决不配合,使“610”、街道、乡村治保人员处处碰壁,自讨没趣。有个大法弟子讲,我没做过不好的事,我不需要向谁保证什么。如果你们的要求合理,我欢迎,如果不是,你们快走。这些人员都灰溜溜的走了。

而有的大法学员抱着敷衍的态度,写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应付了事,还有的玩了一些所谓的文字游戏。对这些大法学员,我认为虽然表面上看没有真心表示什么,其实也是配合了邪恶。因为正法到了今天,邪恶是越来越少了,而且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提到“法轮大法”都知道好,都知道大法弟子在做好人。那些做工作的人员都知道他们做的事理亏,都感到力不从心,我们为什么还要去配合呢?哪怕不是真心的,或者没有什么对法不利的东西也是不应该的。这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

恶党知道做的事不得人心,可是还要层层下压。有些单位把写“三书”的责任包到亲人身上,用“党性”、“利害关系”相要挟。我弟弟在单位上班,我和妻子都是大法弟子,单位领导让我弟弟负责我们俩写“三书”的事。弟弟知道我们是坚决不会写的,就找我父亲来做工作。父亲读过法轮功的书,但不相信有神。当父亲向我说了这个事之后,我没有答应。事隔一个多月之后,一次和父亲的谈话中,父亲说:“你不要认为你不写就没事了,有人替你写了。”我听了之后很着急,向父亲讲真相,他听不進去。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他勉强在一张严正声明上签了名,嘴里还说没用。后来知道,象这样由别人替写“三书”的事还有。针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呢?我知道如果我父亲真正明白了真相,他就不可能为我写了。所以向亲人讲清真相很重要。事情既然发生了,还是需要我们去讲真相,明白真相后需要写一个声明,表明态度。

前些日子,我去表妹那里,她说有一天开妇女会,妇女主任对她说,上面要求你写一个保证书,就是应付一下,我替你写了。表妹当时就对她讲:“我的癌症病,吃了不少药,几个大医院都判了死刑,我不就是学大法学好了吗?这事你们都知道啊。”表妹问我这个事怎么办?我说你还是要向妇女主任讲真相,你告诉她:凡是做对大法不好的事都会遭报应的,借机向她劝三退,并写一个声明。

有一天,有两个同修来告诉我们这么一件事:她们家乡有个同修从劳教所回来了,她们马上去看望他。可是这个同修说他在劳教所里是假转化,不用写声明。写了也是个形式,没用。第二天,我们四人都去他家交谈,从师父讲的正法标准谈到神只看人心,最后这个同修表示马上写声明,而且还要去帮助其他地区曾和他在一起劳教过的同修提高认识。

还有些同修在劳教所里转化了,出来后又怕写声明再被抓,做“三件事”不积极,怕前怕后。这些同修也需要我们去帮助。

综上所述,大法弟子只有正念正行,事事处处不配合邪恶,才是正法,才能走好修炼之路。对于出现的问题,就需要我们去讲真相。讲明白真相,才能救众生,使邪恶无空可钻。写声明也是讲真相的一部份。明白了真相,才会去写声明。但是要明确,写声明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已经留下了污点,表明自己改正错误的决心和行为。我知道有一个村书记明白了真相后,上边布置让大法弟子写“三书”,他在会上公开表示不答理那个事。

个人认识,不对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