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想起师父 坚定做好 就足以过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我是一个怕心很重的人。有一位同修形容自己是天下第一怕,我觉得我就是那个状态。我从1998年下半年得法,内心知道法珍贵,可是并不精進。大法遭迫害后,由于怕心和执著,妥协了,不敢堂堂正正证实法,偷着在家学法。

2000年,师父几篇新经文发表后点醒了我,才出来证实法。2000年12月30日去北京证实法,邪恶判我劳教二年,关押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在邪恶残酷迫害中,由于法理不明,一味的承受迫害,学法不扎实,妥协再推翻,推翻又妥协,感觉精神快崩溃了。一天听一位同修讲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有的学员在迫害很严重时,想不起求师父,却喊“妈”。我很受触动,就决定在迫害很严重时喊“师父”。

一次劳教所开全所大会,恶警李小东在大会上恶语污蔑师父,我和五名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抵制邪恶,被恶警关進小号迫害。我两个手被手铐铐住,两个脚被电线捆着大字形绷在一张床上。一打手跳到床上用脚后跟踢我大腿内侧,钻心的疼使我感觉承受不住了,我大喊师父,话一出口右手铐自动弹开,空气仿佛凝固了,一切声音嘎然而止,打手仿佛遭雷击一样蹲在床尾,然后惊魂未定的下床跑了出去。过了半个小时多的样子,打手好象不死心,又闯進屋跳在床上继续打我,我又大喊师父。这一次左脚捆的电线和右手手铐都自动弹开,打手一声不语,蹲在床尾想把弹开的电线复原,这时小号的看守不耐烦的轰打手出去,叫他不要再来打人。

这事过后我很受鼓舞,在以后证实法中胆子大了许多。

2004年7.20以后,邪恶疯狂搜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对租房住的人口盘查很严,一天我租房住的院子里闯入了警察,要求租房住的人出示证件,一个一个的盘问。我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当时院子里连我四个人,就我是修炼人,我当时一惊,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位同修的话从耳边响起:“师父一定会帮助的”。立刻仿佛从地下升起的能量,一下把我包住,厚厚的象墙。我平稳了许多,头也没抬,还接着洗。警察把那三个人盘查了一通,看了看我,一个警察说“这是房东”,没问我,一会就走了。

好象刚过了两天,我正在屋里,警察又来盘查,屋子里放着电脑和许多资料,我当时很慌,好象腿也没盘,靠在床边发正念,不让警察搜我屋,自己感觉正念也不管用,反正比划上了,心里一个劲求师父。院子住人的屋只有四个,警察把其他三个屋查了查,没瞅我屋就走了。

流离失所一年多后,我回矿上班了。我知道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讲真相我做的不好,心里着急,可就是怕。后来我想起师父一次次的呵护,这法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应该越按师父的要求做好越安全,有师父保护怕什么!

这样胆子大了许多。心想试一试。我的工作单位是大型煤矿,在职工更衣室,一天洗澡多达几千人次,我就上、下班时在更衣室大声讲,从一开始只敢说“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谎言”,到几天后敢讲四句,几个月后能流畅的讲出自身修炼和遭迫害的经历,和自己知道的各种真相。中间也有单位610、公安找我,我能做到理直气壮的和他们论理,没发生什么大事。

2005年农历新年快到了,工友们劝我说:过年了,上边要紧了,别讲了。我想证实一下大法弟子是有神保护的,决定用在新年邪恶施压的情况下,讲真相平安无事的事实来证实。可是我感到压力很大,心里向师父恳求讲到初三结束。到了初三,我安然无恙。

初四早上我又讲真相,由于欢喜心起来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人举报。上午九点左右,单位公安分处、政保组和干警等人,领几个经济民警绑架了我,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就抬着我走,我一路上喊着曝光邪恶,使路两边楼里边的人都看着邪恶的表演,弄得那几个警察很难受的样子。

那时怕心虽然反映得很强烈,可我主意识很强,我告诉自己必须做好,师父一定会帮我。其间各种不好的念头泛起,我发现自己很脏,求安逸,执著家庭、工作、妻子、怕痛苦,什么心都强烈的反应。思想中反映这么执著会被迫害,我一时清醒的认为不应被迫害,可各种不好的思想使我羞愧,知道怎样能更好的在这种环境证实法,可感觉做不到,满脑子求师父想回家。后来我想,尽量做好我该做的,请师父帮我回家。我满身都是执著,哪怕我今天就是一个常人也不该被迫害。

到了分处,警察对我很客气,我穿着满身油污的工作服,还被邀请坐沙发。我看到警察都不愿意审我,先来的一个高个子警察,听到我说认识他,他就走了。后来找来一个搞刑侦的,问我干什么了,我就说讲真相了,同时抓住机会和他们讲真相。他们想做笔录,我告诉他们,想听真相我就讲,做笔录我就啥也不说了。

我身体比较敏感,可能外边同修知道我被迫害都发正念帮我,能量一团一团的涌進来,我身体周围的黑东西一块块被灭掉,身体轻轻的。就这样中午一点多,警察叫我回家吃饭。

那次被绑架后,过了一段时间,我稳定了心态,又接着讲真相,更没有怕心了。随着讲真相,环境改变的越来越好,听内部人讲,没什么人举报我了,而且没有上边大压力,举报了也不管。

前一段,恶党魁首要到我们当地来,我思想波动很大,想停一段日子讲真相,免遭迫害。但心里也知道不对,我不应该怕一个小小常人。思想波动了几天,我决定此时应坚持讲下去,对救度世人震动会大,让他们亲眼看到,邪恶魁首来了,大法弟子依然讲真相无事,胆子也会大起来。我加强了学法、发正念,一直讲到恶党魁首走了,很顺利。

我在修炼中的体会是,只要自己时时想起自己是炼功人,能时时想起师父、大法,关键时刻哪怕只想起一句,坚定自己做好,就足以过关。我怕心很重,直到现在,有迫害现象发生还心动不已,还做不到与做的好的同修那样,潇洒的连讲带发(资料)大范围救人。但我从一开始讲两句真相就跑,到今天也做的象模象样了,真相光盘、传单、资料也发了几千本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