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广阳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在重庆朝天门码头乘船顺长江东去,离主城20公里后,就到了南岸区广阳镇;这里坐落着大型国有企业重庆造船厂。自99年7月22日以来,以吴国昌(现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派出所所长)、刘蓉(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610)、李维秀(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国营重庆造船厂”工厂组织部长)为首,居委会主任李德芬、厂保卫处副处长罗斌等配合,长期对他们认为是“重点”的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为了加强监控,他们还收买农村、工厂闲散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跟踪、干扰,在广阳镇明月沱地区的码头和各个路口都设有监视人员。

在恶人认为的敏感日中,如果该地区出现大法资料,邪恶就不分白天黑夜,立即闯进大法弟子家中搜查。甚至嚣张到把大法弟子的家门都差点打烂。经常还把大法弟子叫到派出所审查,不准大法弟子之间往来,随时打电话干扰。有一次一个大法弟子出门打油,被他们碰到,还要无理的要检查油桶里是否有无隐藏东西。严重侵犯了人身权利,干扰了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

现在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国营重庆造船厂”已经破产了。有的大法弟子离开厂子到外地打工,有的同修住到了子女家。他们仍然不放过大法弟子,还派人四处去勾结各地的派出所继续干扰大法弟子,对找不到的大法弟子,就派人到处去打听消息,甚至电脑通缉。

恶人监控大法弟子的目地是不许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一旦发现有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打压迫害,洗脑、拘留、劳教、判刑。如明月沱地区大法弟子曾先后有3人劳教1-3年,7人被拘留,4人进洗脑班,有的同修还两次以上被抓捕。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经过具体如下:

大法弟子姚利华,2000年6月到北京信访办讲真相,被拘留1个月,由于姚利华不肯写保证书,又被劳教一年。劳教一年后,姚利华还是不肯写保证书,又延长3个月。而且劳教期间用尽手段,叫她女儿下跪求母亲写保证,教唆她丈夫以离婚威胁她,姚利华坚持不写保证,她丈夫后和她离婚。

2003年10月,以吴国昌等恶人到沙坪坝区姚利华的女儿家,强行绑架姚利华,直接送到井口洗脑班,进去的人要强行吃不明药物,打不明药物针。洗脑3个月还要向工厂索取1万元。不仅如此,平时还经常组织人员上姚的女儿家干扰,勾结当地派出所上家或电话干扰。严重侵犯人权,干扰正常生活。

大法弟子段方和,2002年被恶警吴国昌等人突然闯入家中非法抄到大法资料,段方和被非法拘留半月。2005年7月,段方和发“九评‘被跟踪绑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劳教所迫害一年后,原本身体健康的段方和,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声音,现还住在医院里直至2006年7月回厂。

大法弟子干昌林,2003年底送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跟踪,被绑架到井口洗脑班迫害,恶人并向工厂索取一万元。2006年8月2日,干昌林再次遭绑架,拘留至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只剩早晚。由于中共邪党的欺骗宣传误导了大量的世人对法轮大法的认识,明月沱地区出现了许多因不明真相迫害大法而遭恶报的实例:

1、重庆市南岸区现广阳镇派出所所长吴国昌 ,2004年吴国昌的爱人换肾用去20多万,2006年初换肾后还是不能得救死亡。

2、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前派出所所长朱先伦,2004年翻车腿摔断,住院多月还用拐杖。

3、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派出所警察陈健坚, 翻车肋骨摔断,住院数月,现调走。

4、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国营重庆造船厂”护厂队的周鸣,长期监视、跟踪大法弟子,2004年喝酒死亡。

5、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国营重庆造船厂”护厂队员涂刚,长期监视大法弟子,2006年得病死亡。

6、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国营重庆造船厂”护厂队员王平,长期监视、跟踪大法弟子,参与搜大法弟子的家,晚上卧底监视大法弟子。2004年其母腿摔断、长期不能行走。

7、重庆市南岸区广阳镇“国营重庆造船厂”护厂队员刘平,长期监视、跟踪大法弟子,与派出所配合搜家,抢大法弟子磁带。其母尾骨摔断,换骨花去几万元。

毕竟恶报的事例并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但是善恶有报是宇宙的真理,人做了什么坏事总是要还的;衷心的希望广阳镇地区还在“执行”恶党所谓镇压的人能够看到大法真相,就此收手,从而赎回自己的未来。

部份参与迫害的人员电话:

吴国昌 13508350828 62490250
刘蓉 广阳镇人民政府 62491022
广阳镇派出所 6249205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7/139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