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比迫害良知更邪恶的了”(图)

与联合国人权特派专员们谈中共对良知的犯罪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历年来受到联合国多位人权特派专员的高度关注与强烈谴责。来自巴基斯坦的阿诗玛•迦亨姬尔女士,曾担任两任联合国“任意虐杀问题”特派专员,现任“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迦亨姬尔女士在二零零三年提交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就曾强烈的谴责中共:“本特派专员继续被中国监狱中的致死案例所震惊。有许多描述被关押者受到酷刑虐待或得不到及时治疗而致死的恐怖情景的报道。被关押的很多是法轮功学员。那些酷刑的残忍与野蛮是语言所无法描述的。”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人权代表陈师众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谴责中共的迫害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戴英在向联合国负责 “对妇女暴力”的人权特派专员讲诉她是怎样被中共警察灌食的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在会议期间向人权人士讲真相

迦亨姬尔女士在二零零四年转任“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后,于当年十月十五日联合另外六名特派专员给中共当局签发了一封联名信,强烈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么多联合国人权特派专员联名谴责一个政权对人权的迫害,这是史无前例的。之后,迦亨姬尔女士又多次联合其他联合国特派专员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案例向中共当局交涉。

特别是今年四月,她和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就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联名去信给中共当局,而中共至今尚未做出答复。

在近日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迦亨姬尔女士在她的报告中特意提到了她为什么特别注重与其他特派专员的联合行动,因为“对信仰自由的侵犯常常和对其它权利的侵犯是同时进行的”。

对于迦亨姬尔女士的报告,“法轮功人权”代表陈师众先生于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在联合国会议厅发言说:“我们对特派专员的观点深表赞同。我们想进一步指出,通过暴力、谎言与利诱去改变人的最根本的价值与信念是所有对人权侵害的根源。这是因为良知是人性的根本。所有其它的人权,尽管被认为是不可剥夺的,都能够被外力强行剥夺,只有良知必须经由内心改变或放弃。也就是说,人所最终能真正拥有的只有自己的良知。所以,良知定义人性,而良知权是人类最根本的人权。”

陈师众进一步指出:“没有比迫害良知更邪恶的了。因为良知无法由外来直接改变,所有对良知的迫害必定是通过对其它各种权利的侵害来进行的。

“中共邪恶政权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和系统的灭绝性迫害就是这样一场对良知的犯罪。其中的种种手段,包括酷刑与虐杀,就是为了一个目的:强迫人们在生命与良知中择一而亡。

“然而,中共迫害良知的受害者不仅仅是法轮功修炼者、基督徒、西藏佛教徒以及其他受迫害的团体。在中国,有一些医生就被迫或被诱惑而违背医生的最起码的良知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罪行。

“中共迫害良知的受害者也不局限在中国。有一些政府,包括新加坡政府,就被中共胁迫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会议期间,联合国人权专员们还与从中国逃出来法轮功学员李建辉、戴英夫妇以及“法轮功人权”成员会面。李建辉、戴英讲述了近几年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李建辉被非法关押四年,遭受种种酷刑,并被强制劳动每天达十五小时。戴英被非法关押五年,遭到了酷刑摧残,导致左眼失明,上、下牙齿松脱变形错位。她特别提到了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天,大约一百六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集中起来由佛山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给每个学员打针、体检、抽血、做心电图、照X光,之后很多学员失踪了。结合最近曝光中共活体摘取盗售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其背后的阴谋不就清楚了吗。

在他们夫妇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十三岁的孩子无人照顾,他们也无法看一眼他们临终的母亲。

通过本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议,很多人权人士与各国政府还了解到,对法轮功的迫害还不仅局限于中国,中共当局还利用国家机器与政府媒体,妄图把这场迫害延伸到海外。目前最引人关注的是新加坡当局,违背自己的良心,在中共的压力下违反自己的国家宪法,不顾国际形象而侵犯法轮功学员的基本权利。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法轮功学员,讨好中共。

在几年的迫害中,新加坡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向新加坡民众、政府部门讲述在中国所发生的一切,让人们了解法轮功,但是新加坡政府还是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告诉更多的世人在新加坡发生的情况,几位新加坡法轮功学员也来到了联合国向各国政府与人权组织讲述他们在新加坡所遭受的歧视与迫害。他们的到来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人们也非常好奇的来倾听这些看似平凡的中国女子的故事。 没有几天,人们已经知道了中共的这场迫害不仅仅局限于中国,从而更加认清了中共的本性与这场迫害的邪恶。

(法轮功人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