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不断发生抓捕迫害事件与蔚县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我们是蔚县部份大法弟子,想借明慧周刊一角就我县目前所存在的一些问题与我县大法弟子紧急切磋。

长期以来,我县大法弟子被抓被迫害的事件经常发生,尤其是2006年上半年蔚县的邪恶之徒制造了五次比较严重的对大法弟子的抓捕迫害事件。这些事情的发生固然与受迫害的同修自身有漏有关,而更重要的是我们整体存在问题所造成的。

一、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力度不大,曝光恶警坏人的恶行不及时甚至没曝光。

师父说:“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正念制止行恶》)就我县目前的状态最起码在这方面与师父对我们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2006年4、5月间大法弟子高金荣正在家中做家务,被突然闯入的恶警歹徒骚扰查抄,当即被迫害的昏死过去。这一迫害个案没有及时進行曝光和揭露,又过了不几天,又一大法弟子门玉荣在街上讲真相被便衣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劳教送高阳黑窝继续迫害。这一迫害个案发生后,我县大法弟子对邪恶的揭露和曝光还是无动于衷(没有见到揭露和曝光这一迫害案的资料),致使進入6月在县城跑摩的的大法弟子王建银被610便衣恶警跟踪并伪装成顾客对小王進行绑架。此后没有印制条件的部份大法弟子用小纸条简单的写了一些揭露曝光这次绑架迫害小王的资料贴在了县城的街上,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到目前在县城再未发生抓捕、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件。

在县城王建银被绑架后的不长时间蔚县西合营镇610一伙恶徒对本镇大法弟子又進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疯狂骚扰、绑架和敲诈勒索事件。这一迫害事件发生后亦未進行及时有效曝光和揭露,致使到了8月又发生了柏树乡大法弟子被当地邪恶之徒抄家、罚款、骚扰、绑架等迫害事件。

这五起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件到现在还未见到过一份完整、详细的揭露和曝光邪恶的资料。

曾有少数同修在怕心的作用下把揭露和曝光当地邪恶认为是乱“捅打”,说什么现在好不容易安生点了不要乱捅打了,要不又迫害我们了。直到最近有大法弟子在切磋揭露曝光当地恶警坏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时,还有同修建议说:门发旺说了,他要看看法轮功到底能把他怎么样。他现在整天在街上乱转,就是要抓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门发旺跟法轮功较上劲了。建议是否不曝光为好?同修啊!我们这不是人为的在滋养邪恶、纵容邪恶了吗?

正法進程到了现在还有的地区反而不往大街上贴真相传单了,做真相资料、广传“九评”也不积极去做,还错误地认为这是在为大法弟子开创稳定的环境,甚至说,我们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和一些人的将被淘汰,都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造成的,师父要的是救度一切众生,一个都不应该淘汰。同修啊!我们稳定的环境和众生的被救度,是讲清真相、铲除邪恶而得到的,不是“妥协”换来的暂时“稳定”和所谓的互相理解就能去除恶人的坏思想及铲除利用其坏思想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的。

当然,讲清真相、铲除邪恶有多种形式,但不能否定大法弟子多年来贴、发真相资料这种能大面积讲真相、除邪恶的形式啊!

师父在2003年11月15日《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中讲:“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而我们所做的所想的与师父在这方面的要求差的是何等的远啊!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将来成就的是伟大的觉者、伟大的神。我们有法在有师在,师父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们,我们怎么就害怕坏人而不敢揭露和曝光迫害真相了呢?这不是在信师信法方面的大问题吗?

二、整体协调整体配合不到位

目前,在我县不同成度的存在着各线、各片、各点各自为阵的现象,在某些需要整体协调、整体配合的方面,得不到很好的配合甚至形不成整体。如去年某乡镇的大法弟子因去边远山区给那里从没听到过真相的民众讲真相救度那里的众生,由于缺乏资料来县城协调,由于整体意识淡薄没有把这件事当作是整体的事,结果远远达不到他们所要求的资料数量。

又如有一资料点同修见到一份资料觉得很好就多印制了一些,结果送给另一负责资料下发的同修手里时,对方却是勉强接受。还有在同修被抓被迫害时,多数只是发发正念,没有形成整体、互相配合、及时想办法营救同修。这种各自为阵互相不能很好配合的现象在一定成度上对正法起到了负面作用,给大法与大法弟子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三、内耗严重,为邪恶敞开了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空子

长期以来在少数同修中存在着矛盾,造成了不应有的内耗。虽属是极个别同修存在这一问题,但影响极坏,所起的负面作用非常大,在全县同修之间造成了相当大的波动。如有的同修在这一矛盾的负面影响下用人心看待这一问题,即为了避免受到矛盾一方的指责而不敢和矛盾的另一方同修接触;还有的同修采取常人的做法说什么“一不向甲、二不向乙”明哲保身;更甚者有极个别同修推波助澜、积极参与扩大矛盾、制造派性、捕风捉影故意编造谣言用以攻击和伤害矛盾的另一方,干着邪恶高兴的事,在无意中帮了邪恶的忙。说严重点这不是站在了邪恶的一面了吗?在全县尤其是县城同修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2005年3月明慧周报增加了《静观蔚县》版面,这对洪扬大法、揭露当地邪恶、震慑恶警坏人、清除另外空间的乱法烂鬼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很多同修都积极投稿支持和维护明慧周报增加的《静观蔚县》版。常人都非常重视定期阅读《静观蔚县》所刊出的文章和所报导的事情。“明慧周报《静观蔚县》”版刊出后,旧势力与那些乱法烂鬼怕的要命,据说省里传达下来的精神是:蔚县有能人了,要求下面尽快破案。可就是这么一件好人喜欢、恶人害怕的大好事在我们同修当中却有少数人不能从正法的需要来对待,而用常人心对待此事。

有的同修在矛盾中用妒嫉心理来对待,故意不下载、不印发“明慧周报《静观蔚县》”;有的同修是怕“卷入”矛盾中不敢下载和印发“明慧周报《静观蔚县》”;也有的同修不敢看“明慧周报《静观蔚县》”版,当有的同修把“周报”送到他们手中时,对方却说:“我不看,他们两面斗的挺厉害的。”(据说《静观蔚县》版是矛盾中一方同修编辑的)

同修啊,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心态吗?这件事不管是谁做的都是冒着相当大的危险在做。再说了《静观蔚县》代表的不是编辑这个版面的同修本身,而展现的是法轮大法弟子办的周报——《明慧周报》的风貌。《明慧周报》是大法与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周报,我们这样对待是不对的呀。这些事情的发生其结果是正法受损、旧势力得利;同修痛心、邪恶高兴。

同修啊,扪心自问这种状态在法上吗?这是正法所需要的吗?这是师父要的吗?我们大法弟子就得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自己。我们常说: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们真的按师父说的做了吗?我们对得起师父吗?

我们矛盾的双方及旁观者都应该跳出矛盾的本身看问题,那时你会发现,这种矛盾大都是因为自己的妒嫉心和一种怨恨心造成的。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做讲真相工作时,难免频繁接触,有时一些人心会起作用,偶尔发生矛盾时,我们没有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没有为大法的工作和救度众生着想,照顾的是自己的感情,放任了自己的情绪和执著,以至于长时间不能原谅对方,从而产生间隔。由于我们都没有及时清醒地认识这一点,旧势力正好得手,它会顺着你的执著给你演化一些事情,让你看到对方的一些不足,他还会利用一些不注意修口、爱传小道消息的同修,让他(她)们传一些不属实的事情,让双方凭着想象和看到的一些表面现象判断对方的心性,甚至断定对方做了破坏大法的事情,引导其他同修和对方远离,使正法工作受到损失。

我们修炼就是人的一面在修,修炼中是会有执著表现出来的,这时我们都应该站在法上去认识,为同修负责,善意的指出,应有帮同修的心态,不能让情主宰了自己、背后评论同修。在自己受到伤害时,应该忍一忍,跳出自己的所谓“感情”,为大法、为同修、为众生想一想,找一找自己的不足,经过一个短暂的剜心透骨的痛苦后,那时你会发现自己的容量大了,你会生出洪大的慈悲,其实这就是修炼。

为什么师父从传法开始一直到现在几乎每次讲法中都要求弟子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向内找呢?找自己的不足、去自己的执著那才叫真正的修炼呢。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其实我们大法弟子所走的每一步,以及我们的一思一念,哪怕我们做对了一点点,师父都会为我们高兴,为我们演化功,使我们得到升华。

当然旧势力和邪恶烂鬼也都时时刻刻的在盯着我们,只要我们放纵了某颗执著心的时候,它就会钻空子,就要膨胀和加强你的执著,目地是从这个漏洞里把你拖下去,最终毁掉你。

同修啊!在正法進程的最后时刻,我们一定要清醒,时刻认清邪恶用以间隔我们、迫害我们的一切手段,多学法,否定和破除邪恶的阴谋。让我们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共同精進,不辜负师父的重望和众生的期盼。

在此建议全县同修:

一、首先要学好法,实实在在的按照师尊说的去做,找准各自的位置,做好每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正念破除用矛盾间隔我县同修的烂鬼黑手,整体协调,整体圆容,共同精進。

三、進一步揭露当地恶警坏人的恶行,尤其是要重点揭露长期专门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

四、每位同修都要重视救度见不到真相资料的边远地区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利用各种形式,采取各种办法,救度那里的众生。

写出此文不是指责哪个同修,而是为了共同提高,形成整体,共同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由于了解的情况有限,层次所限,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