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用法衡量 路尽量一次走正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因为还是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在买完电脑后,有同修给我五百元钱做打印耗材的费用,我当时想都是证实法用,大家配合起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于是钱保管在我这儿,一个假期才花了一百多元。但师尊安排我在假期做了一份兼职也得到了五百元,开学后,我去找同修跟他说,我现在有钱了,先前从他那儿拿的钱要还给他,毕竟我这是小资料点,完全可以靠自己维系的。而同修说留作别的用吧。我就想应该再添些设备,可是由于学习任务重和家庭环境的关系,最后还是把钱闲置下来。我想,那就多打些资料给同修发吧。可同修说他工作忙没有时间,后来坦诚说自己有怕心,多次交谈都没有解决他的障碍。而我当时也是错误地想,同修既然没时间又不敢发,那么他出钱,我做资料我去发,我们这样也应该是配合好了。可是,我的心里总是不舒服,又一时悟不明白。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个星期,每周回家打印资料和明慧周刊,然后返校,再找时间坐车给该同修送周刊。(其实这位同修离另一位同修更近,要看到周刊更快捷,只需用U盘和手机或电脑即可)。但是我觉得是同修拿钱做的资料,我应该给他送周刊,而且,如果我不送,他基本上是不会主动看的。但是,这样使我每天团团转,感觉累和分心,觉得自己做的都是有为之事。“三教修炼讲无为,用心不当即有为,专行善事还是为,执著心去真无为。”(《无为》)对自己,对同修,对大法,都没有做到真正的负责任。

于是,一天上完课,我就从卡中取出五百元钱,给同修送去了,开始同修不理解,又一时没有时间解释。回去后的第二天清晨,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拿着一张五元纸币去菜店买豆腐皮儿,钱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这时出现一个长的如精密仪器一样的生命打量着我,它的眼睛就象摄象头,恰好这几天学校里安装了大量摄象头,我就觉的它很象旧势力,给我的印象就是冰冷无情的。这时候又出现一个老头,是这家店的主人,他很严格的对他老伴说,不能把豆腐皮卖给她(指我),并把钱退给我说:“这不是你的钱。”我说:“是啊,这的确不是我的钱,那就再给你一张好了,这是我的。”他接过钱马上笑逐颜开,让他老伴拿东西给我,我又要买别的菜,他还因为老伴拿一般的菜给我而严厉的训斥了她,并亲自下厨给我做最好的。

梦醒之后,我觉得是师尊通过梦境点化我做对了。确实,当我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多用法来衡量,尽量一次把路走正,法对我们的要求是越来越严格了,偏一点都不符合要求,当我们做好的时候,那周围一切都会变化的。另外,要真的为同修好,就不能给同修加大执著的机会,不能用做事掩盖自己修炼中欠缺的不足,而在法上共同提高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助法》)愿和同修们一起越做越好,不愧对恩师的救度和新宇宙对我们的重托。个人认识有限,偏颇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