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不给邪悟者市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今天看了明慧周刊二四六期同修的文章《正念识破邪悟者,不给其市场》,联想到我在前几年被非法判刑关押的两年。一开始我证实着大法,而最后自己的人心却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主动邪悟者迷惑,从而被拉下来,违心的做出了可耻的事情,也是自我毁灭的事情,邪恶也达到了它们的邪恶目地。

我虽然知道师父好,但头脑毕竟受了污染,当时口中直呼师父的名字,在那样邪恶的场中,没人指出这样不对,就侥幸的以为没什么吧,其实是在欺骗自己。其实,那样不认自己的师父,也就称不上是修炼人了,更称不上是大法弟子了。对师父、对大法那么不敬,无论怎样掩饰,怎么心存侥幸心理,也是犯下了滔天大罪。而当时不自知,认识不到此做法的严重性,虽然自己心里觉的没有离开大法,实际上已经不信师父了。虽然是在邪恶的强制高压下所为,虽然是伟大的师父慈悲,没有放弃象我这样的学员,然而这并不能成为邪悟的借口。

我总想总结自己邪悟的原因,却总感觉头绪太多。但读了同修的文章,认识到其中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给了邪悟者市场。一开始我很抵制,很瞧不起那主动邪悟者,但后来当好几天邪恶剥夺了我的睡眠之后,它打着为我着想、为大法着想、为师父着想的幌子来招摇时,我开始顺着它的思路想了,觉的它说的有道理,可转念又想,不对劲啊,这样反反复复,终于被钻了空子。

走入邪悟写对师父对大法犯罪的邪恶的东西时,我泪流满面,下不去笔。应该是明白的一面在流泪啊(后来一同修梦到:我们邪悟后,身穿丧服,在一起哭泣)。邪悟者在旁边说了一些话,都是师父在《建议》经文里说的那些邪悟者说的话(出来后看师父的经文,惊讶的发现邪悟者虽互相不认识,邪恶的话却惊人的一样,看来它们的确是被邪恶的烂鬼附体了)。写完后,觉的一切都完了,象行尸走肉一般了,很消沉。从监狱出来后,也长期陷入这种消沉之中,不能自拔,常常泪流满面,对自己也没有了信心。

这种消沉状态持续了好几年(其实都是人心,跌倒了不肯爬起来,耽误了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师父一篇篇经文,从新给了我希望,我才真的相信师父没有丢掉象我这样的不争气的人,我还有机会。

这段弯路就是自己应引以为戒的。我有两点教训:一个是认识到修炼是决对严肃的,掺杂人心、执著心长期不去是危险的,一定要从根本上深入的认识法,清醒自己在做什么,扎扎实实的学法。修大法必须敬师敬法,严格以法为师,没有师父,就没有大法的洪传,就没有了一切。

另一个是决对不能给邪悟者市场,决不能顺着它们的思路哪怕想一点,因为它们已是邪恶烂鬼,其本质是邪恶的,其目地是要把你领向邪路,毁掉你。心里有一点想听它们的想法,不论是什么借口,就已经自己想往邪路上走了,邪恶也有空子可钻了,非常危险。

邪恶的东西最会打着动听的口号来迷惑人,当然是对人好使,但对真正修炼的人、对走在神路上的大法修炼者来说,一眼能看出其邪恶用心。也决不能抱着听它们讲、然后与它们论理的想法,这样等于给了邪恶散发毒害物质的机会和场地,是招惹、求这些不好的东西。这样对法很不严肃,对自己、对他人也不负责任(当时我就是这样邪悟的啊,是教训),是不正的,是配合了邪恶。有这样想法的学员,给我感觉是有有求之心,一定查查自己的心,去掉执著的东西,决不能给邪恶市场。

那怎么样是正念正行哪?我觉的有些学员的做法对我们能有些启示。在明慧交流文章上,我们看到有些学员被抓到“洗脑班”后,坚决不配合邪恶,根本不听、不看邪恶的东西,就是讲真相、发正念,堂堂正正证实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很快就被放了。因为正念正行邪恶是害怕的,这样做的本身就在削减邪恶,同时正周围的空间场,起到了维护法、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所以对邪悟者,应加大力度清理其空间场中不好的东西、邪灵烂鬼,决不能让它们钻空子发放邪恶物质,加强邪恶的场,那样等于助纣为虐。也希望邪悟的学员,赶快清醒过来,不再被烂鬼控制,理智起来,回到正路上来。

以上是我的一点粗浅见识,很早就想把邪悟的原因写出了,总是感觉不十分清楚,抓不到头绪,现在我认识一点就写出一点,希望对那些象我一样学法不扎实的同修、有所求的同修有所启示,提醒自己要清醒。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