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个人形像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假期那天,我去街上卖衣服的女同修那儿玩了一会儿,然后又去逛街买衣服、买鞋子,五岁的女儿说了几遍要回去,我也没理睬。结果我的包一瞬间工夫被人拎走了,里面有我的小灵通,一百五十元钱,还有几张真相资料。站在那儿,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除了恼火小偷之外,我更恼火自己太大意,太容易被人骗了。因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街上丢东西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也被偷走了一个包,里面有一个二千元的手机、身份证、钥匙等。还有两次上街,我被小偷弄走了新买的自行车。回到家里,丈夫狠狠训了我一顿,我也倍感自责、懊悔,我哪象个修炼人哪?

晚上我学了一会法,想起师父说过,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为什么总是丢东西呢?除了自己主意识不强、做事喜欢慌忙外,我在修炼上一定还存在很大的漏洞,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回想自己两次被送到省洗脑班迫害,回来后的这一年多里,虽然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下,从新站起来了。但三十岁的我,经常喜欢与女同事一起谈论皮肤、头发之类的话题,对自己的黑眼圈和发胖的身材很在意。虽然心中也清楚这不是大法弟子所为,但却总是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寻找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为借口,以“穿着好、形像好也可以更好的证实大法”为由,逐渐放大自己那颗“爱慕虚荣,追求形像美”的心,从来不喜欢擦脂抹粉的我,也开始频繁上街,讲究起穿着打扮来。那天我去街上买衣服的借口也是为“做证实大法的事”。就在昨天,我还与同事一起议论谁谁长得好看,谁谁有气质,而今天我在试衣服时,又在发挥想象,甚至潜意识中有博得异性青睐的念头。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记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沐浴在那种集体炼功时的强大能量场中,很多人面色红润,我就亲身见证过,但后来迫害发生了,我就很少炼功了,因为看不到本体在表面空间的大的变化,便有了常人化的思维,没有认识到自己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贺词》)。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这颗“个人形像”的虚荣心带给我的危害。记得去年的三月份,在邪恶的洗脑班里,我没有被邪悟言论所迷惑,始终正念讲真相,象利剑一样,可是当几名帮教连续欺骗我,说我有口臭、身上臭时,我的心却动了一下;当一名青年恶警故意戏弄我“长有一双狐狸眼睛,还挺勾人”时,我的心也动了一下。后来又不断有假夸我聪明善良的,有故意鄙视我清高、不讲礼貌的,我的心也动来动去的。现在想来,我的被迫转化,也与自己这颗很强的虚荣心有关,非常在乎自己的形像,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与解法》中讲过一个例子,说:“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它们还拿不到奖金。(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

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恶数量相当少了,越消灭它们就越少。”

我对这段讲法印象很深,因为我虽然喜欢写“法轮大法好”,也喜欢讲“法轮大法好”,可是我在关键时刻却总喊不出“法轮大法好”,究其原因,还是被人的观念挡着,被对自己形像的执著阻挡着,怕别人不理解,怕别人笑话我。师父说:“我想把你们当成弟子待,可是你们自己不想成为弟子怎么办,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对法本身还不能坚定是修不了的。不要把你常人中的职位看得太重,不要自己感觉学大法会不被人理解。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精进要旨》•环境)

写到这儿,我的心里轻松了很多。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就让我把这次丢东西的坏事变成好事吧!希望有与我类似情况的同修也能受到一些启发。

最后我摘录师父在《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话结尾:

“学员:能告诉我们虚荣心的根源是什么吗?

师:情。你喜欢别人说你好,你喜欢别人表扬你、夸你,你喜欢别人尊敬你,任何有损于你形象的事情你都怕,产生了这种心理状态,就是虚荣心,执著嘛。人爱面子的心哪,也是很强的。其实放下心来,别带有那么多的包袱,修得会更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