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我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八年六月八日与老伴一起喜得大法,在学法炼功中,不知不觉各种不治之症,糖尿病、乙肝、肩周炎等病,不翼而飞。老伴许多顽症也好了,从此一身轻。大法神奇,坚定了我们修炼的信心。到现在已经八年多了,我觉得从本体、观念、心态、思维上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已不只是祛病健身了。在与同修切磋时,我认识到也应该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们到省政府证实法,讨还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人山人海,气势壮观。回家后第三天我被拘留了。拘留所有个警察跟我熟识,一天他悄悄跟我说:“你的事很严重,要判劳教,如果你能拿三千元钱,我给你疏通,可以不判。”我害怕了,我相信了。十五天后回家才知道是上当了,根本没有劳教之说。怎么办?这不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吗?忍了吧。四、五天后,此人出车祸,腿被撞折,到现在几年了也没好利索。当然我不恨他,反而觉得他很可怜,他不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结果自己害了自己。

为了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与老伴去北京上访,在家走时就有了蹲监狱的思想准备,现在想起,已经是念不正了,结果被绑架。在看守所因拒绝写保证书,被判一年半劳教,我老伴被判一年,送女子劳教所。

劳教所恶警整天给人洗脑,不让上厕所。一说上厕所,恶警就骂我,借口诽谤大法。时间长了,我感到很艰难。自以为坚定的心松动了,关过不去了。十一个月后,走了弯路,给自己留下了悔恨和遗憾,给师父和大法抹了黑。

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又回到了修炼的路上。按法理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放下了求心,静心学法、炼功、凡事向内找、向内修。找到了这次摔跟头的原因,就是根本的执著没有放下,把口渴、多上厕所、当成是病,是糖尿病的症状,老放不下那个心。师父说:“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我悟到了这个理,心性提高了,放下了这颗心,一切幻象也就不存在了。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历史使命的。必须做好三件事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我与老伴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被恶人举报,第二天在家,还有一位老年女同修在我家,我们三人被绑架到刑警队。我不配合审讯,被打得口吐鲜血,躺在水泥地上两个多小时,又坐铁椅子十多个小时后被送入看守所。「六一零」人来提审时,我只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讲在劳教所亲眼看到恶警大队长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事实,「六一零」头子很震惊,也不问了,匆忙的走了。

在看守所里,我就绝食绝水反迫害,我除了给他们讲真相就是背法、发正念,我躺在那里心里很平静,也不渴,也不饿,只觉得一会天黑了,一会天亮了,我感觉肚子里有个比拳头大一点象气球一样的软软的东西,用手一推上下能动,噢,我明白了,是师父给我下的什么,使我不渴也不饿,(后来回家这个东西就消失了)我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第三天,他们让刑事犯强行给我灌了两小片不知道是什么药,又往静脉里打了一支药,扎了四五针才扎进去,我无力抵制。药后不一会我口渴难耐,就喝水了。当晚就做了一个梦,梦中师父就点化我,如果这次再做不好,就回不了家了。醒来后,我的心一下子就坚如磐石。我流着眼泪默默念着:“谢谢师尊。”第四天他们来了一帮人要给我输液,我奋力抵制,邪恶没有得逞,第六天下午,大夫来一看有危险,趁天黑把我放回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

回家的第二天我坐三轮车去「六一零」要还在监狱中的两位同修,一路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六一零」在五楼,我是爬上去的,他们很震惊、说:“放人也得过了年。”我说:“那不行,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谁伺候我啊(就是她们),她们都是好人。”接着就给他们讲真相,讲现世现报的例子,告诉他们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罪重如山,世世代代都得还,如不悬崖勒马,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就来不及了,后悔都晚了。这时「六一零」头子很害怕说:“我都快五十岁了,也不想干这差事了,可又推不出去,过一年半载我就走了(意思是远走高飞了,谁也找不到了,一切罪过就不了了之)。”我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就是你跑到月球上去也能找到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很恐惧,无话可说,我感到今天的话很到位,又有震慑力,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两个小时后我问他,什么时候放人,他无可奈何的说:“你说吧。”我说:“现在就放。”他说:“要与领导商量,下午四点放人。”我说:“四点如果不放人我还来找你。”下午四点时两位同修就放回家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回家后不能停步,继续做好三件事。过了农历新年,朋友打来电话说:“听说你们的事还不算完,要判劳教,是否花钱疏通一下?”我悟到这又是对我的考验,再也不能走弯路了,果然没多日,我们三人又被绑架,直接送劳教所,我被判了一年半,她们各一年。我们三人形成一个整体,一路发正念:“我们必须跟车回去,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求师父加持。”果然,劳教所因为我们三人都有心脏病拒收,我们自己心里明白谁也没有那个病,可心电图就是这样显示的,师父慈悲,大法神奇。回来的路上我们又发正念,求师父点化家人,不要给邪恶一分钱。第二天放人时家人果然拒交一切钱款。放我时「六一零」两个人说:“以后不准炼功,不准讲真相,不准发传单。”我说:“法轮大法好我才讲、我才炼。”「六一零」的人说:“再发现还抓你。”我说:“不用你们再抓,现在就把我送回号里。”他们听后一边收拾本子一边说:“这个老顽固。”匆匆就走了。看着他们狼狈的背影,我想起了师父在美西讲法中讲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以后又遭两次劫持,每次都用正念闯过。

在正法修炼路上,开始我怕心很重,经过摔摔打打去了很多,悟到“怕”是私心,是修炼人面对的最大的人心,必须彻底去掉。每当怕心出来时,我立刻拿上资料,边发正念边往进城的农用车上发放资料,往楼上发放,体内怕魔立即解体,心里很平静。如果怕心出来了什么也不做,其实就是承认了怕魔,配合了邪恶的怕,它还会随心而化,越来越怕。如果真能放下怕心,放下生死,你会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修炼中还有这样的事,有时骑自行车去农村发放资料,来回七八十里路,不渴不饿也不累。可是经常出现腿抽筋,很疼,有时眼睛又肿又红又痒又痛,我就发正念,一会就好了。我悟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邪魔与共产邪灵最后的挣扎。前几天我去农村讲真相,我刚到家腿又抽筋,痛的站不起来,在发正念时我加上一念:“不管你是什么邪魔,都干扰不了我救度世人的决心,明天我还要去,求师父加持。”从此邪魔全部解体,再也没有这种干扰了。我悟到正法修炼路上,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

要说的话很多,今天就写到这里,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