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中共里被扭曲人性、迷失本性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我作为一个乡镇的普通干部,在政府的最底层工作了几年,初步认识了一个中国人的良心,怎样被共产党的教育,严重扭曲了人性,迷失了真我,不知道怎样做是对的、怎样做是错的。

在刚参加工作的初期,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孩子,有着善良的本性,良心未泯,在片里干完工作后,再晚再远也要赶回镇里,自己在食堂里吃饭,内心感觉应该吃自己的,给村里的老百姓省下一点钱,但是我因此被别的干部视作异己,处处受排挤。村里的支部书记也说我不实在,不团结人。当时,在全镇上下,所有的干部不管有多小的事,在村干完工作多早,也要待在村里让村里招待。大多数支部书记也乐意招待镇里的干部,因为吃的再多也花不着自己的钱,全是压榨老百姓的血汗钱,不吃白不吃,不花白不花,从不知道心痛。

我经常被领导批评,说我工作不认真,自己却感到非常的委曲、难过。在我痛苦的时候,一位老干部“指点”我,改变了我以前的作风,决定随波逐流,吃老百姓的、拿老百姓的。该住下吃就同其他干部一块在村里吃;不该住下时,也要打电话联系一下别的干部,能在哪个村住下了再远也要赶去。这样在堕落中,经过一段时间,全变了,所有的人际关系也变好了,支部书记和领导们都说,×××变的好了,实实在在的干工作了,团结同志了,是一个积极工作的好同志了。——这样评价干部,不是颠倒了黑白标准了吗?

当一个国家干部,真的不能善良吗?我非常的不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明白了,只要当乡镇干部,如果想做一个好人,根本就不行,大家都在干压榨老百姓血汗钱的事,你想做一个好人,根本就不行,你就会受到排挤的,说你是一个没能力、不干工作、不团结同事的人。

在收“三提五统”时,我也被领导派进了工作组,所谓的工作组,就是组织起镇里的干部,到各村里把没有交钱的农民,叫到村委办公室先打一顿后,再逼着百姓交上钱。没有钱的,就推着车,抬走人家老百姓的口粮。

农民辛辛苦苦的干了一年,除了上交的钱,所剩无几,如果有点病呀灾呀的,只有四处借贷,吃穿都成了问题,如果农民和村里的干部有些小矛盾,一律被支部书记叫做“楂子头”,就让工作组去劈掉。片里为了完成上级分给的收钱任务,就组织一群打手成立工作组,帮着村支部书记对付农民,那些所谓的“楂子头”被工作组拖到村委办公室里,先被强迫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两手与肩同高伸直,一动也不准动,有的实在累坏了刚刚放下,就会被工作组成员围着一顿毒打,直到自动抬起胳膊,才不再挨打。农民受不了折磨,只得同意拿钱交粮,才被放回家。

也有些因为老支部书记欠了农民的钱,而老支部书记又完不成镇里分给的任务,又不肯打压农民而被镇里免职。换上一个更邪的人干支部书记,新支部书记又不承认上届支部书记借的款,拖着不让顶帐,村民不同意,就不愿意交钱,也被视为“楂子头”,一样对待,村民和干部们讲理,干部们哪里听这些呀?先打服再说,我也知道干部们非常的不对,农民欠集体的逼着收上来,而村集体欠村民的就可以不还吗?哪有这样的理呀!天理何在呀?

就这样,村民们害怕了,含着满腹的委屈,痛苦的回家推粮借钱,交给村委才算完事。可怜的父老乡亲啊,一年的血汗换来的钱、粮,被毒打一顿后,一点也不剩的交到打手的手里,供养着党政官员,等到第二年这个时间,再一次被榨干了血,就这样恶性循环着,农民们就象一只只待宰的羔羊,那么的悲惨,无助的流下混浊的泪水,如果这还不算什么的话,天理何在呀!

我的心在滴血,但不能在脸上表现出一点同情心,因为在党政这个团体中,不管是谁,表现出同情心或者不参加工作组,就会被这个团体淘汰出去。

在这个环境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逐渐的麻木了,原来的那点善心不见了,为了争取领导的赏识,争取更大的“进步”提拔,为了完成任务,也开始恨起“楂子头”们来了,同其它干部一样欺压老百姓了,领导们表扬我,说我工作能力强,我为了争取更多的表扬和提拔,更发起狠来,对那些白天躲起来的“刁民”,我们在领导的带领下,同村干部一起围起“刁民”的家,爬墙头、用脚跺门,从床底下、或者柜子底下拖出浑身颤抖的“衣食父母们”领导用扎腰带子套住头,牵着出来后,不由分说就开始了所谓的教育(暴打)。第二天,我们的“衣食父母们”拿着回去借来的钱交上农业税才算完事。

我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片里的骨干,也逐渐被提拔成了片领导。我在共产党的培养下,由一个善良的人,成了一个麻木的为共产党卖命的打手,迷失了自我。

1999年7月20日,党中央开始打击法轮功了,当时,我还在学业务,没有参与,听到在片里的干部们说某某又跑到北京去了,党委就派车到北京拉回来,先拘留在派出所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毒打。当时电视里每天都是宣传污蔑大法的宣传片,一看,就感觉到和1989年的64学潮事件一样,先是宣传,后紧跟着就是镇压,一个模子一样,没有什么新意,让老同志们感觉又是一次共产党的恐怖洗礼一样。因为我在1996年就认识了法轮功的修炼者,感到没有象电视上讲的那样坏。他们是一群很好的人。过去我孩子病了,整晚上的哭个不停,上医院也看不出什么病来,老人说是吓掉魂了,让一个会叫魂的人叫叫后,孩子也不哭不恼了,完全好了,我感到非常神奇,同时明白了人真的有灵魂存在。在老人的指点下,也买了一本《转法轮》看。当时只知道法轮功治病的神奇效果,却还没有修炼,因为自己也没有啥病。刚结婚不久,欠了好多外债,每天被债压的喘不过气来,只得拼命的挣钱还债,没有时间啊。

直到2001年我在镇里工作,中共中央又要开人代会了,怕法轮功修炼者到北京向人大代表和国外的记者们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中央下令地方各级政府,在自己的范围内,严禁出现一起到北京上方案例,哪个地方出现,一把手直接免职、并追究责任。所以,党委也开会,落实到人,一张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大网张开了。我也被派去抓自己负责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一散会后,立即上车,直奔各自的目标,我们一组来到炼功者家里后,先是四处乱翻看有没有大法材料,乱翻一通后,什么也没有发现,就把堵在家里的修炼者往车上拉,法轮功学员就问我们:“我犯了什么法律,你们在中国的法律中找出我犯的是哪条,或者是做了什么坏事,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才是知法犯法的人呀!”

我被问的哑口无言,是呀,她只是因为被共产党的计划生育政策强制做了结扎手术,留下了后遗症,不能种地干活,整天吃药也不管用,后来乡里一年给她补助2000元钱,可是她自己知道,这点钱能起什么作用呢?连药钱也不够用啊!年年都是由丈夫辛苦劳动支撑着这个家。后来有缘修炼法轮功后,病全好了,也能种地干活了,镇里年年给她的那点补助也不要了。当时在镇里引起很大的震动。她自从学炼法轮功后,从不跟别人吵架,一心一意的做一个好人有什么罪呢?

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找出她的不好来,只凭上面的一句话,连个正式的文件也没有,也没有修炼法轮功的任何犯罪证据,同时我们乡镇干部也没有抓人的权力呀。我们才是知法犯法呀!但是作为共产党的干部,只能在知法犯法中才能被提拔,明明知道这样做违法,也必须无条件的执行,没有理由了,就强迫带走,我的内心的良知,也被她们的行为被再一次唤醒了,虽然很同情她们,但是还是把她们抓进了临时的“转化所”。

同时我也开始正视法轮功了,我在路边拾到每一张法轮功讲真相的宣传单都收集起来,认真的阅读一遍。

随着电视上的宣传报导,说法轮功修炼者们在北京自焚的画面,刘思影烧的面目皆非,我又一次被宣传误导下去了,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不自觉的蒙受了欺骗。使我陷在彷徨之中。

看看在中共的统治下,在农村早已失去了民心。在中共的暴力统治下,邪恶遍布全国,农民生活在死亡线上挣扎,被无穷尽的打骂、压榨,支部书记打了村民什么事也没有,当村民打支部书记一拳后,立刻被派出所抓进去,先逼供后罚款,最后还要向支部书记赔礼道歉才算完事。中国已经变成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干部犯法不究,所谓的法律已经变成关系法、金钱法,压榨百姓的“法律”了。干部子弟们犯了法以后,托个关系、走个后门,送上一定的钱财,就可以免受法律的惩罚。高官们为了权、钱,争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致使中国的黑社会横行无忌。在收农业税和车船使用税时,村干部为了完成收钱任务,花钱雇用黑社会代收,镇里有什么工作阻力后,也请黑社会帮忙,村情乱的村就让黑社会当支部书记,说什么 “以邪治邪”、“以黑治黑”,致使民怨沸腾。有许多地方开始出现农民不堪压迫、共同抵制的局面。中共的领导看到了统治的危机,就玩了一个戏法,在电视上宣传党中央怎样理解农民的处境,也实施了减轻农民负担的政策,使农民认为党中央的政策是好的,让乡镇给弄坏了的错误信号,来愚弄老百姓。

但是党中央却变着法儿向省、市、县、镇要钱,实行财政包干制,镇一把手亲自抓财政包干。完不成任务就意味着党委书记下岗,所以镇里只得向村里下任务,村支部书记为了完成任务,就变着法儿向农民多收钱。村民看到电视里的宣传后,就认为镇村两级乱收费,顶着不交。镇里为了完成任务,就成立工作组欺压老百姓,有些村出现了集体上访。镇干部怕负责任,就逼村干部完成任务,村干部没有办法,就花钱雇黑社会代收,村民被逼急了就开始联合上访,邪党怕影响国际声誉,出台了严禁超过5人以上的上访事件,规定上访不能越级,上访人数不得超过5人,否则就是非法上访,上访者就要负担违法责任。同时又规定各级政府一把手负主要责任,地方一把手一方面要完成上级给的各项任务,又得不让老百姓讲话,只得采取国家恐怖主义,让派出所、公安局把上访者抓进公安局严刑处理,并实行株连制,上访者邻居、亲朋好友一块罚款或者拘留。所有的正义之士为了亲情,只得吞气忍声,做了一个“哑巴”,只得上交各种不合理的各种款项,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其实最恶的根子却在邪党政策的表里不一的伪善行为。

现在看来虽然不向农民征收农业税了,但是农民的收入仍然很低,老百姓的生活没有见到多大的好转,为什么呢?说白了,又是邪党玩的皮影手法,在中国,邪党控制着一切经济,虽然不再征收农业税,但是国家控制着粮食价格,而化肥、农药的价格不断上涨,农民虽然不用再交钱,但是实际收入却不高,生活仍然困苦,原因在哪儿呢?其实就是老百姓又上了邪党的骗,只要邪党的领导,农民就只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就得无条件的受到邪党的压榨。永远摆脱不了贫穷。

现在,邪党又在开展所谓的“保先”活动,对外宣称整党运动,其实不过又是一次浪费人力、物力、财力的有名无实的走过场。

首先要求全体党员、预备党员、入党积极分子必须学习,无论退休的还是生病住院到不了会场的,必须由专人把材料送达本人手里,由党员成立帮教小组,进行入户帮教。中央难道不知道人在生病或者年老体弱的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学东西呢?更何况规定必须每个党员都写不少于3000字的心得体会,10000字的读书笔记呢,有些是文盲,连字都不会写,哪里能写读书笔记呢?各种不合理的要求,根本就无法实施,好的作用没起到一点,村干部和各级党员在无休止的表格、材料堆里忙的晕头转向,气的大骂:大春天农作物忙着抢种,党中央不顾农时,误了春种他们能赔吗?直接是胡咧咧。是呀,农村的党员比村民觉悟还低,有些下台的党员干部与现任的干部矛盾重重,事事都对着干,更别说要一个不漏的集中起来学习了。每一张表格、读书笔记,都是村支书花钱聘请教师或学生来抄的,心得体会也是从网上下载别人写好的,征求意见书也是分给各个小组长自己在一个地方集中编写的,从上到下所有的材料,没有一张是真实的,全是造的,一个“保先”教育,在农村中要进行64项条款,繁琐至极,根本就不切合实际。致使党员干部怨声载道,你想能管用吗?

有些聪明点的干部就想到了,为什么党中央安排这么复杂却无一点实效的学习任务,是不是社会上出了什么样的事,点中了共产党的要害,让它们自己回不过脖来,才自吹自擂的搞这些骗人的东西,把党员拢在这里孤芳自赏。(多数农民对共产党深恶痛绝),于是多方打听,才知道出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是一本正在全面瓦解共产党的书,也是一本对共产党的判决书。这本书回顾过去,中国在共产党八十多年的赤化、谎言、独裁运动和镇压下,对中华民族犯下了滔天大罪,在中国屠杀了八千多万的骨肉同胞,破坏了无数家庭的幸福,污染了我们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神州大地,出卖了东北三省的一大块肥沃土地给俄罗斯,破坏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又迫害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法轮功修炼者。报纸电视上讲的没有一句是真实的,致使神州大地到处是黑社会横行,嫖娼泛滥,黑云翻滚,邪气冲天。善良的人被邪恶压迫着,大恶人与官员勾结着,哪里才是中华民族的出路呀!由于这一本《九评共产党》书的出现,引发了退党大潮的出现,中央要求的“中共理论精英“们根据《九评共产党》上写的,写一本反驳《九评共产党》的书,才发现这本书都是根据中共在中国出现到现在的历史事实写的,全是真实的,没法下笔反驳,这才慌了神,才想起这么一招,利用“保先”教育既可以把党员的时间利用起来,没时间阅读《九评共产党》,想一举两得,没有想到适得其反,引起了党员干部的反感,更让聪明的党员认识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直接推动了退党大潮,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也是在那个时期得到了《九评共产党》,真正认识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给我们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在苏联,斯大林死后,被披露屠杀了2千万苏联人民后,导致苏维埃政权一夜倒台,苏联共产党成了屠夫的代名词。现在一部《九评共产党》,揭露了中国共产党自建党以来的一切邪恶勾当,屠杀了我中华儿女八千多万,让我们觉醒吧!赶快退出共产邪党,用民主、自由的制度取代共产恶党的独裁统治,还我中华儿女本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