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走進大法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二零零五年初冬,我右肾长了肉瘤,虽然做了切除手术,但病情不但不见好转,却一天天加重,且左肾也开始感觉疼痛。因担心左肾也被切除,整天紧张的浑身发抖,血压由100/160升至120/210,白天、晚上吃四片安眠药也未睡着过。来看我的人都说:病不重精神先垮了,这样可能熬不过腊月!家人亲戚急的团团转。送县医院不收,叫送精神病医院。后来去了省城,医院教授看了片子后说,瘤子长到骨头里去了。我听后二话不说,坚决拒绝治疗,因为那是人财两空的结果。回家上吊几次,都被精心的人救下,安眠药也被他们控制按份量发着吃,于是我只能忍着疼痛哭着等死了……。
  
一天,我在门口晒太阳,一位老年人看我瘦的不成人形,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能好,还说李洪志老师是真佛,法轮功是被诬陷冤枉的。临走时送我一个护身符。

我是到庙里皈依了多年的居士,为了治病向各地大小庙宇捐钱捐物几千元,结果丢了一个肾还落个快死的结局。由于受恶党的毒害,我本来对法轮功的印象不好,听了她的话,我对法轮大法有点同情,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着师父的名字,跪着求师父快快救我的命。求啊,求啊,越求病越重,越求越怕鬼,一个小房间整天亮着两个100瓦的电灯还不能让人走开,床底下、天花板上到处打的嘭嘭响,东西存放的好好的也无缘无故被丢到地上;特别是晚上,床头怪哭怪叫声不断,有时还压我的身体,用剪刀搅我的头,用小铁片刮我的脚。我一见到大小铁器就怕,不敢睁眼睛。常常四肢无力,喘气也感到困难,穿衣、吃饭都要人扶着伺候。我想,是不是庙里的菩萨不要我学大法,或者是没有缘份该我命绝?于是打电话叫来那位老人,说无效,把护身符还给她。那位老人见状也急,又找来他们中的另一位男同修。经了解情况后,他说:“站在我们大法上分析,我觉得你的病和家里的响动,一是有你前世的原因,可能欠过命债,那些是冤魂;二是有今生的原因,你到处上庙求这拜那,现在庙里不干净,只会招来麻烦!当然这一切我们的师父都能解决,但必须是专一的、诚心的,无求而自得。你虽然口头上念了法轮大法好,可是你没有真正动心,我的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你甚至放不下以前所拜求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所谓师父,我们师父想管你也插不了手哇。”听他这样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心里不觉燃起了新的希望,于是按照他的提议签立了下面这样一个简单而又恳切的文字誓约:

“从今天开始,认定李洪志老师为我唯一的师父,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并请李老师加持我,清除我以前所拜求的一切邪魔烂鬼和邪灵附体。发誓人:某某某(真名)” 

他们走后,我叫人送走了佛像(现在才知道那实际上没有开光却有附体的),再把上面这份文字好好誊写贴在墙上,每天念几遍。

第二天,我就觉的身体发烧,晚上睡觉更是烧的不行,可用体温表检查又不烧。当时还不知道是师父已经正式管我了,正在给我清理身体。再就感到左肾也不痛了,接着几十年的头痛也不痛了,神经衰弱也好了,一觉居然能睡到天亮。特别是房间里成千上万的叫声、打闹声也没有了,一个人睡在床上关灯也不怕了。---这真是奇迹,以前不敢想象的奇迹!

过两天,我再接过功友们送来的《转法轮》,倍感亲切,看见师父的像,我泪流满面,只恨自己得法太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终于得法了!在我生命的绝望时刻,也是在人类走向末劫时期,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更给了我美好的未来!

以上的事实是我近两年的亲身经历,没有丁点虚构;以上的文字是我近两年的肺腑之言,没有丁点浮夸。可是李老师这么好这么正的师父、法轮功这么好这么正的功法,八年来在中国大陆却被官方一直一言堂的诬陷着,打压着!天理不容啊!亲爱的朋友你知道吗?明白真相是缘,善待大法有福!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