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我现年五十七岁,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修炼法轮大法,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及劳教。

二零零一年七月,重庆涪陵李渡区邪恶之徒非法关押我们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后我和张小琴分别被非法劳教两至三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恶警用手铐强行将我们劫持到重庆市江北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当时我八十二岁高龄的双亲体弱多病,无人照料。

一到魔窟,我们就被吸毒劳教人员人格侮辱,脱光衣服做下蹲检查,剪盖碗头,晚上没让我吃饭,恶警大队长张某迫不及待将我带到办公室“转化”,我义正辞严的拒绝。

三个月的所谓严管,其实就是体罚加罚款。七、八、九月正是酷暑天,天气炎热,把我们从各地区抓来的学员和吸毒劳教人员编在一起,在露天坝子里日晒雨淋,军训。劳教所恶警派了两名吸毒人员对我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包夹,“转化”不“转化”一样包夹到底。吃饭时一小组人围圈在坝子,五分钟要求吃完,叫收队还在吃者则被罚,打扫清洁或洗全大队饭桶,上厕所也统一规定时间,尿急打报告,恶警也不允许,憋得肚子难受;厕所小人多,超时不是被罚款就得打扫厕所,为应急有的直接尿在地上,好多人因军训被擦伤的皮肤,一沾尿就烂,我的脚也烂了一个多月。饭前便后不允许洗手,如果被发现则被罚款,洗澡也限制时间,超时便罚;澡堂小人多,穿脱衣服的都没有地方;很拥挤,为了赶时间有的赤裸的跑到澡堂,再跑回监舍穿衣服;如果被恶警撞见则被体罚加罚款,因药教经常犯规便全体罚站或罚蹲,把板凳翻转叫你坐;如遇上刚吃好饭或洗好澡,便罚跑楼层,从底楼到四楼来回跑;六、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样跟着遭殃;一姓顾的学员因此犯病出所不到十天就去世了!

一入劳教所恶警就逼背所规队纪,白天站太阳底下,晚上十二点后,啥时叫你睡你才能睡,有的要到深夜三、四点钟才获休息一次。一次恶警胡小燕找我们大法学员训话,逼背所规队纪,我们不承认,她就罚我们双手贴脚九十度弯腰站在办公室外,二十几岁的大法学员周薇当场晕倒在地。周薇有一次在坝子里的太阳下被强迫所谓的学习,也曾晕倒。恶警强迫我们签字限几天背好,星期一思想汇报时,我们宣布签字作废,气的恶警暴跳如雷。此事恶警们以失败而告终。

一次万县的姓王的大法学员不填健康知识竞赛表格,被恶警几天手铐在楼道不准睡觉;有一学员正念走出魔窟半年后又被抓回,吊铐窗户上三个月;经常把学员找去训话学习洗脑,接受恶警的谎言毒害;每月都要非法搜身查舍房衣物,查所谓的严违禁品,搞什么劳教特色,统一着装,胸牌床头牌,军色床上用品,冬天夏天厚的薄的长的短的发给你,反正从帐上直接扣钱;胸牌床头牌经常变换,经常检查床上用品是军用品,背盖是否是打得四棱上线,如不合格则又被罚款和打扫清洁。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大换房,恶警把所有的大法学员都集中在四大队,二、三、四层楼全都住满了人,每个房间都配有包夹人员四至六名。

十月份,我们大法学员要求学法炼功,并拒绝穿所服,戴胸牌,恶警非常紧张并戒备森严的把每个舍房门上的小窗口遮挡得严严实实不准往外看,把我们关在舍房里不得越雷池一步,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整个冬天都是冷水,不准各个舍房的学员有任何的接触,来消磨你的意志,百分之九十九的学员都全身长满了疥疮,其痒难忍有的流黄水脓血,有一位重庆大学的大法学员就这样被夺去了生命。

有的大法学员绝食则被拉去强行灌食。不穿所服、戴胸牌的,几个包夹人员一齐上强行给穿,轻者拳打脚踢,不服者给穿上后再用绳子捆上,或用手铐铐在床边,或罚站、不准洗漱、蹲小间,同时非法延教。

为了强行“转化”学员,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从西山坪劳教所调来了几名男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极残忍、恶劣,他们在坝子里放几大筐手铐叫你看,令包夹人员押着大法学员去坝子里开所谓“转化”大会,在大庭广众下叫了一位七十多的大法学员,恶警问法轮功好不好,大法学员回答“好”,恶警就给学员一个耳光,一边打一边问,打累了就叫一名吸毒劳教人员上来一起打,他们一点人性没有。

恶警把所有舍房的大法学员打乱重新编排小组,调来许多包夹人员不停的逼背所规队纪,逼唱“同一首歌”,而且逼迫读看诽谤大法的书籍,恶警包夹一齐上,分别找你谈话,不服者打站,下蹲蹲小间,不准洗漱和上厕所,在精神上来折磨或者用军训来体罚,跑步、正步、齐步走。

恶警经常用军姿下蹲来体罚,即一只脚平行一只脚垫起,身体和大腿保持九十度平行;吸毒劳教人员来回监视,不许身体倾斜,时常有受不了的人,倒在地上失去知觉。四楼有人还被罚一种走鸭步的,就是蹲下来双手背在后面,双脚不停的走,时间长了,还强迫喝盐开水,一名七十多岁的大法学员不愿喝,几名吸毒劳教人员一齐将她按在地上灌,恶警罚大法学员不准睡觉,同时叫几个吸毒劳教人员用拐子打,强行“转化”。

恶警还使欺骗花招,找个别大法学员谈话,说“转化”马上放出去。人心一动,就被邪恶钻空子“转化”了。当过了一段时间去质问恶警为啥还不放出去,恶警则邪理歪说什么:教期没满不能提前放人,要执行刑法多少多少条,邪恶党和国家为“转化”你们花了多少钱,使国家经济建设倒退十年,光写三书不作数,还要写四书。

恶警们知道大法学员绝大多数都是违心假“转化”,所以他们又使出最恶毒的招数,写四书揭批师父和大法。奇耻大辱,没了正念正行,有漏才被旧势力邪恶钻空子邪悟去了。

恶警们采取哄骗,诈,等手段,无非是想在名义、经济、肉体上搞垮大法学员。在魔窟里,我被延教、体罚、罚款、延长时间劳动,被逼写揭批文章,写思想汇报,我有一、二次因没能守住心性,还曾伤害到别的同修。

在此声明以前对师父对大法所有不敬言行通通作废,放下“转化”的大包袱,回到助师正法洪流中来,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如有不妥请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