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家修炼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九八年得大法的,我天生与佛有缘,从小就信神信佛、修佛修道,直至走上法轮大法的正法大道,才明白了我以前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得大法的。是大法挽救了我这个极端自私满身附体全身疾病的人。九八年一天碰到一个修过大法的人,他说是修法轮功的。我听说佛教也讲有法轮,是不是一样?我试着去一看,结果到炼功点,一听大法心就激动的睡不着觉,就一口气把《转法轮》看了一遍,心里就象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丈夫家他们姐弟七、八个,婆婆一辈子修道,去世告诉我们说,以后还有个李姓大师来度人,她是见不到了,但咱们家有人要见到。那时不知道她说的是啥意思。今天不就证实了婆婆的话吗?

丈夫的姐姐从小跟他妈修佛修道,她胖的连走路都困难,满身疾病。我就马上和丈夫到她家让她去炼法轮功,因她根基好,到炼功点炼了一个星期,简直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满身疾病祛了一多半。

妹妹家的儿子结婚,亲朋好友看到我们家的变化都觉得很奇妙,什么功这么大的威力,十二年的病都好了,真神奇!大姐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变化,使很多有缘人走進了大法。当时亲朋好友都问我买书炼功。

我和四弟住一块儿,两栋楼挨着,他家喂了一只狗。师父讲法记不清是在哪讲法中曾讲过,说狗和猫和宇宙沟通的、炼功人不能养(不是原话),可是四弟不炼功,他家的狗,我又不能让他卖掉。一次四弟单位分了很多葱,晒在家门口。一天我回家做饭,一看家里没葱了,就想门口晒了那么多葱,拿一根算了,走到晒葱那里,狗正窝在那,我突然想我是修大法的,怎么能拿人家的东西,我没吱声,回家做饭去了。中午,弟媳妇到我家问我做的什么饭,我扭头一看,狗叼了两颗葱跟着她给我送来了。我上午想拿葱时也没吱声,可它却知道我心里想要葱,这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由于我脾气不好,过去在家和丈夫三天一大架、两天一小吵,看这个不顺眼,那个毛病大,附体控制着我无中生有和全家吵,却从不向内找自己。炼功后大法归正了我,不但治好了我的病,而且使家庭也和睦了。丈夫见人就说大法好。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些也使许多有缘人得了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邪恶开始公开诽谤大法,谎言铺天盖地,真是邪恶至极。我怎么也想不通,紧接着就有很多人到北京去证实大法,我和几个大法弟子也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被当地警察接回,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把全家亲朋好友就吓得不敢炼了。我被放回家后,全家人都怕我再和大法弟子接触,不让我出去。

紧接着病业关来了,他们就让我到医院去治,他们把我的书藏起来不让我炼功学法。我就坚信大法、师父。丈夫看我意志坚定就把书给我又让我学。我学法、炼功,再不敢放松,病业关马上过去了,一颗药没吃,丈夫又一次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就继续支持我炼功了。

外孙女与大法有着很大缘份。一次和我念书刚学了一段,她说:“姥姥,这书怎么字有的变成红的,有的变成黄的?”第二天她又问我:“姥姥,是你告诉李老师我的名字?昨天夜里李老师叫我的名字给我在头上按了个法轮,让我坐在莲花盆里,又带我飞了半天。”

从此外孙女就和我一起维护大法。在学校班主任把师父的像放在门口让学生每个人都踩,轮到我外孙女不但不踩,还把师父的像拿起来擦掉灰装到口袋里。班主任到我外孙女跟前打了她一巴掌,让她拿出来放下踩,我外孙女就不干。第二天班主任脸上长了个疙瘩,吃药打针也不好,她儿子考上大学,却得了白血病上不了学。这是她害同学踩师父像遭报,而她却不悟。

我外孙女把大法护身符分给她周围的同学,告诉他们大法是救度世人的。有一次外孙女拿了三份真相资料发给了三个小同学,两个同学看了退了少先队,并把红领巾给扔了。一个男小同学则把真相资料交给了校长。星期一全校升邪党旗时,校长让外孙女上台认错,校长站左边,班主任站右边,外孙女不慌不忙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一下子就把校长和班主任震慑在那不动了,上课铃响了,校长和班主任还站着不动。我外孙女到跟前喊了一声“上课了”,校长才醒过来说“你念完了”?外孙女说:“念了,再给你念一遍。”他说不要了,才叫老师学生都回去上课,回过头来对外孙女说:“要不到我办公室喝杯茶吧。”我外孙女说:“不用,我赶快回班里上课去。”这样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校长后来说天凉了,不要升邪党旗了。

我家族很大,亲戚朋友很多,结婚办事的人也很多,当然就成了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只要有办事的,我就第一天发正念让所有有缘人得法了解真相,清除障碍和他们背后的邪恶,并请师尊加持。每次我给他们讲完就把大法护身符发给他们,把能退的就退,得到良好的效果,有不退的我就留到后边再一次次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

我儿子是经理,也知道大法给他的福份。一次他开车路过一个村,看到墙上贴着诽谤师父的图,我儿子当机立断,下车处理掉。因为大法给了我儿子智慧,使他的工作好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还多次叫我儿子入邪党组织,我儿子叫我发正念铲除他们头脑中让我儿子与邪恶为伍的念头,我儿子以工作忙不写申请为借口,下决心决不入邪党组织,他也经常把真相资料给有缘人看,护身符带在脖子上一刻都不离,还帮我做大法工作。

虽说我退了几百,比起同修差距还是很大,但我时时用大法来归正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兑现我史前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