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修炼的基点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看到《明慧周刊》二零零五年大陆同修心得交流征文启事时,自己也想写,几次拿起笔来都没写下去。回顾几年来的修炼过程,教训很多,感慨很多,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一天翻看《明慧周刊》一个同修所写:“从修炼基点说起”,自己深有同感,就从修炼的基点谈起吧。因为没有及时看到《明慧周刊》上的明慧通知及个人原因,还没有写完就过了截稿日期。看到二零零六年心得交流征文启事时,又接着写下来。

1. 基点放在祛病健身上悟不到法的深层内涵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因身体原因走到大法修炼中来的,当时因学的人很多,《转法轮》也缺,直到大约五月份,我才得到一本真正属于自己的《转法轮》。由于学法不深,还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大法。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自己的心就不稳,看到电视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和血淋淋的电视镜头,不知是真是假,自己迷茫了。由于迫害,我早晚学法炼功的两个炼功点也解散了,加上我家当时正在盖房子,自己停止了学法炼功,这段时间自己经常想:如果书上说的都是真的该多好啊!

直到九九年十一月,我又因身体原因(心脏病,颈椎骨质增生,气管炎,尿道炎,肩周炎)再次开始炼功。再次炼功时也怕象电视宣传的那样所谓的“走火入魔”,炼功时在心里默念师父的法“心一定要正”;“主意识要强”。再次炼功时,把修炼的基点放在祛病健身上,也能学法,但不精進,在个人利益上还和常人一样争夺。

当我再次拿起书看的时候,开始心里胆胆突突的,但接着一遍一遍看下去的时候,觉的书中没有邪的东西,都是告诉人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道理,如何修炼,如何提高心性,越学越觉的这个法博大精深,越学越觉的这个法遥不可及。感觉自己已离不开这个法了,并开始背法。

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逐渐的自己的身心在发生着本质上的改变,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世界观也发生了根本上的改变。在行为上也考虑如何做才能不伤害到别人。但,严格的说自己主观上还不算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没有主动的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严格要求自己,只是在低层次中祛病健身的炼功者。表面上看是因为原炼功点辅导员在压力面前不学了、不炼了,我与其他同修也接触不上,师父的经文我也看不到,真相也一无所知,只是自己在家学法炼功。

实际上是我再次炼功时把修炼的基点就定在祛病健身上,所以就悟不到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修炼者都转入到反迫害、救度众生这一特殊的修炼时期,及大法弟子所特有的修炼机缘。在法理上悟不到这个内涵。这样不知不觉走过两年,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师父二零零一年发表的新经文《建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及《明慧周刊》,自己一下茫然了,理解不了。

看到《明慧周刊》中小同修所写发正念时看到的另外空间,觉的大法真的是这样神奇。师父说的都是真实的存在,欢喜心出来了,说的话也不被人理解了,神神叨叨,在做事上开始走极端。看到《建议》中师父讲:“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我打着自己的脸在问自己,我不就是这样的生命吗?!感觉自己对不起师父,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因而焦躁不安,怕被落下了,怕被淘汰。自己有一种跑步前進,快速跟上的紧迫感。可是又不知如何去做,讲真相,我没有真相材料,又不知如何去讲。

师父《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讲“不要等,不要靠”,我就把自己炼功后身体发生的变化写出来往外送。这种机械简单的想法和做法,其实都掺杂着走极端的因素,从自己的得失出发考虑问题与做事,起着负面作用。一天晚上,我丈夫突然向我发难。他好象知道资料放在哪一样,到那伸手就拿出来了(我是背着他拿回来的,因在七二零前他毁过书)。他问我哪来的,我没有告诉他,他破口大骂,把资料也烧了。他告诉我不许炼功了,我没有听他的,半夜起来照样炼功。我丈夫平时脾气就不太好,这时他被邪恶控制着行起恶来,眼睛都发红,那个时候还不懂得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他把我从床上一下掀到地上,揪着我的头发往下摁,用皮带抽,他不许我学法、炼功、发正念。

其实在这个时候就是在给我过生死关,他是对着我的心性来的当时悟不到这些,关也越过越大,自己面临炼与不炼的生死抉择,在生死抉择考验面前自己甚至用人心对待师父的传法度人。关过不去,就想逃避矛盾,绕开走。当时就想离家出走,到资料点上,能跟精進的同修在一起多切磋切磋,多学学师父的新经文,使自己在法上尽快提高上来,然后我就到北京去证实法。当时对师父的从人中走出来还不能深刻理解,认为从家里走出来才是走出来,其实是叫我们走出人的观念,走出人的理。师父要求“讲清”真相,我们只有站在众生的角度,从他们能理解的起点、用他们能理解的分寸去讲,效果才好。

通过同修介绍,我来到了资料点。在资料点我除了做做饭、印一些大法真相条幅,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学法。我看到了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到二零零一年师父发表的所有新经文,看到师父讲法中的“某年春天”及“前十年,后十年”产生了对修炼时间的执著。最后在情的带动下,被旧势力安排让家人找到了我,回家后,我丈夫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我学法炼功他不管了,而且他也跟我炼功,其实这都是假的,他的目地是骗取我的信任,自己当时被欢喜心、显示心带动理智不清的看不清这一切,最后在与同修约好取师父的新经文时,被丈夫告密,我与同修当场被非法绑架。而另一资料点的同修执著与我同时被非法绑架同修的情,也于当晚被非法绑架,资料点被破坏,使大法及同修遭受巨大损失,教训是惨痛的。

反思这段时间所走过的路,充份反映出再次炼功时,修炼的基点放在祛病健身上,不修心性,没有修好自己,看到师父经文后,没有在法上提高,在法上认识法,被人心及各种执著带动着,理智不清的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大法及同修造成不应有的损失。当我认识到这些后,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救度众生的一念使我闯出魔窟。

2. 只有做好了,才能救度众生

在看守所,我背下了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及其他经文,我明白了,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证实大法及救度众生的特殊的历史使命。我要做好,认为只有做好了才对的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才能救度众生。

我开始第一次绝食。关押我们的那个看守所是全国几个被邪恶评为先進的看守所之一,它们采取的方法是株连九族,就是让刑事犯打你骂你的同时,让其他大法弟子和刑事犯都受到迫害,让号里所有人都跪着,让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跪在你面前求你让你吃饭,让刑事犯仇恨你、仇恨“法轮功”来胁迫你,让你吃饭。绝食第四天,开始给我灌食,灌食前我加了一念,你灌我就吐出来(没有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灌食时真的全都吐出来了,连灌進去的药都吐出来了。我吐它们就灌,最后灌食的插管带着血它们才罢手。第二天它们继续灌,它们给大法弟子挂上脚镣子。这时过来一个同修说:你吃饭吧,释迦牟尼“绝食”四十九天不是还得吃饭吗(后来才知道她是被转化的)?当时执著于同修情的一念,不想让她们为我承受太多,顺着执著心开始吃饭了,其实自己当时的心性就是在那儿,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对邪恶的迫害,我没有什么必须的概念,也从不配合。刚被抓时,还不懂的如何去做,有时用人心去想问题,觉的我丈夫知道的,我不说他也得说,我就把丈夫在骗我时出去贴了多少不干胶告诉它们,它们问是什么内容,我说是:“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它们都记录下来,一恶警觉的不对劲儿,就告诉另一个恶警别问了。其它的什么拘留证,什么捕票,法庭审理我一概不签字,什么滚指纹,照相建立犯人档案,我告诉它们我没罪,抬腿就往回走。

一次在提审时,一進屋看见有几个记者模样的人,拿着象机要给我拍照,我当场揭露说:你们又要搞什么欺骗宣传,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你们知道《一个放弃法轮功修炼的老太太一夜之间成了暴发户》是怎么搞出来的吗?其实老太太根本没有放弃修炼,她们家的蔬菜大棚也是早就有的。一天村干部领来几个人说:大娘,到你家大棚看一看吧,老太太领着这伙人進了大棚,往那一站,记者开始拍照,其实老太太根本就不知道要给她拍照,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她拍照。欺骗大众的报道就是这样搞出来的。它们被揭露的闭口不言。这时一个记者上来给我拍照 ,我把帽子往下一拉,头一低。告诉它们,你们休想拍成,最后只拍到我一个背影。回来后知道,邪恶为了扩大欺骗宣传,把我们住的那个屋里摆上电脑、打印机、及其它一些东西(其实我们那个资料点根本没有这些东西)。说它们抓捕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破获了什么资料点,好向邪恶的上级邀功。

在看守所,我每天都利用大量时间,对着看守所及迫害我们的所谓的办案单位及恶警恶人发出强大正念,铲除他们背后迫害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有时发正念真的感到自己象一座山定在那里,一发很长时间。同时也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

一次一位刚被绑架進来的同修绝食抗议迫害,恶警進号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它们使用电刑及各种方法折磨大法弟子,我们那个屋里的其他同修都受到了不同成度的迫害,我没有怕,往那一坐对着恶警发正念,突然一恶警指着我说:你是不是法轮功,还炼不炼了。我没有回答它。只是微微一乐,这时我意识到思想溜号了,赶紧拽回来,继续发正念,恶警也不问了。

同时体会到师父时刻都在慈悲的呵护与点悟自己。一次,我们那个屋里又被绑架来一位同修,这位同修不配合邪恶,做的堂堂正正,迫害她的询问笔录一个字都没有。从她的正念正行中,我悟到,我做的是有漏的,我虽然没有出卖同修、做损害大法的事,但是师父要求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用人心去想问题配合了邪恶,这不是有漏吗!应该全盘否定。再提审我时,我就是拒绝回答,在一次提审时我拒绝回答它们的任何问题,在往回送我时,走廊站了很多人,送我的恶警和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说:“了不起”。我悟到我走正了这条路,师父借常人的嘴在鼓励我。这样一直到最后,我都不配合邪恶,最后法庭判决失败,我免于起诉。

二零零三年三月,非法关押我们的那个看守所,把女号所有人都转到另一个看守所,这样两个看守所女号的大法弟子加起来就有近四十人。我在想,为什么把我们从一个看守所转到另一个看守所?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存在。我们首先写申诉书,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正告他们对我们绑架关押是违法的,是对法律的践踏,是对人权的践踏,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难容,并要求无罪释放。后来我觉的我不能指望常人的什么变化,不能指望常人给我们什么恩惠,我们是大法弟子,一切变化都在我们的修炼中产生。

我决定再次绝食,与同修切磋,有的同修说“等一等,大伙一起做。”我也觉的如果两个号的大法弟子同时做,威力会很大,我与在认识上相同的同修一起与其他同修切磋,有的同修说:“没有悟到”,有的说:“不想吃苦,不想承受。”有的同修则说:“你这不是自杀吗?”当时我们看到师父在近期发表的经文讲的很严肃。为了走正这条路,我与同修一起学习了师父在《元宵节法会讲法》。学了法之后,否定旧势力这一念在头脑中很强,我们不但在发正念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且在行为上也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的迫害,不消极承受。我们绝食的目地就是为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利用这种形式反迫害,这不是自杀。摆正绝食的基点,我决定自己先做,一边做一边切磋协调,最后都在法上提高上来,同意集体绝食,隔壁女号的同修听说我们绝食,也有一部份同修开始绝食。

邪恶很害怕,威胁说:“谁不吃饭,就插管灌食,又从另一个看守所调来狱医,要给我们灌食,同时它们利用伪善及各种方法,针对大法弟子的一切人心动摇我们。首先不想吃苦,不想承受的同修开始吃饭了。这次绝食虽然只有几个同修坚持并闯出魔窟,但是,做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对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

当我感到饥渴难耐,师父的法在头脑中反映出来:“大戏谁是风流主,只为众生来一场”。这一念支撑我绝食十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出了魔窟,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回到家中。

3. 根子上的问题解决了,环境也变了

虽然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了魔窟,但由于长时间不能系统学法,没有在法上真正提高上来,根本的执著没有找到,而且那段时间,自己强烈执著于到北京证实法,证实法的目地是什么?是为了自己的提高,这一念是为私的,所以邪恶还是跟着我的。那段时间我经常做梦,梦到一条黑狗来咬我,我用人的方法怎么甩也甩不掉,我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也不行。回来头几天生活不能自理,但身体恢复的很快。我丈夫虽然在生活上照顾我,但不能提大法,一提就炸。一天一个朋友来看我,朋友说:可别炼了,你看电视演的那个样,我说那都是假的,骗人的。朋友走后,丈夫拿扫帚打的我顺嘴流血。稍微好一点我就开始炼功,一天我正打坐炼静功,他一瓢凉水从头顶浇下来,湿透全身。有一天我正在看书,被他看到了,他不但打的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把书也毁了,同修从国外打来电话说:你会迫害你的太太吗?他嘴里骂着脏话,把电话一摔。

出了魔难自己又不想在家呆下去了,而且想离婚,想走到北京去证实法。可又怕走不正这条路,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让常人看不到大法的美好,使他们得不到救度。我哭过,彷徨过,不知如何走正这条路,哭着问自己,我修炼的路怎么这么难啊。由于自己强烈的执著,产生不正的念头,致使丈夫把师父的法像也毁了。自己为私的一念,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后来我否定了那个不好的念头不是我的。

当我背师父的经文《佛性无漏》时,突然悟到,为私为我是旧宇宙生命特点,我想旧宇宙就是那么大智慧。但我在法理上还不是很清楚,只是想,我如何才能做到“无私无我”呢?直到二零零五年十月,看到《明慧周刊》大陆同修修炼心得征文启事后,自己在写心得体会时,一下法理清晰了,自己从前修炼的基点,不就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点上的吗!“我要如何如何修炼,我要如何如何提高”,就是没有想到师父,没有想到大法,没有想到众生。这就是旧宇宙生命的特点,这就是最根本的执著,一个生命是为私的,他的生命就不会长,最后就要走向灭亡。而新的宇宙生命的特点是为他的,所以师父要求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次心得虽然没有写完就过了截稿日期,但在写心得体会的过程中,我在法理上一下清晰了,认识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根子上的问题解决了,一切逐渐的又都顺应了,环境也变了。先后有十几人跟我学法炼功,我丈夫也开始炼功了,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和炼功点,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而且把我能接触到的七二零之前的老学员,有炼的有不炼的,通过切磋使他们又走入正法修炼中来。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时时告诫自己,如果没有师父的下世正法,传法度人,整个宇宙中的生命都要毁灭,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呢?我只是引导有缘人得法,做一个大法徒该做的。

在这里也感谢国外的同修不断的打来电话,揭露邪恶并曝光邪恶,也震慑了邪恶。我回来后也不断的在亲属中讲真相,揭露邪恶,并且不断的对着丈夫发正念,去掉怨恨的心理,慈悲的对待他。我现在认识到“揭露邪恶,曝光邪恶的重要”。

我零五年起又从新开始背法,背完一遍就通读一段时间,现在也背了四、五遍了。我觉的背法与通读完全不同,背法时只有完全入心才能背下来,而背法的感受也很强,我现在想,在魔难中,如果没有以前的学法背法的基础,也许很难走过来的,那时候我背法背到第六讲,就背不下去,怎么也背不下去了。那就是一大关。我们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师父要我们走的三件事,才能更好的同化法。

我也找到了很多不足,为什么邪恶在迫害我们时要毁书呢?现在认识到了,主要是自己平时不敬师敬法造成的。把大法书当成常人的书随便放,躺着看书,趴着看书,现在这些不足都去掉了,但学法时,经常有困魔干扰,特别是集体学法时干扰很大,现在我在不断的抑制它,解体它。在讲真相,促三退这件事上,自己虽然能时时都想着救度世人,现在也感到师父在利用各种环境,把有缘人弄到我跟前要我救度他,但有时容易人心起作用使有缘人失去被救度的机会。

我知道离师父的要求,自己还差的很远,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做一个让师父放心的弟子,写的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