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由读师父经文时关于师父名讳问题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我地区很多同修也是在读法时把正文中师父的姓名用“师尊”代替、把师父经文后的署名念成“师父”、“师尊”,大约有两年多了。现在已经是大多数都是这样念。可我一直没有这样念,总觉的不对。一开始和同修也切磋过,可是我在集体学法时,一读师父的名字后,就有同修指出应该象他们那么念。就在上一个月前我们这片集体学经文时,轮到我念,我又念了师父的最后署名,主要的协调人在我念的当时立即制止,不许我直呼师父的名字。正在学法我没有说什么,念下一篇的时候,我就没念师尊的署名,直接念年月日。

我看到在明慧周刊发表了这方面的文章后,自己觉的很惭愧,自己正文中完全按照师父写的去读是对的,因为不能改动师父写的法,但经文后师父的署名和年月日学法时不要一篇篇重复的念,自己却没想到。这种做什么事要对就全盘肯定、要错就全盘否定的思想方法是不对的,所以在这件事上也没有更好的向内找,没有当成自己修炼的过程。

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后,和经常接触的协调人认真的谈了我的认识,提出了自己的悟法,因为他也看了明慧的这篇文章,他也觉得我想的有道理。没过几天,正偶然碰上我市部份协调人切磋,(因我是普通学员)让我也留下参加了。在同修没来齐时都是学经文,就谈到了怎么读经文最后署名的问题。但意见没有统一。学经文时,大多数还是念的“师父”“师尊”,我读了师父的署名,我读后又有一个同修念了师父的署名。切磋要结束时,主持人又提到了这个问题,并谈到弟子不应直呼师父名字,并念了一段关于对师父名讳问题的讲法,他个人觉的学法时念师父的名字也是对师父的不敬;又问了在座的其他协调人都是怎样读的、怎样想的,他们还是坚持他们个人的读法。我又认真的阐述了我的认识,我说,我们的感觉不能掺入法中,师父怎样写的,我们就应该怎样读;师父怎样讲,我们就应该怎样讲;师父怎样做,我们就应该怎样做,因为是宇宙大法,我们不应该感觉怎么读好就怎么读。主持人却强调了在明慧发表的文章都是个人所悟,在明慧网站没有正式通知的情况下,还不能统一读。就这样散会了。因为参加的都是协调人,这个情况很难改变。

这几天我用心的思考了这个事情,我觉得这不只是一个怎么读的问题,是一个信师信法的问题,是修炼路怎么走的问题,是修炼路走的正不正的问题。

回顾这两年多我地区整体修炼,是没有走好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在近两年多,邪恶生命少之又少的情况下,我地区被非法绑架四、五十人;在二零零三年,很少有大法弟子被绑架,可在二零零四年在做真相资料时,一起就被非法绑架二十四人,后来又陆续被非法绑架,今年又被非法绑架了二十来人,而整体营救也没有多大效果。被绑架的大部份都是骨干同修和做主要协调工作的同修,我连想起我们地区这样读法我听到就有两年了,从哪开始我不知道,但是早已成为普遍性。这些同修被绑架,是否和在学法问题上坚持己见有关,希望协调人同修们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不要抱着维护自己或者自己绝对正确的心去看待明慧文章。宇宙法理是深奥无边的,很多法理都是我们原来没想到的,并不等于我们个人眼下想到的才是正确的。

同修啊!特别是做协调人的同修们,我们真应该清醒了!我们一定要归正我们的言行,走好我们修炼中的每一步。不要再维护自己的个人感觉啦!师尊的法只有我们认真拜读的份儿,没有我们感悟怎么读好就怎么读的资格。因为他是宇宙大法,是一部天书,我们万古机缘只有这一回。

以上是个人所悟,只是论事不论人,因为通过明慧发现不只是我们一个地区这样,别的地区也有同样情况,为整体走好、走正修炼路,把我所悟到的写出来,供大家参考。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重温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共勉。

“我在法中多次讲过释教经书和末法的出现,主要是有人用自己的话、自己的认识参進佛法中造成的,是历史上一次最大的教训,可是有的弟子就是常人心不去,被执著于口才、文才显示心的魔性所利用,从而在不知不觉中破坏着佛法。”

“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给你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不能改变的,我不做的你们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们就不要用,我在修炼中怎么讲的你们就怎么讲。注意吧!不知不觉的改变佛法一样是破坏佛法啊! ”

“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