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清晰才能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那时,丈夫拿家来一本书,并说这本书很好。我随手拿起来,封面上写着《转法轮》,翻开看了起来,真是越看越爱看,一上午就看了一半,被这宝书的法理折服了。我以前看书或看电视时间一长就眼睛疼、头疼。那天看《转法轮》一点不难受,过后才明白是师父在管我。这样我参加了炼功点的集体学法炼功。

以前,我有多种病,经常性的头疼、肚子疼、腰疼,去医院检查还说不出个什么来,每日只能忍着这种种的痛苦照管家、干农活。修炼不久后,这一切毛病都不见了,身体轻松,干多少活都不累。

当我还沉浸在得法的喜悦时,九九年七二零到了,一夜之间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来了。当时心理很不平,因为明知道那些宣传都是假的,法轮功让我变成了一个好人。可是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不知以后该怎么做。一次在梦中,我看见我家屋顶都是和报纸一样横的竖的字。醒来后,我明白是师父让我坚持学法,不要放弃。

那时我还不知道怎么讲真相,别人一提电视的造假宣传时,我就不高兴,和他们争辩。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知道怎么讲真相了,在生活中很自然的就可以讲出真相来。每逢集日,我一般都会去,找机会讲真相。

有一次,我去娘家,十二点发正念时,家人说外面警车来抓人啦(当时表面的目地是要抓家人同修的),家人同修说,我先藏起来!于是就走了。我没当回事,依然立掌发正念,可是当时心并不能静下来。一会儿闯進来五六个恶警,看我发正念,就叫我跟它们去,我不配合。它们强行把我往外拽,上衣都被拽掉了,我在大门外的水泥地上躺了半个小时后,被强行抬上车,带到县拘留所。

晚上我睡不着,心里想着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呢?大法弟子到哪里都要讲真相呀。于是,我就给犯人们讲真相。一个人手拿着扑克,排成半圆儿对我说:你走了弯路了。我知道是师父借他点化我,可是又不知道怎么从法上去认识。后来,有家人代笔写了“保证书”才回了家。

回来后,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心里又抱怨家人不应该写“保证”,一时间压力非常大,后来通过学法才走过来。师父在《理性》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执著显示自己,人为的增加了魔难。

看了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之后,头脑更加清醒了,我想我得抓紧一切机会证实大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去地里干活,两个妇女带着两个小孩走过来,一看就不象农村人的装扮,她们问我有没有花生之类的农产品,想买些给孩子。我说没有,她们就很失望,要走。我想这些人让我遇见,一定不是偶然呀,就叫住她们,从自家树上摘了些苹果送她们,说:“你们是不是很渴了?吃些苹果吧。”她们非常感谢我,由于我借机会讲了讲真相,最后她们都声明了退出邪党组织。

在外面讲真相挺好,可是一到了家里,就怎么也做不好。丈夫也修炼,我却无法和他配合,孩子们常常责怪我,现在我明白对丈夫我是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他了,没有做到无私,对孩子有情,“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家里的环境也开始改变了。

最后以师父《回复秘鲁大法弟子》中的法共勉:“要走好各自的路就会有困难,面对困难而上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和反迫害。这些事在过去的历史修炼中没有过,大法弟子是开创者,所以在修炼中有时会做的好,有时会不知如何做。有困难时大家坐下来多学学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