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魔难 生死无求

大法弟子沈景娥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

一.乳腺癌转淋巴癌 修大法 成健康人

沈景娥,女,四十五岁,黑龙江省穆棱市医院护士(病退)。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转淋巴癌已经做了两次手术,右侧乳房切除,右侧淋巴摘除。想做第三次手术,因费用不足而没做。医院给她下的结论是:最多能活三个月,没有再治疗的价值了。

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终结的时候,她的人生道路出现了转折。

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触了《法轮功》。她被《法轮功》柔和舒缓的五套功法所吸引,被师父那深奥的法理所折服,她走进了《法轮功》修炼中来。刚开始学的时候,由于她长年病魔缠身,身体极度虚弱,再加上手术时刀口缝合使肉皮皱聚,使她炼功很吃力,动作不能达到功法中要求的标准。但她非常坚强,她知道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她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师父,交给大法。就这样她坚持炼下来,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医院给她定的死亡期限已远远的超过去了,她不但没有倒下,而且身体还在一天天的好转。手术后的刀口平合了,饭量增加了,精神头也来了,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病态,从此走入了健康人的行列。

她的生命又从新开始了,生活变的有意义了,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师父给她的,是大法给她的。她要把大法介绍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于是,她和其他同修一起到穆棱、共和、河西等许多地方洪法,把神奇的大法洪扬光大。

就在她全身心投入到大法修炼中来的时候,就在她对未来充满希望、她的生活一天天变的美好的时候,突然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二.遭牡丹江四道劳教所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进行疯狂打压。一时间阴云密布、谣言四起,别说常人,就是修炼人都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她清醒的知道,是大法让她做一个好人,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无论社会形势怎样变化,坚修大法的心决不动摇。尽管她遭迫害,仍然坚持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并向亲朋好友介绍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的一天,恶警找每一位法轮功修炼者,问炼还是不炼,炼就抓,不炼就不抓,她被抓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仍坚持炼功,恶警们强行让她和其他三位女同修一起在露天水泥地上“打坐”。戴着手铐、戴着四十八斤重的脚镣,穿着薄绒衣、绒裤,在地上坐了两个多小时,天上飘着小雪,恶警孔庆增、王永安、看守所所长耿忠贤、叶管教在走廊里看着她们。在看守所里关了几天后,她因绝食身体非常消瘦、虚弱,看守所欲将她放回,她母亲去接她时,政保科向她母亲勒索金钱,交钱后才将她释放。

二零零零年四月,她因在体育场参加集体炼功,被穆棱市公安局政保科孔庆增、王永安等人绑架。在看守所,她因拒写“三书”同另两位同修一起被送往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临走时,孔庆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伍佰元钱)劳教所拒绝接收她们。在返回的途中,孔庆增骂劳教所的医生:××娘们,给一千伍佰元钱还不收,接着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下流话。送双合劳教所不成,六月二十七日又将她们送进牡丹江四道劳教所。在劳教所,她们齐声背师父的法,恶警就用胶带将她们的嘴封上;打她们;拿电棍电她们;将她们手脚绑在椅子上。

她住的寝室对面是男寝室,她在寝室炼动功,正炼抱轮时,恶警不让炼,她仍坚持,恶警将她裤子扒下。她在床上打坐炼功时,恶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泼;拽开衣领往里倒冷水。打她、骂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屡见不鲜。

两个月后,由于她绝食反迫害,劳教所将其退回。

三.被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进京请愿,被恶警从北京绑架到八面通看守所,在看守所她又一次绝食反迫害后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八面通公安局让所有大法弟子踩师父像,不踩就抓。她不但不踩,还把恶警放在地上的师父像从地上捡起来,抱在怀里,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四月份她再一次绝食反迫害,闯出看守所。

四.家人遭牵连迫害

她本人遭到迫害的同时,邪恶的魔爪又伸向了她的家庭。她丈夫单位的领导找到她丈夫,让其与她离婚,以此来威胁她放弃修炼。在单位的施压下,丈夫与她离了婚,原本美满的家庭被它们给拆散了。

五月三十日,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开始,她在家中躺着,由于多次被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身体消瘦,精神颓废,她对监狱、恶警产生了恐惧心理。当孔庆增等几名恶警到她家时,她大声喊着,不去看守所,恶警们将她抬上汽车。她父亲(小脑萎缩)吓呆了,她母亲追出去,在汽车外面拽着她女儿的手不松开。之后的一段时间,她几进几出看守所,由于她本人已不在人世,详情无法核实。

五.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她在下城子镇梨树沟村做真相资料时,被下城子镇恶警绑架。这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她同另一位同修一起被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集训队,她因坚定自己的信仰而被关进小号,小号冬天没有暖气,一天两顿玉米面粥,而且给她上了背铐,整天不给打开,上厕所都不能去。后来有同修去看她,发现她跪在铺板上,头贴在铺板上,双手背铐在身后,一动不动,大便也便在了裤子里,已经是昏迷状态。经同修再三要求,才将她送进医院。

她非常清楚自己的生命是大法给的,不修大法,她早就不在人世了。因此,她非常坚定自己的信仰。监狱对她的迫害并没有停止。恶警指使刑事犯人经常毒打她,多次打的她大小便失禁;给她上大吊(将双手背后吊起来,双脚离地);多次下胃管灌食;不让她睡觉……。

一次给她上大吊时,刚吊上她就昏死过去了,将她放下来,她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而且双目失明。经常让她整天站在洗漱间(水牢)的通风处冻她。她在那里站着,唱着感人的歌:“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无论是同修还是刑事犯人,听到她的歌声,都流下了感佩的泪水。

六.几年迫害,不幸离世

熬过了漫长的日日夜夜,承受住了三年半的百般摧残,二零零五年五月,她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乡。然而这一天来的太晚了,她的身体已极度的虚弱,每天只有少量进食,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十分的衰竭;政府不给退休金,生活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后来身体虚弱到已经不能坐起来学法炼功,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离开人世。享年四十五岁。

沈景娥,由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了康复,这对于她是多么万幸的事情。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她万分珍视这部给她生命的大法,无论怎样迫害都能坚定不移的原因所在。

一个普普通通的修炼人,一个只求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却被恶党操控的恶警们百般折磨、无情摧残直至迫害离世。这样的恶行天理难容,它们这样一意孤行,疯狂做恶的行径,只能加速它们走向灭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辰一到,善恶必报。

沈景娥虽然不在人世了,但她在天之灵一定会看到善恶有报的时刻,一定会看到法正人间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