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的 都是师父赋予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在正法進程不断推進,退党人数却还未有更加巨大的突破当下,希望我能用自己的例子来鼓励还在观望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助三退。

“正因为那些事情还没有清除,还有许多人在谎言中迷失着,还有许多人不愿意了解真相,才构成了今天这个状态,而这种状态也象溶化的那个冰一样不断的在溶化。都溶化完了,环境也就没有了,想修的、想提高的,环境也没有了;想救度众生,人都明白了,也不需要再去做了。”(《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我感觉这样的机会与时间越来越少。我是一位在二零零五年初得法的青年学子,学了新经文后认识到应该赶快讲真相时,便急着想我该如何做,要如何跟大陆人讲真相?找不到方法的情况下,我便把大纪元的文章贴到台湾一个以大陆为主题的聊天室去,想不到真有一个大陆学生回我话,那次开启了我讲真相的路。

然而学法不深而且没有交流对象的我,在劝退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和那位大陆学生断断续续聊了两、三个月,每回说的内容几乎都是自己人的认识,很难打动人心,直到后来我得到了真相稿。那天师父象是鼓励我一样,我在一两小时内网路聊天劝退了那位学生和一个新认识的网友。

今年年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很希望可以打电话讲真相,但是我要怎么打电话,打给谁?那时我只有一念,不管如何我想要打电话讲真相。当时便跑去买了一张国际电话卡,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去打。后来我参加了学校附近的学法组,巧合的是,那是一个刚成立不久的电话交流学法组,我在那里很快的知道如何打电话讲真相,得到了许多同修的建议与鼓励,也持续的打电话到现在。很可惜的是在我放暑假的期间,由于种种因素那个学法组便停开了,当知道这件事情时,心里真的是莫名的难受,懊悔自己当初有些时候不够重视与珍惜交流的环境。

最近我正寻思着参与另外一项打电话劝退党工作,但是需要新的号码。在一次交流时,很快就有人可以协助帮我整理新的电话号码,当天马上又有另外一个同修提供旧的手机,我再次感受到“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真是这样。我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师父就安排了。过去我一直是个悲观的人,曾经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没什么长才,不像其他同修有美术或者什么专长;但我想,有幸在这历史的时刻出现不是没有原因,因为师父不会叫弟子做没用的事。今天我突然感到能够讲普通话也是一项法器,因为我们可以用它直接的去对广大的中国群众讲清真相协助三退,凡事都不是偶然。

“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今天从新看了这段话,我才明白能够这么快速的加入讲真相的行列,是因为我秉持的是“大法需要”,我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并没有做到完全的信师信法,因为师父说的是“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只要大法需要,只要心中有法,只要我们相信师父,不管用常人的理看似不可能,也是能行,因为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