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忆师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九三年得法的重庆大法弟子。我从小就是个多灾多难的人。三岁时我的父母被迫害惨死后,我就给别人当童养媳,被百般虐待,过着非人的生活。我的童年完全是在饥寒交迫中度过,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从那时就种下了病根。随着岁月的流逝,童年的心酸,少年时的凄凉的阴影笼罩着我,再加上生活道路的坎坷,时时让我心碎,弄的我一身是病,苦不堪言,我常常问苍天:为什么对我不公?我百思不得其解。

是慈悲的师父将伟大的法轮佛法传给了我们,使我茅塞顿开,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多苦和难,明白了做人的真谛,做人的道理、做人的目地,是伟大的佛法解开了我封尘已久的迷雾,化解了我心中的痼疾。是伟大的师父将我从地狱捞起、洗净……给了我崭新美好的人生,我从此再没有悲和苦、怨和恨。

回顾九三年初得法的一幕幕,记忆犹新,早已铭刻我心中。记的那是九三年九月十二日,一邻居同修告诉我她刚听完李老师的带功报告,她买了本《中国法轮功》,又说:明天就开班。她还说些别的,因我曾学了几种假气功被骗了,当时我听了并没有想進班的念头。

次日下午,我忽然想到:我一直都在寻找高功夫师父,如果这个李老师是高功夫师父,我不学他的不就可惜了吗?

傍晚我就去把书借来翻开一看,就被书中的内容所吸引,一口气就看了三十九页。天哪,这讲完全是泄漏天机,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功法啊?!这正是我要找的。我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和这颗渴望已久的心,立即就去问了办班地点和时间,就在当天晚上睡觉就感觉自己好象睡在软绵绵的沙滩上,和煦的阳光照耀着我,肚子里还有气在旋呢(当时不知道是法轮)。

第二天早上睡醒觉一看,天哪,眼睛怎么这么清晰啊,连树叶的纹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我是白内障病退的)。头也清醒极了,不象过去那样一起床就昏昏沉沉的。

十四日我就進班了,刚一坐下就听师父说:你以为是你现在想来就来了哇,是在另外空间里早就安排好了你会来的。

师父讲的每句话我都仔细听,当天课结束后我请师父签字,我问师父:李老师,我现在学法轮功了,我以前学的功还炼不炼啊?师父说:我教给你大学的东西,你还读小学课本干什么?

师父签字时刚写了一个字就拉闸了,当时我想这么漆黑老师怎么写呀,于是师父将书递给了我,我拿到外边亮处一看,师父的名字、日期都写的很工整,心想:这老师真不简单。因同事告诉我前一天师父下了法轮,我没来;于是我跟在师父后面走着,问师父:李老师,你昨天下法轮,我今天才来,我还得不得的到法轮啊?师父听了仰天大笑,笑得那样开心、爽朗,仿佛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在欢笑。然后师父告诉我:开班最后三天以前来的都能得到法轮。

后来通过学法我才知道师父为什么笑,其实我在头一天看书就得到了法轮,我还不知道呢!师父的一举、一动、一笑其内涵都是很深的。

我在当天听完课回家的路上和同修说,根据师父今天讲课的内容我联想到八年前的一个梦和我大哥的死。梦中一位白发老人说,我家前世欠了一家姓张的钱,这世要我们偿还,我家有三个人要得食道癌死,并说出了三人的名字,现在大哥已兑现。

其实我的喉部早已疼痛久治不愈,我便和师父的法联系起来想,我说但愿这李老师是活神仙,帮我还了前世欠下的债,同修连忙说他肯定会帮你。我刚走到家把书往桌子上一放,忽然感到左边脖子恶痒恶痛,我用手一摸,一个大疙瘩长了起来,奇痒无比连带刺痛,仿佛是从很深处发出来的,三天三夜不散,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还债呢。

我听完第五天课走出课堂时突然感觉不痒不痛了,用手一摸脖子上的疙瘩平复了,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在学习班结束后的一个多月里,有一天打坐我发现左喉部有堵的感觉,连呼吸吞水都堵,我明白师父讲的消业的法理,自己得承受一点难,所以一点也不害怕,不动声的继续炼功,一星期后彻底消失。

在师父传法的日子里,我一進班就感觉一身轻,缠身数十载的十余种疾病不翼而飞。师父讲的法理句句浸透我心田,就象干枯的禾苗得到了雨露,又象迷途漂泊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我的心成天沉浸在幸福和激动之中无以言表。

师父讲什么就在给我们做什么。当师父讲到治病问题时,大家就闻到一阵阵浓浓的中药味、西药味,别提多难闻了。当师父讲到老年妇女需要经血之气修命时,话音刚落,我单位一老年同事就恢复了例假。

那个时候我听课多半都是坐在前排正中对着师父。开课前我和同修闲聊,她说昨天听完课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李老师好好啊,感觉上楼一点不累,轻飘飘的,走到了顶楼才发现多走了两层。刚说到这里师父就出场讲课了,讲着讲着师父就讲有的人回家感觉一身轻,上楼就象有人托她一样,自己的家门走过了都不知道。师父接着又说有的人从小没了父母,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就象针对我讲的一样,讲得我泪水涟涟。在这人世间,唯有师父一人才了解我,当时我只感觉:这个师父太神奇,太了不起。

每当我回忆起师父传法的日子时,心里就无比激动,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得到了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师父的谆谆教诲时时激励着我要不断精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42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