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退党民众的心声

多伦多退党服务热线录音整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随着《九评共产党》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认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生活在中共几十年暴政和谎言下的大陆民众渴望听到真相,渴望摆脱中共邪灵的迫害,让我们听一听他们唾弃中共的心声。

以下是多伦多退党服务热线与一位要求退出中共的大陆民众的谈话:

接线员:你周围的人对中共的现状怎么样理解?

退党人:从单位、接触的朋友、出租车司机等等,每天都接触这些人,可以这么说吧,没有不骂共产党的。尤其中下层的百姓,对共产党恨的、骂的都是,什么语言都可以说的出来。而且从内心来讲,现在都渴望有一天共产党赶快灭亡。但是在官方场合又没有一个人敢真实的表达这个情感。就是这个状况。活的可以说是特别压抑、特别无奈。

接线员: 你觉的中国的现状怎么样呢?

退党人:现在就是各种社会矛盾,如果这个党不灭亡,就没有一个真正的解决方式。现在一提到这个事,可以说千千万万(人)也都特别激动,现在活的是太压抑了。从我自己认识的感觉,现在整个的道德文化、人的良心、正义感一切都没有了。我今年是四十五岁,我感到:自从小的时候就经历文革后期,文革那时候人就活的特别恐惧,特别压抑。然后是经历改革。但是改革之前,人们多少还有一些最起码的良知吧,最起码的人的正义感吧。经历改革以后,人的道德观念比以前还要下降。现在没有什么人同情人、人帮助人这些东西。有句话叫“笑贫不笑娼”,现在在大陆我们还感觉到:笑贫不笑贪。就是不管通过什么手段,多大一个小官,他也是不择手段的贪污。现在的人们到了啥程度呢?你捞来钱就行,不管你是啥手段。但是你要穷就没人搭理你。就是说现在道德都已经到这程度了。还有,在马路上遇到什么抢劫,需要见义勇为的机会,大伙没人敢说话。警察看着都躲。你说这社会都到这种程度,现在这个政党还有一点存在的价值吗?

接线员:你周围的人生活的怎么样?

退党人:这么说吧,绝大多数人生活的都不好。我在矿区,邮电局、税务局这么几个单位相对能好一些,但是绝大多数人,尤其是矿区的这些职工,可以这么说:活的都是相当的艰难。也就是说勉勉强强能上得起学,吃的也就是勉勉强强能吃饱。咱那是实话实说。

接线员:你觉的有中共垮台这么一天吗?

退党人:它(中共)也真到了天怒人怨的这种程度了。谈起这个事,我也挺激动,做梦我都想那一天。 人活着不一定要多么富有,实际上很多老百姓也不一定要求有多少金钱,但是只求你让人说话。你说有自由,你最起码有一个言论自由,还有,人一定活的要有尊严。现在道德沦丧到什么程度,一级瞧不起一级。我给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过年过节也和同学聚会。如果是上层的比较有脸面的,就想方设法的也要给他请到。反过来呢,干社会低层职业的人,大伙经常见到这个人,也不愿请这个人,都知道是小学同学或中学同学。说人活的真正有尊严,是一个人真正活的像个人样,咱们就可以说相当满足了,可现在不是。

接线员:国内有没有人渴望要知道国外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有这种渴望吗?

退党人:大多数人有这种渴望。但是现在,比如我那地方有电脑的人本身就不是特别多。而且有一部份人,有电脑他也没有无界浏览、动态网等工具。我有几个朋友都在看,看过的人感觉和没看的人截然不同。今天早上起来,我打开网站关心贾甲那个事,今天早上看到说他到泰国去了,几个朋友都是特别高兴。大陆人麻木,可以这么说,人们也不反思,他认为他生下来就是活在这个状态下。但是现在大伙儿逐渐清醒认识到,也知道西方国家都是让人说话,有民主自由的。象中共这种独裁也都被认为是万恶之源。

接线员:你现在工作的单位情况怎么样。

退党人:我那单位在当地来讲,效益还能好一些。但是全是捞,不管大官小官,当然现在就是这样情况,谁捞都正常。要出来一个不捞的人都感到挺奇怪。就是我上班以来换厂长也换了十多个了,很少有给底下办事的,都是……。而且,我们创造的价值和自己的收入根本也不成比例,都被贪污了。该给你的钱也不给你,问题是啥呀,不让你有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原来从形式上好象还有个职代会(职工代表大会),现在这个都没有,也都取消了。

接线员:假如让他们去选择中共或者抛弃中共,你觉的大家的态度会是什么样?

退党人:这么说吧,就跟贾甲说的那样:接近百分之百。如果让他们说心里话,假如不是在官方的场合,让他们没有威胁没有恐怖的感觉的情况下,可以说基本都抛弃中共。哪有不骂共产党的?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江泽民包括现在的胡锦涛。原来大伙儿确实对他还有抱过希望,就说胡温新政比较亲民。现在,他无非还是为了保住他的官衔,维护自己的利益。啥“和谐社会”?哪有什么和谐?就是说你吃亏了你也别说话。他咋整,上头咋整,你也说合理,就叫和谐了。举个例子:说在学校,老师咋讲的不对你也别说话,这就叫和谐。这叫和谐吗?他存心就是在骗人。没几个人信他这些,但是还是我说的那话,真正官方场合没人敢说话。但是从内心里基本都抛弃它了。现在法轮功发的那些传单也经常在楼道里头、马路上经常都能看到。而且现在也是不少场合,象电线杆上、桥头都写着这些天灭中共或广看“九评”。而且从人民币上也能收到这样的钱了。

我跟朋友讲嘛,(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事呀,我就认为百分之百可能。我说有啥不可能?原来张志新不就被割去舌头了,原来国家主席刘少奇不也死的特别惨吗?我说现在法轮功学员,也是普通老百姓,它(中共)要搞迫害是太轻而易举的事,我说中共就干这事。

“九评”确实是讲的特别系统,而且说到它的根源上了。就是说对共产党这个邪灵这个评价可以说是特别的恰当,而且真就是哪块有共产党这个组织,哪块就没好。你就没有别的啥解释,确实是这样。我们就是确实有一种什么心愿呢?如果中共要灭亡,我们自己能做到的,付出啥都可以,没啥说的,在所不辞的。

我就真不是太怎么感到害怕。有一天我的爱人和孩子退“三退”,退两退我都报的真名,还有我老家八家的孩子也都用真名退了。我就合计,这么多人退,它能抓得了吗?确实是这样,如果渠道要是顺畅的话,现在退的何止一千四百万,一千五百万。
如果这一辈子永远活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活的多窝囊呀。共产党不灭亡没有出头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