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河北辛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头目耿超、耿占峰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起诉书

起诉河北省辛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头目耿超、耿占峰、贾力超及其犯罪同伙大量偷抢、非法勒索人民钱财、非法残害善良民众、逼人死命、执法犯法、滥用职权等罪恶犯罪行径。

辛集市人民法院及各级政府:

我们是辛集市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我们及其我们的全体亲友,经过详细的调查,现将耿超等人的犯罪事实向辛集市各级法院及各级政府部门反映公布。(这是第一批调查报告结果,后续调查报告将陆续公布于众)

一、原告人

辛集市全体法轮大法修炼者和他们的全体家属、亲友

二、被告人

辛集市公安局及公安局政保科610头目耿超、耿占峰(耿超的父亲)、贾力超、李帅等罪犯。

(补充:耿占峰退休前因为从99年7.20到2001年间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捞取了大量的实惠和政治资本,被提升为政保科长,离职前又花钱给其儿子耿超买来了这个其发家的政保位置,继承其继续疯狂迫害法轮功。)

三、案由

经过7年的对法轮功疯狂的迫害,现在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的真相,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是被共产党内那些想捞取政治资本的邪恶政客所制造的冤假错案,许多理智的有良知的各级官员和政府部门都在消极对待,想方设法保护大法弟子,暗地里或公开抵制来自邪恶集团的镇压命令,这已经是大势所趋。

在辛集市,一少部份类似耿占峰、耿超的邪恶之徒,自愿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棍子和打手,在有着悠久传统文化的辛集大地上,肆意行恶,迫害了我们众多善良的辛集父老乡亲、兄弟姐妹。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疯狂毒打,有的致残,有的被勒索的倾家荡产,有的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给无数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物质和精神上的伤害,给社会带来了极大的混乱和不稳定、不和谐。

小人得志,邪恶猖狂,良善被迫害、被打压,这样的社会经济再发展,民众再富足,也会被这些社会的毒瘤、人渣所破坏。

鉴于耿超、耿占峰之流犯下的滔天大罪,我们决不能视而不见,经正义人士调查和初步整理了其犯罪的部份事实,向辛集市的各级司法机构、各级政府部门反映,希望在辛集市为官的同胞手足,能进行核实调查,立案侦查,将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那将是功德无量,福泽子孙的大善事、大功劳。

四、诉讼要求

1、立即追究耿超、耿占峰、贾力超等一伙犯罪分子的犯罪事实,将它们绳之以法。
2、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立即停止这场迫害。
3、对被迫害的善良民众,责令有关当事人和有关部门赔偿一切物质、身体和精神的伤害损失,并赔礼道歉。
4、所有被抢劫、勒索、非法罚款的钱款及物品,如数退回给受害者。

五、事实、理由及依据:

(1)受害人:陈西卜一家

99年7月20日之后,以耿占峰、贾力超等恶人对陈西卜家无数次抄家、绑架、勒索、非法判刑,全家三口多次被关进看守所、监狱。

2003年元旦,听说陈西卜的女儿结婚,耿占峰、贾力超等邪恶之徒(包括市政府主要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张国珍等人),又一次来陈西卜家中来抢劫,因家中值钱的东西早被他们抢光了,就硬把陈苏手上带的结婚戒指扒下来抢走。因勒索不到钱财,贾力超、耿占峰等邪恶之徒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将父女二人分别押送唐山监狱和石家庄劳教所判刑、劳教。陈西卜的妻子陈双针也曾被多次非法关押过。

几年来被它们抢走、勒索的钱财不知有多少了。简单的说:累计17000元现金和银行卡;抢走的物品包括电脑、录像机、照相机、收音机、两部手机、摩托车、小灵通、戒指、两条香烟、凉鞋、相片等。

(2)受害人:陈西健(陈西卜的弟弟)、张哲夫妇

2000年10月,张哲被绑架到商业城派出所,被贾力超等恶警严刑拷打,恶警谢荫明揪着张哲的头往墙上撞,被撞的鼻青脸肿,眼前肿的看不见人,并勒索张哲1000元钱。

2000年腊月,陈西健夫妇被以耿超、贾力超等恶人为首的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家中的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2001年贾力超等一伙恶警又来抄家,抢走现金5000元并非法逮捕夫妻二人,用各种刑具毒打、严刑拷打,把张哲打的脚骨变了形,两只脚不能穿同一号的鞋,并被非法关在看守所。

2001年9月10日上午,610的刘光旭等人将张哲戴上手铐、脚镣进行非法提审,把她带到康泰小区16号楼202房间,这是陈西卜的家,被这些恶警强行侵占,成为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秘密据点。那天这一帮畜生大打出手,先是打她的脚、膝盖、肩膀,棍子打折了好几根,后来把棍子泡在水里防止再打折。贾力超拿着在便池里弄脏的棍子往张哲的嘴里捅,并指使刘光旭、陈阔、聂小华、温向辉和戴眼镜的小平头轮流用湿棍,每人几棍的抽打她,并扬言谁能打出口供贾力超请客。在下午酒足饭饱后,继续对她动刑,打她的下巴,接着让她跪在地上,她不跪,几人将她按倒在地,有人在背后提着她戴背铐的手,随后将一块木板放在她的小腿肚子上,然后两边各上去一个人,使劲往下踩,怕她痛苦的惨叫声被人听到,把所有的门窗关上、窗帘拉上,狠狠的治,并且不让她吃饭、喝水、上厕所。这一天把她打的满身青紫,特别两条大腿紫黑紫黑的,脸色青紫,嘴里被硌烂满是血,致使她的腿脚至今都是麻木的、没有知觉,而且左腿上落下一条沟,不能正常走路。腰疼的很厉害,后背脊柱象棍子一样发挺,下巴动不动就摘勾,而且也是麻木的,吃东西很费劲,落下了全身的残疾。这些看守所的人们都知道,监狱里的人们都知道,辛集的善良的父老乡亲们也都知道。

张哲两次向辛集市检察院对恶警贾力超、温向辉、聂小华、刘光旭等提起诉讼,不但没有结果,而且还被官匪勾结,在2003年新年前任意安排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将张哲夫妇分别判刑,陈西健被非法判刑7年,非法关押在唐山监狱;张哲被非法判刑8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监狱(听说后来被转其他监狱,估计在河北省女子监狱)。

现在家中80多岁的老父亲每天都在盼,整天念叨着,我的孩子们修“真善忍”有什么错?处处做好人,为什么把好人关进监狱呢?现在政府对杀人、放火、抢银行、坑、蒙、拐、骗的也没见怎么管,为什么专门欺负这些好人呢?我多希望各级官员能秉公执法,惩治行恶者,释放这些好人。

(3)受害人:宋同芬(70多岁)

以耿超、贾力超为首的恶人多次抄家,1999年10月25日,除被非法绑架关押外,还勒索家人2600元现金;2001年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6个月,非法罚款6000元;2004年4月份又非法关押看守所,并被强行送到洗脑班强制转化。

(4)受害人:李淑静

2002年的一天,被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到辛集市看守所,非法罚款5000元;2004年2月9日上午11点钟,耿超等恶警又一次来非法抄家,被抢走录音机、录音带、大法书等,并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17天后,又被强行押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1个月,抓她那天正是儿媳妇在医院生小孩,这些恶警就是不让老百姓有平安日子过。

(5)受害人:薛晓武

2004年4月20日,耿超、贾力超、李帅等一大帮人截住了薛晓武的汽车,非法搜身,当即抢走4000元现金,扣压汽车和车上的一切物品外,又抢走电脑等物品,并勒索5000元才放人。

2004年11月份的一天,薛晓武到某饭店吃饭,突如其来,耿超、李帅等一大帮恶人,恶狼似扑上去,抢走身上的5000元现金,非法关押20个小时。耿超狂妄的说,就是要钱,掏钱吧,又强行勒索2000元才放人。

(6)受害人:梁淑雪

自99年7月20日后,贾力超等人无数次抄家,并被非法判劳教2年。2004年4月23日上午,耿超带领一大群恶人,气势汹汹的来非法抄家,当时抢走了5000元的存折、2000多元的现金,老人说,不许拿,这是给孩子买房子凑的钱,耿超得意忘形的说:就是找钱哩,就是找钱哩。这时将老人惊吓的犯病倒在地上,这些恶警不顾老人的死活,命令几个人将老人抬到警车里,非法押送到公安局,不断恐吓审问,中午不让吃饭,当天傍晚又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因老人血压高、心脏病严重,看守所拒收,这些恶警没办法,又到医院威胁医生开了假证明,重新送到看守所,当天夜里病情危重,医生连送几次药,观察守候,几天内不吃不喝,睡不了觉。后来家人才知道被关在看守所,听说身体不好,着急送礼请客、托关系,好不容易离开了看守,谁知又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终于捡了一条命,勉强回来了。这些恶警根本不顾老人的死活,这和蓄意杀人有什么区别呢?

(7)受害人:李玉德

2003年腊月26,一大帮恶警闯入李玉德家非法抄家,抢走了给儿子买汽车借来的8000元现金,并把李玉德和曹环老俩口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几个月后,又非法押送到石家庄劳教所,曹环因病重没被接受,但被非法强行送到本市洗脑班洗脑。

(8)受害人:刘桂恋

2005年11月24日,耿超、李帅、李晓峰、二豹为首,带领一大帮人闯入支方村刘桂恋家,家中只有刘桂恋一个人,正在裁剪衣服干活。这些匪徒气势汹汹冲进屋里,把所有的橱柜、箱子、床上、床下、抽屉等处,翻了个底朝天,东西扔的满地都是,干净整洁的房间,顿时一片狼藉。从厨里翻到了3100元现金,一看有钱,这些恶狼更来劲了,又从橱顶抢到了9张存折共计55000元,并威逼要出密码支取现金,抢走双卡录音机、两部手机等,得到钱财后耿超得意忘形的露出了奸诈的笑容。并把刘桂恋绑架到公安局,关在铁椅子里,严刑逼供,傍晚又押送到看守所,在严重威胁恐吓的情况下,吃不下饭,睡不了觉,身体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家人想尽办法找熟人、托关系、说好话,12月2日才表示勉强放人。

(9)受害人:孔宽新

2006年7月2日上午,孔宽新给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小人举报,耿超、李帅、李晓峰等恶警开来两辆警车,把孔宽新推搡到车里,绑架到公安局,关在铁椅子里审问,当天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除扣留几本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外,又被勒索了3000元现金。

(10)受害人:边秀娟

2006年3月2日下午,孔繁权、谢小峰等恶人非法闯入北营村边秀娟家,非法抄家,抢走现金770元,勒索家人5000元,并被绑架到看守所。

(11)受害人:李如森

2006年3月,耿超、孔繁权等恶警到大法弟子李如森家,一次抢走5000元的存折并支取了现金,后来又不断勒索了家人17000元。

(12)受害人:张同义

辛集市田家庄乡彭六佐村人,2005年4月12日,被耿超为首的一大帮恶警,强行抢走了15000元现金,搜身抢走了1200元现金,抢走密码支票一张并支取了现金,抢走电脑一部,电话两部,1000多元的新手机一部(电脑、手机都被耿超个人占有),彩电一台,录音机一台,花生油50斤,并判张同义监外执行劳教一年,他妻子李二改被判劳教三年。

(13)受害人:张同建(张同义的弟弟)

2005年4月12日,张同建和妻子被耿超等恶警抄家,抢走彩电一台,电脑一部和一部份电脑耗材,被逼迫流离失所至今。两个孩子由张同建的母亲抚养。

(14)受害人:张香珍、张婷珍、张月香(张同义的三个妹妹)

2005年9月姐妹三人同去辛集国保大队找耿超等要求要回被它们抢走的张同义家的钱物,被耿超当场非法拘留。张香珍被非法关押15天,刚回家两个月后,2005年11月20日,又被晋州市营里乡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恶警绑架到石家庄河北省会洗脑班,直至其父亲去世,2006年1月16日才被家人接回。张婷珍、张月香各被耿超非法勒索1000元现金才勉强逃出虎口。

(15)受害人:张印海(张同义的父亲)

70岁,由于耿超等恶警多次的残酷迫害,2006年1月16日含冤去世。

(16)受害人:李青珠(张同义的奶奶)

96岁,因耿超等恶警多次的抄家恐吓,被惊吓的在2005年7月去世。

(17)受害人:12名大法弟子

2006年5月25日凌晨4点,耿超、李帅等恶警,开着4辆警车,气势汹汹的闯入辛集市南智邱镇东陈庄村,非法对蔡增才、蔡满根、蔡生珠等4家破门而入进行抄家,当场抢走电视机一台、VCD三台、录音机三台,装有现金的保险柜一台等,一直把汽车装满为止。

这些败类是见钱就抢,在蔡增才家见抽屉里有2000元现金,立即装入自己的腰包,见到放有现金的保险柜,几个人费尽力气的搬上汽车,到公安局后,把十几岁的孩子蔡永青扒光衣服搜身,把仅有的4元钱抢走。四个家庭,12口人,不论老人孩子全部抓走,一个不剩。要想放人,每人交3000元钱,不交钱就送看守所关押;亲友想探视,先交300元伙食费,不交钱不让见人,看守所那样恶劣的伙食,每天交20元伙食费,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值钱的东西都搬走,能换钱的人都抓走,其他的东西被子、褥子、枕头扔的满地都是,衣橱、立柜翻了个底朝天,小学生的课本、作业本扔的满天飞舞。这些恶警走后,一位80多岁的老人看见劫后场面,流着泪说:我见过日本鬼子的扫荡,我也经历过土匪的抢劫,没想到今天的社会,又出现了这样的鬼子和土匪,他们这么不要脸,竟干出这样邪恶的丑事,这哪是保护老百姓的警察啊,是专门祸害老百姓的恶警,真是无法无天,等着老天爷收拾他们,等着遭恶报的那一天吧!

因为70岁的老人蔡生珠和十几岁的外孙蔡永青交不起6000元的巨额罚款,被强行送到石家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迫害,最后耿超等恶警强行勒索了5000元才放人。

六、结语

以上耿超、耿占峰、李帅、贾力超等恶警的犯罪事实只是冰山一角,辛集几乎所有的法轮功的修炼者都遭受过它们的迫害,它们用毒打、抢劫、勒索、绑架、非法抄家、非法送看守所、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极其下流、邪恶的手段,恣意妄为的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辛集市的善良民众百姓,犯下了滔天罪行。

依照《宪法》、《刑法》、《警察法》及相关的国际法,它们犯罪的事实,构成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侵夺财产罪、抢劫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诽谤罪、侮辱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渎职罪、徇私枉法罪、侵犯法律罪、绑架罪、虐待罪、致人死亡罪、谋杀罪、黑社会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折磨罪等罪行,是个十足的披着警服的黑社会土匪流氓团伙,数罪并罚,当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或重刑。(仅以上统计这些恶警就抢劫了平民百姓近16万元现金巨款)

各位辛集市的司法官员、各级政府领导、政府公务人员,根据以上的部份事实,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素养低下的、穿着制服的土匪、黑社会流氓分子,竟然能混进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警察部门,蔑视法律,公然破坏社会秩序,制造无数血腥的罪恶,肆意践踏公民的合法权益,在社会上制造着恐怖,威胁着社会的稳定和安宁,这是对我们辛集人民的侮辱,是当政者的耻辱,堂堂的辛集政府怎么能容忍这样龌龊、下流、低贱的败类来祸害我们辛集善良的父老乡亲呢?

请辛集市的正义领导及各级政府部门,立即出手,彻底打掉这样的流氓犯罪团伙,将它们绳之以法,这样的正义作为将名垂青史,值得万民敬仰,是顺天意,得民心的大德者所为。

各位同胞乡亲,法轮大法已洪传到世界上80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者越来越多,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欢迎和支持,仅和我们同根同祖的台湾一地,从99年的几千人已增加到现在的几十万人。

法轮功的修炼者无意于政治和权位,只是想得到一个安宁的修炼环境,就是在极其残酷的迫害中,也始终恪守“真善忍”的原则,平和的向政府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希望政府能明辨是非,停止对法轮功的蓄意迫害。

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有近百位著名的人权律师和各个组织,在全球锁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元凶,发誓要将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恶人追查到底,不论时日长短,不论天涯海角,必让它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目前在追查国际的恶人榜上的名单已经有一万多个具体迫害法轮功元凶的名字和犯罪事实,包括江泽民、罗干、李岚清等中共最高层的犯罪分子和一直到最底层的打手、恶棍,只要走出国门,就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罪名刑事起诉,并被海外法庭传讯。

法轮功的修炼者都是非常祥和的人群,非常普通的民众,和你我一样,是这场镇压将他们推到了历史舞台的前沿。是这场疯狂无理智的镇压,才使法轮功的修炼者们不得不出去讲真相,告诉同胞、父老乡亲们他们是冤枉的、被诬陷的。

是那些邪恶之徒和恶党一意孤行的疯狂迫害法轮功,根本就不肯住手,非要行恶到底。是恶党一再做恶,才使得他们去揭露恶党的真实面目、撕开了它的画皮,告诉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它到底上什么样的货色,就象我们今天揭露肆意为恶的耿超、耿占峰、贾力超、李帅等恶棍一样,是为了制止他们无度的、失去理智的、疯狂的迫害和行恶,为了彻底结束这场血腥的迫害,为了辛集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未来,才有了今天的这封控告信,才有了《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

辛集人民自古聪颖、勤奋,在这块沉淀着浓浓中华传承的悠久土地上,西来的幽灵邪灵是根本就不可能毁灭我们中华古老文明传统的,我们依然继承着我们的方言俚语,我们的家族规矩,我们的礼仪习俗,我们的道德操守,我们的勤劳聪慧,我们的正义良知,我们的浩然正气,皆来自我们神州血脉的代代相传。

回想起来,谁令我们同胞相斗、骨肉相残?谁令我们乡亲反目、邻里不宁?我们是一家人,都是辛集人,都被辛集的水土哺育着,没有仇,也没有恨,那是谁将仇恨种在乡亲的心中?是谁令他们失去理智的、疯狂的欺压、凌辱我们的同胞乡亲?这种滔天罪恶必须立即停止,必须被立即制止。

修炼的人愿意宽恕他们的罪恶,只要他们立即停止做恶,弃邪归正,弥补过错,否则天理王法决不会饶恕他们。

再一次呼吁你们的高度关注,举起你们的正义之剑,让邪恶在我们辛集的大地上毁灭消失,让正气良知充满辛集人民的心灵,造福桑梓,让良善得以扬眉吐气。皑皑浩德,足以日月同辉矣!

此致
辛集市各级司法机构、各级政府机构

辛集市全体法轮大法修炼者和他们的全体家属、亲友敬上
2006年11月8日

(注:本诉状抄报人大、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河北省各级司法机构及相关政府部门等机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2/起诉河北辛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头目耿超、耿占峰等-142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