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酒泉监狱恶行曝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通过知情人初步调查了解,酒泉监狱先后非法关押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除十人已走出这个邪恶的魔窟外,目前尚有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继续遭受迫害。

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是: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放弃真善忍信仰,强迫写思想汇报,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材料,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说话和互相来往,每个法轮功学员有三个以上犯人实行包夹,对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活动情况实行监控,每天有详细记录,每周有详细汇报,随时交恶警签阅,对不写“五书”者,采取戴铐子、关禁闭、不许睡觉、任意毒打、强迫参加生产劳动,强迫完成生产任务等各种手段进行迫害。有一名叫王文忠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期间,在恶警的残酷迫害下跳楼将腿摔断,至今仍有钢板留在腿中。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非法关押在武威监狱的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武威武警荷枪实弹押送,秘密转移到酒泉监狱。在上车之前,法轮功学员管真元被武威监狱恶警打得头破血流,昏迷不醒。上车一段时间,管真元苏醒后谴责恶警打人行为,车上法轮功学员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口号,强烈抗议恶警暴行。汽车开到酒泉监狱后,酒泉监狱所属六个监区的警察早已在监狱门口等候,法轮功学员一下车,各监区就立即将早已分配好的法轮功学员带走。从此,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就在各个监区开始了,几天之内,各监区恶警软硬兼施,利用各种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身心实行野蛮摧残。

这场迫害是酒泉监狱有计划、有准备、蓄谋已久的迫害,早在法轮功学员转移到酒泉监狱的十多天前,酒泉监狱就将法轮功学员名单分配到了各个监区、各个犯人小组。酒泉监狱召开多次会议研究迫害方案,自上而下设立了迫害机构,确定了迫害人员,将迫害任务层层落实承包到警察、犯人小组和犯人头上。全监狱由监狱长梁秋明直接操纵,副监狱长马占明具体分管迫害,监狱还设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教科,由恶警韩雪松为头目实施迫害。二零零六年初,监狱长梁秋明爬到了甘肃省监狱企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位置上,省监狱局机关处室恶警韩全利被安插到酒泉监狱监狱长位置上。梁秋明、韩全利、马占明直接操纵和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同时,酒泉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张克勤经常窜到酒泉监狱,参加迫害法轮功的会议,教唆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大肆污蔑法轮功。在恶警头目的指使教唆下,有的恶警迫害期间搬到监狱住宿,公然叫嚣;“法轮功不转化决不回家”。这些恶警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写出 “五书”,达到他们邀功请赏的邪恶目的,挖空心思、不择手段,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了解,酒泉监狱六监区是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监区,六监区监区长方向、监区教导员马文相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其它监区坚定不转化不写“五书”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转移到六监区实行迫害。六监区是一个农业监区,地点在城郊酒泉至金塔公路三公里处。六监区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郝俊、王文忠、任玉年、齐加祥、申世勇、石进祥。指使操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是恶警方向、马文相,参与迫害的还有赵福英、杨浩军、于学明等恶警。六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是,坚定信仰不配合邪恶要求,不写“五书”的不准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反省”,有的甚至被秘密关押到牲畜圈“反省”,所谓的“反省”就是采取任意邪恶手段进行迫害。 恶警指使犯人任意辱骂、任意拳打脚踢、多人围攻暴打、“倒挂”、挖眼睛、烟头烫、打火机烧、开水烫、炉钩子烫、炉钩子打、棍子打、绳子勒、捂鼻子捂嘴巴不让喘气、嘴里塞袜子塞鞋垫不让出声音喊口号、兔子塞到怀里裤裆里让兔子抓等等。另外,还有耸人听闻的“108道菜”,如“冰糖肘子”(用胳膊肘猛击前胸后背)、“爆炒腰花” (在腰子部位用拳头或胳膊肘暴打)、“穿心饺子” (用脚在胸口部位猛踏)、“手抓羊肉”(在大腿软肉上用手猛抓猛捏)……能报出“108道菜”菜名和具体“上菜”的是最邪恶最狠毒的名叫王锋的犯人。迫害手段狠毒的犯人还有程平华、陈二勇、郑力、谭龙、李冠伟、许生军等。在迫害最严重期间,方向、马文相始终在幕后指使操纵,犯人头目随时向方向、马文相汇报迫害情况,方向还宣布全监区停止生产,全部力量放在法轮功转化上,和法轮功作坚决斗争,转化任务完不成不生产,哪个犯人小组完不成任务,个个株连,全组不准看电视,不准自由活动,不准接见亲属,追究责任的同时,将法轮功学员向下个组移交,对完成迫害任务的给予计分考核奖励和物质奖励。在邪恶野蛮残暴的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有的被迫害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惨不忍睹。善恶必报是天理。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煽动教唆下,恶警们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真是人性全无,天良丧尽,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人神共愤。不惩处邪恶,天理难容!

今年上半年,甘肃省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现场经验交流会在酒泉监狱召开,一些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恶警在会上领了奖,恶警们编造谎言,在会上大谈如何无微不至关心法轮功学员,如何亲情感化法轮功学员,但对他们的残暴行为却只字不提,因为恶警们知道这些残暴行为是不能写在纸上的,这个真话是不能说的,说了就拿不上奖,这是他们假、恶、斗的本性所决定了的。这次邪恶的聚会,是甘肃省监狱系统继续迫害法轮功的又一邪恶步骤,也是甘肃省监狱局迫害法轮功难逃惩罚的有力铁证。

希望对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知情者和正义之士,勇敢地站出来揭露和曝光邪恶,呼吁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人们谴责迫害法轮功的一切暴行,提请追查国际对甘肃省监狱局和酒泉监狱恶警恶行予以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