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被邪恶所蒙蔽的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六年前,小王是我身边的一位同修,我与他住在一起,每天炼功、学法、交流,出去讲真相。分开后不久,他和我先后被邪恶绑架。他两次被非法劳教,而我被非法判刑,一判就是五年,出来后,我得知他被邪恶蒙蔽,还不清醒。他同妻子住在一起,妻子以前也修过大法,在劳教所被邪恶蒙骗后一直不清醒,状况比他还坏,当时身在武汉的我很想同他谈谈,帮帮他,让他清醒。

今年9月,我来广东打工,乘10•1放假休息,我便去了广州。一進他家门,便感觉到一些非常不好的因素夹杂在他家的空气中,让我呼吸都有些困难。他与我谈了一些他的状况,他现在在学别的东西,他妻子也是,并且他妻子一听别人谈大法,那个邪恶就上来了。后来我谈到大法中的一些现象,正的事例,他妻子在旁边听到了,连想也不想,一句话脱口而出:“别谈这些,我一听就烦”。我说:我们不带任何情绪,不带任何观念,从第三者的角度冷静的、理性的谈谈,也没什么不好吧!她便不吭声了。

晚上,她(他)们让我在他家里的小房间里休息。我开始炼功,忽然看见眼前一些花花绿绿的、五颜六色的一些邪恶的东西,在前面的一个书架周围。我立即打坐,发正念清除。完了之后,我叫小王过来,问他书架里是些什么书,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他,他像是有些吃惊,有些焦虑,也有些将信将疑。

晚上,睡梦中,我很清醒的看见一条大蛇和一条大蜈蚣(好几米长)在家乡的山坡上飘着走。我想它们要来害人了,便腾空飞起,一个掌心雷将那蜈蚣炸了个粉碎,又一个掌心雷击向那大蛇的藏身之处。第二天早上,小王和他妻子给我的感觉有些不同,在我谈及大法的好与中共的邪恶时,也不象以前那样那么反对了。早上她做她的什么早课,下午还请了一个居士,所谓的师兄到她家里去玩儿,谈一些什么摸奖之类的,还有一些末法时期宗教中的东西。他们谈了很久,期间,我很想走,但又觉的不合情理,并且如果真的走了,他们便很难再有机会清醒了。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我,千万不能让那些东西干扰了我,不能让我犯不二法门的错误。但其间我觉的很难受,就在我时不时抬头的时候,我发现她家的墙上那个佛像是金灿灿的师父的法身在那儿,正慈悲的看着我,没有作声,并且一直这样。

她们在那谈了几个小时,后来我时不时背法,时不时发正念。最后他们问了一些问题,他们的问题和疑惑之处,在《转法轮》里很容易找到答案。事后,我便跟他们讲:你们的问题大法中早就讲的很明白了,你们的疑惑之处,在《转法轮》很容易找到答案,为什么不去看看《转法轮》呢?他也答应了看,可是当他看我带过去的电子书时,我发现那干扰也非常的大。

晚上,他们约我到顶楼去玩,那些旧的邪恶势力利用他们对我发起了总攻,它们说谁谁,很坚定,被汽车撞死了;谁谁跳楼了,跳江了。谁谁怎么怎么了,都是说的一些被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一些反面例子。说叫我面对未来,真的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我当时象是一下受了很大的冲击,很快我又静下来了。我深深的知道,在这种危急时候,只能在法上认识法,只能完完全全以法为师,按师父说的去做,在大法的法理上就这件事谈自己的认识。对这些现象,大法中是如何说的,用法理去衡量。操纵他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觉的没空子可钻了,马上又转换了话题,一套一套的来,我都在法的基点上,谈自己对法的认识,自始至终我都表现的很平静、祥和。后来又谈到功能的问题,说书上如何如何说的,而她自己被抓时,跑累了就坐那儿发正念,被抓后,看守所里发正念也没有走出来,后来到了劳教所发正念也没有效果。我说:我认为老师讲的是法理,并不是具体问题都怎么去做,而是在法中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你发正念的时候是不是心里达到那么平静那么纯净呢?是不是真正的达到了无私无我的境地呢?她不做声了。

我跟他们讲了另外一件事:我小姨被非法关進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后,在一次整点发正念时,我看见许多同修们的功在劳教所里铲除邪恶,而小姨周围的邪恶却不能用神通将其铲除,于是我又深度入定,请师父加持我,帮助我,那时我的心,我周围的一切一切真的很静很静。那个场很正、很纯、很强。接下来,我便看到一个有透明身体的高层邪恶生命,用它的功在护着那些邪恶烂鬼,不让同修们的功伤及它们,我再次请师父加持、帮助,一个法轮打过去,直指那些邪恶乱鬼,而它却用它的那透明的功打我,就在它的功要碰着我身体时,身体周围立刻有一个金罩子,它的功一下就打在罩子上,那个景象就象电视里闪电一下击中一金属体一样,整个罩子上的能量就象电流一样,一道白光布满整个罩子约一寸厚,然后很快消失化掉了,它又一次向我击来,又一次这样的化掉了,而我却丝毫未伤。它马上就跑,我再一次打出法轮将它击了个粉碎,并很快清理完小姨周围的烂鬼,还有劳教所其它地方的烂鬼、邪灵。大约一个星期后,小姨便没签一个字,没按一个手印,没有半点妥协,堂堂正正的闯出了劳教所。(当然这其中更多的是师父的加持和帮助,海内外同修的协助和小姨个人的正念正行。)

她听了以后,象是受了很大的震动,好大一会儿,她才说:小舟,我认识的人中,你是修的很不错,我认识的人中,修的好的人不多,就谁谁,还有你。我很平静:我觉的自己还不怎么样,还有没有去完的心,比起那些修的好的,还是很有差距。

后来她说:我还是很感谢他(师父),他让我知道了遇事向内找。回屋子后,小王要我将师父讲法录音,还有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拷到他的电脑里面去,他妻子也要了好几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