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何看待本地犹大的问题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刊登《石家庄市米晓征遭洗脑班迫害经过》一文中提到沧州犹大王贵新疯狂迫害石家庄大法弟子米晓征的事实后,我们看到消息的人都为她感到痛惜。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已得法四、五年,“七二零”以后她曾拿出所有家产积极進京护法。后来她遭到非法拘留、非法判刑等迫害,此后因承受不住迫害而接受了中共的所谓“转化”。

她从劳教所放出已有几年,其间不断有大法弟子找到她,给她讲真相与她切磋希望她回头,从新走入正法修炼。每次她都用邪悟的那一套搪塞,说他们自己修的高。说到她无话可说的时候,她就说出了根本的执著:什么是真的?跟孩子大人在一起才幸福。当初修炼的目地不纯,带着求得个人圆满的心修炼、护法,当看不到预期的结果——在自我设定的时间里没有看到神迹的出现,在割舍不断的亲情纠缠中、在长期学不到法的迫害中,怕心、求安逸心的执著被滋养的太大,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失去了正信。

曾经去找过她的同修看到沧州那几个邪悟的经常去找她。

当我们看到《石家庄市米晓征遭洗脑班迫害经过》一文后,都认为应该曝光此事。但就曝光的力度我们的看法不同。有的同修认为应小面积曝光,只在她家附近做一做就行了,咱们的目地是为了挽救她,大面积做恐怕不好。当时只有我们三人在场,也没有就此问题深入讨论。但主要把曝光看成了针对她个人,而没有想到此事也与解体劳教所等黑窝直接相关。

昔日的王贵新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可是转化后的她如同恶魔:她用手狠狠的掐摁米晓征的锁骨、大腿窝、肋骨等敏感处,或捏她身上的肉,让她痛苦不堪;为了不让米晓征睡觉,用手拍打她身上没轻没重的,一晚上成百上千的巴掌,还用苍蝇拍打她,左膝盖大片青紫;王贵新口里除了邪悟谬论就是辱骂语言,十分恶毒;强行往她胳膊上、脖子上写侮蔑师父和大法的话。从王贵新身上我更加明白师父讲的“修炼是严肃的”这句话的份量,并在心里深深的呼唤:王贵新快醒悟吧!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已经身处深渊,赶快回来吧,不要再继续残害自己!

我想救她就要让她醒悟——当她作恶时是受旧势力的黑手烂鬼的控制而为的,不是那个先天的她,也不是真正的她,当她看到自己的恶行时也一定会震惊。师父讲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甚至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当弟子的当然也不承认。我们曝光的是邪恶不是昔日同修,我们是要救她,而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我们早就知道王贵新在做为虎作伥的事,就是由于我们曝光不够滋养了邪魔,让邪魔疯狂的控制她,一直滑到今天。这不是我们整体上有漏吗?有时我们在街上遇见她问她是否去了石家庄,她都连忙否认,不敢承认,不就是她背后的邪魔怕被曝光吗?师父不是告诉我们邪恶是最怕曝光的吗?我想:这也属于揭露当地邪恶的一项。再有沧州那几个邪悟的经常跟她在一起,互相交流邪悟的那一套,不就是找个心理安慰吗?他们不是在互相欺骗吗?

同时,揭露犹大的作恶行为,意义不仅仅是关系到挽救这几个人的事,所以不能局限在他们个人身上。因为他们转化后的恶劣表现正是中共的邪恶迫害造成的,中共把善良人变成作恶多端、心狠手毒的鬼,所以曝光犹大的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对中共劳教所、洗脑班邪恶黑窝的揭露。“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这是师父在最近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中要求我们做的,我们大陆弟子应该把其它的揭露邪恶活动都与这个目标结合起来一起做,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的同时,也从其它各个方位做好。

当然彻底解体本地劳教所这些黑窝与挽救王贵新们,还需要沧州全体大法弟子的配合,需要大家用足正念、用心的、坚定的、理智的做好。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