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困难,坚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在二零零二年得法,一个同修借大法光碟给我看,我觉的功法很好,我想买书看,但当时没有买到,同修让我先学炼功法。于是,我一个星期到炼功点先炼一次,平时有时间就在家中炼。六十岁的我终于喜得大法。

得法前,我身体有很多疾病。六、七年了,八个手指头又肿又痛,不能长指甲,右手不能举高和放在后面。两个手掌麻痹,没有感觉。右脚不能蹲。医生检查不出毛病,白白花费很多钱。现在我修炼了,无病一身轻。感谢师父。

以下是我修炼路上的点滴体悟:

一.看到师父法身

一次,当时我得法不久,在炼功点,天刚亮,另一位同修和我早到,两个人聊天,突然我看到,一个佛,穿着黄袈裟,盘腿打坐结印;接着,佛慢慢向后隐去,然后又出现在原地,又隐去,连续三次这样。我不惊奇,觉的十分自然,大法本来就是神奇的。后来,同修送来师父的照片时,我才知道,那天见到的佛就是师父的法身。

二.得法初期的考验

得法几个月以来,由于不认识华文,看书很慢。当我看到《转法轮》第三讲时,一拿起书,心里很害怕(现在知道是思想业在干扰)。两周来,我没有继续读书。我与同修讨论,同修问我怕什么。怕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觉的《转法轮》在教我做个好人,应该没有错。同修问:你看了什么?我说没有。又问我:听了什么?我回想一下说:我是做小贩生意的,遇到有病的顾客,叫其炼大法。但很多顾客对我说:中共政府打压法轮功,你不要炼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很坚定,我一定要修炼大法。我让他们看看光碟,他们不看。他们怎么不了解一下大法,就下定义呢?同修说不要怕,这应该是对你的一个考验。后来,我继续学法,就再没有怕过。同时,学大法后,身体慢慢好转。一天,我的脚突然剧疼,一个月后,才能盘腿。第二次,又犯过,很疼,不能盘腿。我知道也是考验,就想一切都随师父安排。还有,以前我喜欢唱歌,修炼后,看淡了;朋友经常拉我出去唱歌,为了多学法,我愿意更多时间呆在家里读法。正法难得,自己要精進;以后,就没有去唱歌了。

三.学法,抄法

辅导员提醒我们多学法。当时,我做小贩生意,早上我四点起床,炼功。五点开始工作,一直忙到下午两、三点,才读法,但人已经十分疲倦,我坚持读,能读多少就读多少。我文化水平不高,不认识中文字,问小孩,但常常忘记。开始,我不懂如何使用字典,向孩子请教。查字典有时用半小时还查不到一个字。然后,用本子抄下不懂的字。遇到同样的字,不懂就看。所以常常一天只能读一两页。我就这样坚持了一年,终于读完第一遍《转法轮》。第二次,我仅用了几个月读完一遍《转法轮》。现在基本认识《转法轮》上的字了。

今年五月开始用正体字抄写《转法轮》,遇到不会写的字,拿放大镜慢慢看清楚笔划,先写在纸上,练习好了,会写了,才工工整整的抄在本子上。如此,每天抄写几个小时,开始,一天大概抄两行,或一小段,现在速度慢慢加快,正抄到第五讲。通过抄法,我觉的对法理的认识比较深入,容易理解了,做事情,常常用法理认识,人的观念减少了。

四.风景区讲真相

半年前,我和同修去风景区派资料。每次去之前, 我都学法和发正念,所以正念足,心态祥和。从出门,就开始发正念,直到回来。中国游客有的人渴望知道真相,认真的听;有的人还说,你们辛苦了;有的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深,不愿听,不愿看;还说他有吃、有喝、有住,够了,什么也不需要知道;还有对我们不理解的人,还骂几句。无论他们的态度是好是坏,我都不动心,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五.去中使馆发正念

第一次,在家中,自己读 了一讲的《转法轮》,自然而然的到中使馆发正念,没有任何的人的念头。去到那里发正念,身体觉的很热,十分舒服,心态祥和。我一般连续发三次正念。后来,警察来查我的证件,给我拍照。我心不动,只是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警察离开我之前,他还和我打招呼。

六.帮助同修学中文

我得法一年时,我介绍一个朋友学大法。每天我们两人学法两个小时。她用简化字,我不会看,我对照我的正体字,读出来,给她听。她现在会读《转法轮》了。

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对师父的法理理解的更加深,更明白什么是“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最后,以师父的《转法轮》〈第九讲〉中讲到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马来西亚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