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成都市恶党人员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叫舒惠琼,今年53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寿安镇苦竹村一组。我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初十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之前,我浑身都是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体重由来的一百多斤下降到只有几十斤了,别人都说我可能活不了几天了。每个月都要去县医院看病,花了很多钱也不见效。两个女儿都在读书,家里被我拖累得一无所有,自己深感痛苦、绝望。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一天走在街上,听人说有一种什么功能祛病健身,我就想去看一看再说。去了之后才知道是“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从那以后我就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在不断的学法修心的过程中,我的身体慢慢好起来,再也不用为无钱治病犯愁了。是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救了我和我们全家,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众生!

一九九九年四月,寿安派出所的警察到我们炼功点上,说要登记我们的名字,到七月份就不准我们炼功了。接着电视、报纸、电台等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攻击。原来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不让人有好日子过。为了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可那里的警察十分邪恶,只要你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拳打脚踢、又打又骂。他们将一个名叫王如清的功友按在地上又打又踩的。我们高喊:“不准打人!”但这些恶人根本不听。

后来我们被抓到四川驻京办事处,那里的恶人更恶,象土匪一般。我们晚上没地方睡,就炼功,他们抓着就打,还把功友周才芬和铁二局的一个男功友抓出去一顿毒打。三天后又把我们送到成都戒毒所关押,让各乡政府来认领。寿安派出所干警张德顺和几个不知姓名的恶警把我叫上他们的车后,对我又打又骂,送到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八天。回到乡政府,徐元洪、彭昌华、潘启明、李福云等人不停的骂我,并说要罚几千元钱,叫家里人拿钱换人。后来见我家实在没钱,他们才叫我女儿了打了一张欠条,放我回家。这时已是七月二十日。此后徐元洪等人对我时常骚扰不断。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寿安派出所所长和两个干警到团结桥百货市场(我做小百货生意)找到我说:“你不要去北京了,你看电视里说炼法轮功的把人都烧死了。”我说那是骗人的,我去过北京,刚到广场就有便衣跟踪,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只要回答“是”,马上就绑架上警车,哪有时间去打坐炼功呢?他们几人就没话说了,最后把他们的电话号码抄给了我,我也就正好把它发到了明慧网。

乡政府也派人经常监视我,丈夫在邪恶恐吓下也不让我继续炼功了。由于自己有怕心,炼功不能保证,时常受到干扰,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甲亢病又返出来了,人又黑又瘦,苍老了许多。原通平乡治安室人员经常骚扰我。有一天中午,一位罗姓功友在路上被绑架了,徐元洪、谭长春、潘启明三人马上就到我住处打我家的铁门,我开门见是他们,我说,你们不让我炼功,你看我现在身体象木头一样,啥也做不动了,你们简直不让人活了,我要炼功,你们把我弄死都算了!他们见我身体这样,就说:“你要炼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散资料了。”说完就匆匆走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上午十点多,郫县公安有好几个干警来到寿安百货市场绑架了我,抢走了我近七百元现金,还有没送出去的几百份资料和几本书,又抄了我的家,拿走一本《转法轮》和其它大法书,还妄图搜我家里的钱,结果没找到。接连来好几次,有时家里没有人,恶人竟敢叫邻居开我家门,邻居不理睬,他们只好走了。我被关到友爱乡派出所。警察问我资料是从哪来的?我说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给我的,恶警们就对我拳打脚踢,又打又骂,打得我嘴里鲜血直流,脑子里一片空白,昏过去了。醒来后,恶警又追问我资料来源,他们用黑布把我的眼睛蒙上,几辆小车把我载到不知什么地方去审问我,这样折磨我一晚上,脚肿得连上厕所都动不了,他们见我脚肿得发亮才停止。

第二天,我女儿女婿向他们要人说:你们二十四小时没有证据就应该放人。直到下午寿安派出所来人带我回去。到了寿安派出所,见我丈夫在那里,我就觉得不大对头。一个姓肖的科长对我说,送资料给你的人在哪里住,叫什么名字,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丈夫全告诉我们了。原来同修送资料时被丈夫看见了。就这样寿安派出所去抓了这位同修李阳芳,我也被关进了拘留所。当天几个恶警提审我,要我说出我所知道的事,他们威迫恐吓我,叫我骂师父、骂大法,我说你们才是大坏蛋,他们一听便凶狠地打我、骂我,硬逼我骂大法、骂师父,由于怕心、求安逸之心我顺从了他们。当时外面有一个同修被残酷地将手铐绑在架子上灌食,我又害怕又伤心,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们把我关进了监室,我看见同修李阳芳,我心里难过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不停地流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在我修炼的道路上留下了一大污点。随之身体上所有不好的病态都返出来了。邪恶见我病情严重,就派人值班看守我,一天摸我的心脏好象停止了跳动,就认为我快要死了,就这样一个星期后才叫家人把我接回家。邪恶肖科长还经常打电话骚扰我两年多,直到今年才停止。

修炼法轮功是我的权利,是我的信仰。“信仰自由”是由宪法保证的,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半点错,而江××邪恶集团和那些恶警利用职权侵犯人权,执法犯法。我以个人几年来遭受的迫害,向联合国及各位正义之士,控诉他们对我的迫害,我特请你们以国际法的正义法规,将邪恶中共、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绳之以法,早日结束这场对人类道德良知的摧毁,对修炼人的野蛮迫害。

(注:严正声明已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