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要从身边的小事做起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有苦有甜,有辛酸也有泪水,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也艰难的走到了今天。看到其他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心里时常产生共鸣,我也早想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但由于自己认为文化低,写作能力差,直到今天才提起笔来。

师尊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刚刚发表时,我还没有体会到深意。当看到师尊发表的《再转轮》时,我才悟到凡是入过邪党组织的人都要退出。我马上和父母、女儿一起声明退出邪党组织,然后开始给我的知己朋友劝退。没想到我话刚一出口,我的朋友也没问为什么退出,就对我说:“既然你说好,那肯定好,你这么好心肠的人,只会为别人好,不会害人的。”立刻叫我给她和儿子退出邪恶的团队。我知道虽然表面上是我做的,其实是师尊做的这件事,是师尊在鼓励我。这对我以后劝三退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给我增加了信心和勇气。朋友的话也点醒了我,以后无论在生活上或工作上,我能帮忙的就帮忙,让众生看到大法弟子的真和善。

到目前为止,我已劝退了大概一百多人吧。虽然有很多人不是真正的能认清共产邪党的邪恶和退党的重要性,只是凭着对大法弟子的信任而退出的。但他们大多数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最起码不反对大法,我想这样的人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从此,我在与常人的接触中更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此时大法弟子的言行,不仅仅代表个人的行为,更重要的是代表大法的形像。现在有很多熟悉的人都是从我们的交往中、从我的言行中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破除了邪恶的谎言,从而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我的行为也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许多人的思想和行为。有的人跟我说,跟你在一起,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当自己遇到不顺心的事想发脾气时,就想,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肯定不会发脾气的,和你所承受的痛苦比这算什么事,你却从不叫苦、毫无怨言,总是乐呵呵的。

有一个人的孩子在学校受了伤,常人都让她去找老师讹点钱,使她动心了,在我的劝说下,她改变了当初的想法。她对我说如果不是你的劝说,我才不会便宜了那个老师呢。而那对老师夫妻知道这件事后,对我非常的敬重,当我告诉他们真相时,他们也退出了邪党组织。又有两个生命得救了,我真高兴。

还有和我一起上班的一个同事,她的女儿从小学到中学在学校里学习成绩一直是佼佼者,他们夫妻很自豪。我曾多次给他们讲真相,可他们表面应付,心里却听不進去。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女儿肚子疼,他们领孩子到医院去检查,一查是子宫癌晚期,真是晴天霹雳。因是独生女,他们感到生活没有希望了,几次想领着孩子,全家一块死。孩子的妈妈那段时间整天精神恍惚,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听说后赶紧去了她家,给她们送去了伍千元钱和一本《转法轮》。我对她说钱只能缓解一下紧张的经济,却救不了命,只有大法才会改变孩子的命运,只有师父才能救孩子。那时,那个女孩刚刚从医院做完手术回来,医生告诉她父母说再治也没有希望了。手术后不但病情不见好转,反而一天天恶化,下床时猫着腰走不了几步路,因为化疗头发全部脱光,脸蜡黄,身上是皮包骨。

我这一举动感动了他们一家人,当即她们娘俩决定跟我学功。孩子因站不起来就在床上坐着炼,我给她们找了师尊的炼功带,有时间我就教她们,没时间她们就照师尊的教功带炼。她对我说:我真后悔呀当初没听你的话,才使家中遭此大难,我家里已经欠了好几万块钱的账,别人都不敢再借给我钱,怕还不上,你却一点也不顾虑这些。我说这都是因为我学了大法,按照师尊的要求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才这么做的,你不要感谢我,是慈悲的师父救了你们全家,你还是感谢师父吧。你对师父感激的唯一表达方式就是多学法炼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救度受苦受蒙骗的可怜众生吧。

现在孩子的妈妈已成为坚定的大法弟子,身心都很健康。她的女儿身体已基本恢复健康,头发黑亮脸色红润,身体也胖了,又重新返回学校学习,成绩更好了。从这一件件事上让我对师尊的讲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师尊说:“在你周围的人都会受益”,“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记得,我给女儿办了退队声明后,就去找她的老师,我对女儿的老师说,我女儿不能戴红领巾,因为那不是好东西,戴上它脖子痒、难受(因为学校里规定不戴不让進学校)。老师同意了。我的一个朋友叫我给她和儿子办退队、团的声明后没告诉孩子,可是她的儿子从此以后一戴红领巾脖子就起疙瘩,不戴就好。孩子找到老师说了这件事要求不戴邪党的红领巾。

我女儿回家给我讲了这件事,我听后非常激动。我知道大法在常人中的超常体现是师尊在鼓励弟子,让弟子更明白三退的重要性。那时心里恨不得让每一个人都立刻退出邪党组织,逢人就讲,遇到痛痛快快就退出的人,心里就很高兴,这是欢喜心。遇到不愿退出的人,心里就不高兴,也不想对他再说什么,这是没耐心。对于那些退出的人各方面比较关心,不退出的人就比较冷淡,这是有分别心。如果遇到被邪党文化毒害深的人,自己不是耐心的一点点去破除他的那层壳,反而在心里把此人定性为不可救药的人,表面上对她说的话不表现出来厌恶,心里却想你等着吧,等到淘汰的那一天你后悔也就晚了。这是多么不好的一种念头啊,跟常人的不好思想有什么两样呢?我们大法弟子不是讲慈悲讲善吗?怎么会出来这么不好的思想呢?这不是邪党的毒素在自己的思想中还残留吗?这种不正的思想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还给常人加强了这种不好的念头。

后来我时时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出现不好的念头排斥它、清除它,再听到歪理邪说心里不象以前那么动气了,逐渐的改变了我的修炼环境,也很少听到那些邪恶的话了。

在劝三退的过程中也去掉了我的很多不好的心,比如着急心、听不得不好话的心。每次讲完三退,我都想一想哪句话合适,哪句话不合适,哪句话能打动人心。针对不同的年龄性格和不同的职位用不同的方式,好的方式留下、不好的去掉,我的心逐渐变得比较沉稳了。觉得可靠的人就直接劝其三退,对不太熟悉的或陌生人我就从侧面探探他的口气,中毒不深的人就劝其三退,中毒深的人不能马上劝三退的,我就告诉他退党的信息,让每一个我遇到的有缘人都知道现在世界上正发生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给这个生命以后打下得救的基础,当以后别人对其劝说三退或大潮过来时,不会象一点不知道真相那样难以接受。

今后我一定会按照师尊讲的法理修正自己的言行,多学法、学好法,不断精進,注意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从身边的小事做起,才能救度更多的被蒙蔽和毒害了的世人,才不枉师尊的慈悲苦度,才不枉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