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证实法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近期看明慧文章,看到一位同修在校园讲真相,其经验跟我相似但又有不同。又看到一位同修介绍利用破网软件讲真相,这又恰巧是我也曾用过且现在想好好善用的好方法。想想现在自己已经离开校园,不能亲自利用讲坛和校园环境讲,但自己的一些经验和好的想法写出来,也许对身为大学老师的同修有帮助,所以决定动笔。

就在动笔的一瞬间,思想中扫描了一下自己的修炼路,不禁一惊,修炼十年了,可谓老学员,这十年中有精進时的喜悦及美妙的感受,有被迫害时的惨淡及无奈。在二零零二年三一五有线电视插播后的大规模迫害中,我离开原单位,离开了自己的先生和两岁的儿子,一个人来到离家很远的城市,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一所学校,我原来的职业就是教师,我也喜欢这个职业。就这样在这所大学一呆就是四年,四年经历的东西很多,以下就如何跟学生讲真相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启发学生的善念,教学生做人

初来学校时,逃亡的恐惧感一直挥之不去,谈不上讲真相。但无论如何,我是个修炼人。自从修炼开始,我对自己个人的要求一直很严格。我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兢兢业业,对别人友善而宽容,因为我知道大法好,我就一定要别人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师父说:“我们在改造环境,不是我们在挑选环境。”(《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一个修炼人你在哪里都必须是个好人”(《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跟我接触的人都觉得我人好,比较随和。在跟同事相处时,我不图回报,尽我所能的帮助他们,这样给我自己创造了个很好的小环境。

跟学生接触时我更是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很多学生说一见到我就觉的亲切,更有学生在我的课堂上说见到我就象见到了他的妈妈。这里不是显示我修的好,而是说个人做好就能展示大法的美好,更有利于证实法,为破除学生的观念奠定好的基础。即使有学生不能接受你的观点,也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从几年的讲课中,我基本上形成了我的讲课风格:我给学生上课两条线:一条是启发学生的善念,教学生做人,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同时破除学生头脑中被灌输的邪党文化。另一条线是尽量准确的让学生掌握应该掌握的专业知识,因为学生面临继续求学和择业,这一点对学生同样重要,也是做一个好人的题中应有之意。否则只对学生和善,而专业知识自己都似懂非懂,学生不会认可的,这样的好人也是不完整的。其实只要自己有着对学生负责的想法,以上两方面都不难做到。

这里我着重谈一下第一方面。每个学期开学时,我不是急于告诉学生真相,而是真诚的与他们相处。现在的学生大多数都自我感觉良好,由于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他们很多人都很迷茫。他们没有责任感,不知道尊重别人,更多的人只注重自己的感受,而心理承受力又极差。尤其是我所在的学校,很多都是大专生,学生的素质相对较差,迟到、旷课、上课睡觉、手机响、发短信甚至说话都常见,有的学生坐姿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我没有瞧不起他们,因为这不完全是学生的错,他们是邪灵体制的受害者。

每学期从第一节课就告诉学生我不仅是他们的老师,更是他们的朋友,我告诉学生我会在讲课中给他们讲很多故事、很多道理,希望听过我的课的学生都能在学期末时有所收获。有的学生不以为然、有的学生自以为有个性,带着蔑视甚至挑衅的眼神。我不介意,按照我的计划有步骤的進行。

开学的头几周,学生的迟到、旷课、上课睡觉、手机响、发短信甚至说话都比较严重,我不厌其烦的提醒、告诫,有的学生说过几次后就好多了,有的还没改。我就严厉的讲一番道理,我也学师父,不指着一个学生批评,而是普遍的讲道理。这样既教育了学生,又给不自觉的学生以足够的面子,不容易跟学生对立。

我要学生学会尊重、学会谦卑、懂得责任感。当个别学生多次提醒仍不自觉时,我就会严厉的批评:对那些家里经济条件好,不好好学习只想混的学生,我告诉他们没有什么资本可以怠慢,我说你家有钱你有什么自豪的,你挣过一分钱没有,今天你父母花着巨额的学费供你学习,明天你有没有本事供养你的父母,让他们也能象你今天一样衣食无忧?问的学生哑口无言,眼神的傲慢与不屑在消减。

有些人说话,多次提醒还不自觉,甚至带有蔑视和挑衅的眼神。我说:你说话就是不尊重老师,可能你觉得老师不值得你尊重。你不尊重我我不生气,我决不会跟我的学生生气,我有足够的耐心欣赏你的“表演”。(实践中我也确实这样做的)但说话的同学,你同时也不尊重其他同学,因为有人还想听课,你可能觉得别人也不值得你尊重。你觉的你家有钱有人给你安排好工作,就算家里能让你当老板,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的,你们如何能换取别人的尊重?谁又能真心的给你工作呢?你有能力守住这份财吗?你不觉的家产败在你的手上很丢脸吗?学生听完后耷拉个脑袋不做声,我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继续讲课。

在几周的磨合后,学生和我的距离开始缩减并逐渐溶洽,以后的课堂几乎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当然要得到学生的认可,除了讲道理是不够的,更需要做好,这更有说服力。我对师父的“怀大志而拘小节”(《圣者》)的法理印象很深,所以在跟学生接触中,很注重自己的言谈举止,我总是面带微笑,对任何学生我都一视同仁,在我的眼里没有坏学生。这样我也迎来了几乎所有学生的认可和爱戴。这些都是讲真相很难得的铺垫。

二、破除观念,揭露恶党

在启发学生善念的同时,我结合自己的专业在破除他们头脑中的观念。我的专业是法律,而且是法律理论。跟专业相关的很多知识都是很好破除观念的素材和讲真相的切入点,我给他们讲正义女神的故事,讲中国古代的独角兽,讲什么是真正的科学,讲爱因斯坦和牛顿的故事,讲苏格拉底和耶稣,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为什么会有舍利子,并且拿照片给他们看。

我也给他们讲迫害耶稣和基督徒给罗马带来的瘟疫,从而让他们联想到中国二零零三年的萨斯和几年来的灾害。在适当的时候再把古今中外的预言讲一遍,学生听的津津有味。

讲法律的发展史时,《九评》没出来时,就是逐个的去揭露恶党及党魁,讲刘少奇、彭德怀被打倒的历史,讲一些课本鲜为人知的故事,并介绍学生看一些好文章。《九评》出来后,就把《九评》中的内容拿出来讲,讲历次运动对中国人的迫害,特别是反右和文革期间的罪行,这些历史在很多学生头脑里都是一片空白,加上《九评》中的各种具体的数据,学生很感兴趣,说服力也很强,甚至最初的所谓有个性的学生表现的更好了。讲《九评》时,我会重点强调邪党鼓励学生告老师、揭发老师、斗老师是多么的邪恶和可耻,让学生懂得这是最可耻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就有几起老师讲真相被揭发的事情,所以我一定首先让他们明白。除了这些,在把当今各地对百姓的镇压、迫害穿插的介绍,如广东的汕尾对老百姓开枪事件、广东太石村事件、以及高智晟律师的绝食维权及其起因。

要讲的东西实在太多,光是这样讲是讲不完的。我讲的目地,除了破除学生的观念外,还在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有一次学校有个学生跳楼,过了几天,我在上课时偶尔问了一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学生都不知道,我借机又给他们上了一课,我说:你们身边的事你们都不知道,你还能知道什么。你们了解的所谓咨询都来自官方,有多少是真实的,如果一个人眼睛看到的是假的、耳朵听到的是假的,那你得出的结论能是真的吗?你们每天活在欺骗和谎言中,还觉的不错,这样活着不觉的可怜吗?

我告诉学生要拥有知情权,要把自己的视野放的远一些,我也告诉学生要学会思考,包括我讲的很多话你也可以思考,不要盲从。我这样说效果更好,学生觉的我不是强迫他们接受我的观点,反而更愿意接受。我给他们的都是好东西,学生的内心深处都是明白的,因为总有学生介绍别的同学来听课的情形。几年下来,我在学生中的口碑也特别好,有了学生的支持,我也年年都拿教学质量奖。

三、讲真相,介绍学生破网

启发学生、引导学生和揭露恶党,这些内容在我的讲课中自始至终都在贯穿着,这确实跟我的专业有联系,便于切入,但我体会,其实作为人文学科,只要有讲的愿望,切入点都不难找,哪怕找不到好的引入话题,也可以以爆炸新闻的方式从第三者角度讲,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事件。

就这样,每个学期前半个学期,我就不断的向学生渗透正的思想和观点,让学生熟悉我的讲课风格,接受我给他们精心细选的资料。所以每到期中前后,大多数学生都比较愿意听我上课(但个别浑浑噩噩的学生偶尔也有)。于是我会在大约十三周左右决定专门拿出一节课时间讲大法的真相。由于用一节课的时间讲,时间比较充足,所以我都是先讲自焚伪案,学生听完后意犹未尽,有的学生就要求讲的更多些,这样我就把大法的来龙去脉都讲一遍。

有一次,在一个班讲完一节课后,学生觉的不过瘾,一定要我再讲一节,他们都说,书上的知识他们课后自己看,我讲的东西他们都看不到,可见学生是多么渴望了解真相,于是我满足了他们的愿望,连续讲了两节课。还有一次,本来想讲,但突然觉的心态有点不稳,就不想讲了,但是有个学生带着其他学生(不是我班的),说特意来听我讲课,我一下就明白了:她是来听真相的。于是我心里不断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结果讲完后学生哗哗给我鼓掌,久久的掌声表明了学生的渴望,渴望了解真相,渴望被救度。

大规模的讲大法真相我一般每学期讲一次,然后通过课后我再利用具体时间跟个别学生沟通,有了上述基础,進一步引导学生退党就容易的多了,大多数情况下都能水到渠成。即使有个别学生不退,他们也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他们不会反感,更不会去揭发我,这一点我比较有把握。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学期到期末的时候,学生都觉的很留恋我的课堂,希望能再上我的课,再听我讲的故事和真相,但我不能总给一批学生上课,即使能再选我的课,我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讲给学生,我就想,如果他们能上网,不就会自己看了吗。于是我就想介绍学生自己上网,直接登陆海外网站。

在今年“六四”左右,邪党的网络封锁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成度,自由门和无界浏览一度不畅通,后来自由门不断升级,而无界则升级慢一些,但自由门没有办法象无界那样通过百度获得。

所以我只能在学期最后一次课上介绍学生上百度去搜索和下载无界6.8。最后那次课上完后,我说送给大家一个好东西,就是无界6.8(那时还没有8.0),让他们去百度搜索下载。但我也说了由于邪党的网络封锁加剧,可能不太好用。有个学生马上说“又能上了”,我真的好高兴。后来我反复试过,只是偶尔能上。无界8.0刚出时比较好用,现在还是不太好用。无界8.0仍然能搜到和下载,要是好用的话,就更方便了。

那时不知道介绍动态网网址,若是知道的话,写几个动态网网址在黑板上,让学生上动态网,自己下载自由门,不就更好了。前几天看同修的文章才豁然开朗,可惜我已经离开了讲坛,这里只能建议还在学校的其他同修了,但我下一步仍然是想大力传播破网方法。

我在最后一周的结束时告诉学生无界,有些同学课后找我的,我就让他们拿U盘,给他们拷自由门的最新版,并叮嘱他们及时升级。我的一个同修同事上课是在多媒体,所以给学生拷自由门相对来说比较方便。

四、多发正念,保证安全

以上的做法都是这些年摸索的,不是开始就成的。记得刚开始来学校时,学生在我的课堂上问到大法的事,我都不敢正面去讲。后来慢慢的讲点,总怕学生问我怎么知道这么多。以前在原单位时谁都知道我炼功,来到新的学校,我基本上都是以第三人的身份讲真相,当然有一部份同事知道,是我告诉他们的,也有同事有缘走進修炼的,并且很精進。加上来学校时又遇到了原来得法时的同修,所以我的修炼环境很不错。

尽管这样,在怕心重的时候,真是不敢说。后来在多学法和多发正念的前提下,逐渐试着讲,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也真的明白了师父讲的不想说的可以不说,也就不担心学生问到我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了,其实就算学生真问我,我也可以不说,何况当我没有这些想法时,谁都没有问过此类问题,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观念设置的障碍。

我修炼以来对学法一直很重视,效果也好,很少有学法发困的情形,而且不管怎么忙,我学法都没有耽误过。同时我也重视发正念。每个学期从第一次见到我的学生时起,我只要想起来,就对我的学生发正念,尤其是讲《九评》和大法真相时,发的更多些。每次集中讲大法真相时,我提前就发。我深受妈妈的启发,妈妈总发正念,她在农村每次发资料时,脚一迈出家门就不停的发正念,一路上连狗都不叫。如果偶尔出门没怎么发,到地方再发正念,狗就汪汪叫。所以我每次都提前发,而且也让同修帮着发。

到讲大法真相这节课,我都先到教室,围绕教室发几圈,甚至对先到教室的学生尽可能的单独发一遍。在讲的过程中,我一边讲一边观察每个学生的表情,对于个别阴沉着脸的学生再发。每次讲完,绝大多数学生有了正确认识,也有个别学生有些不接受,我就不断的发,同时请师父加持。

我经常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想法师父都知道。有一次,有个学生选了我两门课,我在前一门课上讲过,在另一门课针对另一班的学生还要讲,我怕这个学生有想法,就跟师父说,让这个学生今天别来了,结果他真的没来。还有一次有个学生我觉得有点把握不住,就在心里对师父说,等我讲完了他再来上课吧,结果我第一节讲完,那个学生第二节就来了。当然这两件事同时也表明我的限度和不足,如果我念能更正的话,慈悲心更大的话,也就不必这样做了。但我的能力所限,我也不想强为,我这方面的教训很深刻,所以我的做法比较保守。

上面的做法充分保障了安全,但安全的最终保障是来源于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真能做到坚信大法和师父时才是最安全的。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我的修炼深一脚浅一脚的,好的时候对法理理解的挺不错,不好的时候真的很糟糕。所以一直想写点体会,一直又觉的修的不好,没什么值得写的。看到别的同修文章对我很有启发,才决定写出上述文字,希望能对同修有帮助。不当之处在所难免,希望同修慈悲指正和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