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对钱的执著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上月底因为想赶在放假前给同修提供她要的资料,而自己又是第一次对佳能IP1600的彩色墨盒充墨,不知道红、黄、蓝三种墨水分别有对应的三个孔進行充墨(后来才知充墨之前拿根牙签每个孔试一下就知道是哪种墨水了),所以没有拿到经销商那里去,自己就充混了墨水,打印不出需要的图片了。结果到经销商那里一问,充坏的墨盒不能清洗,只能换个新的。一问价钱,一个小小的墨盒要一百五十元钱,第一反应是太贵了,老板很坚决的不肯降价。我一下有点生气,扭头就走了。

出了店门,怎么想怎么不对劲。我这是在做什么呢?我是在救度众生么?我花这点钱怎么就这么觉的心痛呢?我怎么这会儿把钱看的这么重了呢?隐约觉的这不应该是一个大法弟子的想法,也不是真的我,可是排不掉,或者说自己好象也不太情愿去掉这种念头。但是又想到答应同修的事情绝对不能办不到,大法弟子一定得信守诺言,所以很矛盾,又觉的自己在浪费时间,心里很不好过。

突然,我想起了前两天自己去买衣服,正好那套衣服就是一百五十元,可当时自己掏钱的时候非常干脆,心里还挺高兴的,买到了一件漂亮裙子还觉的这个价钱挺便宜的。再看看自己现在买墨盒时的想法,我把大法的要求摆到第几位去了呢?真是无地自容。头脑中冒出师尊讲的“仕女为荣华”的讲法(《精進要旨》<富而有德>),感觉说的就是这一刻的我。

刹那间混沌的大脑清醒起来,证实法、救众生可是任何事情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我今生今天能有机会助师正法,已经是师尊赐予我的无上的荣耀,我何其幸之又幸能成为宇宙历史中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尊的讲法一下全部回到我脑海中,心中升起了正念。然后,我干脆的一转身就回到了经销商那里,我告诉他今天买了以后还要来的,结果他倒松口又给我降了点价。

我手中拿着墨盒时,心中觉的非常笃定、踏实,高兴的直想笑,知道今天自己又过了一关。

接下来我开始想我为什么会出现开头的犹豫不决呢?以前自己看到街上可怜的乞讨者心一软都会给钱,因此以为自己对钱财的执著心已经放的很淡。现在回想起来,每次自己施舍钱后心里其实总有那么一点不舒服,总想回头看看自己扔出去的钱。施舍了钱也没有证实法,因为根本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在做其它好事时也没能说出来)、更没讲真相。除了自己家里人,对其他亲朋好友都很吝啬;除了自己认为的对自己所谓的人世前途有利的投资,其它方面都不肯花钱。原来自己对利的执著还这么强烈,根本就没有真正放下,真是“为利者六亲不识”(《洪吟》〈做人〉)。

再继续深挖下去,我找到了一颗更肮脏的执著心,觉的自己做大法的事情是最划算的“投资”──只不过花一点点钱而已,却可以得到那么高的佛的果位呀。当这么不纯的一念冒出来时,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后天受的恶党所谓邪恶社会主义经济教育灌输形成的,认为“凡事做了就一定要得到结果,否则决不浪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并非先天本性天真、纯洁、无求而自得的我,于是赶紧清除它。

再往前想,当自己按照师尊对弟子们的要求“遍地开花”建立资料点时,尽管第一念是为了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可是一路走来,却产生了觉的自己了不起的执著心,与同修说话时,有意无意的会露出我了不得的神态来,此时我已看不到同修修的好的一面、也看不到自己隐藏的很深还没有发现的执著心了。这种状态是多么可怕,再不醒悟就要偏离永远向内找的大法修炼大道了。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师尊的讲法:“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洪吟》<法轮大法>)。

最后,我想起了同修们知道我可以提供一点大法资料,都想拿钱给我。虽然我表面上一律拒收,并跟他们说如果他们有多的钱,就自己建立自己的小资料点吧,实际上却发现自己碍于面子不愿承认的私心──看着花花的钞票谁不想要啊?但要是时间长了,就担心:同修一不注意把我说给这个知道、那个知道怎么办哪?

我对自己说,看看你这些求名、求利、害怕、保护自我的私心多强吧!自己平时还老是跟这个同修比,说我这方面比她修的好;又跟那个同修比,说我比他对大法的法理认识的更清楚,你怎么就不跟师尊和“真、善、忍”大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比啦?时间真的已经少之又少了啊!自己却还那么不知精進的悠荡着,放任着自己。

文章越写到最后,就越理智,正念也越强。写修炼心得体会,真的是暴露自己隐蔽的很深的执著心的一个最好的办法,只有当你发现和正视这些执著心时,才能把它们连根拔起、更容易的清除出去。

如上所悟若有偏离大法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出不足。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