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母亲离世一事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的母亲是九六年得法的,她离世已有两年多了,一直没有想写她的想法。前几天从明慧网上看到国内邪恶又在炒几位离世老年弟子的旧闻,以诬蔑诋毁大法,毒害迷惑世人。同修建议我把母亲离世的情况写出来上网交流。因母亲已离世多日,有些时间我也记的不很清楚,不很准确,有些事只是听说,现就我所了解的一些情况和在我的层次所悟到的如实叙述如下,不足之处还请同修原谅。

一、突然离世

母亲的离世确实是很突然的。因为母亲得法时已六十二了,她确实很珍惜大法,修的很虔诚,很坚定。她从一个不识字的老人到很短的时间内能自己读所有的大法书,大法资料和《明慧周刊》,从一个病魔缠身到百病全无的健康修炼人,从洪法、去北京正法遭受迫害到给亲朋、乡亲们讲真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着大法的神奇、殊胜、博大与慈悲。给后人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母亲来到我家住了一个多月,她说因自己对孙子的情放不下被魔钻了空子,所以要离开那个环境,静下心来学学法,提高心性,调整心态,从对这个情的执著中跳出来。她还告诉我一件事,原来总觉得自己修的不错,有一天晚上的半夜,媳妇下班回家,被躲在楼道里抽大烟的给拦路打劫了,在厮打中媳妇情急敲门,自己竟因为怕心没让家人开门。后来媳妇的包被抢了,回家大哭大闹了一场,母亲羞愧难当,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别说是自家人,就是外人有难也应帮一帮,让他避一避。母亲说:“我算什么修炼人,我真该认真找一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了。”我跟母亲一起学法、交流、向内找,找出了许多不好的心。我说知道错了把心放下,站在法的基点上改了就行了,如过份的自责自卑又成了新的执著,对孙子的情一定要放下,他都十岁了,有师父管着呢。

通过学法、交流、读明慧的切磋文章,她从法理上明白了,心性提高了,状态也调整过来了。四月下旬她说要回去,当时正好有顺车,她让我一起回去,我答应与她一起走。但走的当天我有一件事没办完,怕“五一”放长假回来办晚了,就让她跟车先走,我办完事就去,当时她的状态也很好。

记得在临走前两天,她说晚上做了个梦,她在梦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把自己都喊醒了。当时想着回家是好事,我们都要返本归真,跟着师父回真正的家的,就没在意她说的话。一路上,母亲都很正常,到省城后,他们说八、九个人呢,先在宾馆吃饭,因我丈夫是去开会的,吃饭的过程中,母亲说有些不舒服,就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有些呕吐,人躺倒在沙发上,就给家里打电话,要送她上医院。母亲说:“我没病,不去医院,送我回家。”等我弟弟他们赶到宾馆,她已有些昏迷,腿也站不起来了。晚上九点,大家坚持把她送到医院急救,诊断为脑溢血,凌晨三点左右,母亲呼吸微弱,生命垂危,我妹妹给我打电话,哭着说:“姐,你快来,咱妈不行了。”我当时第一念是,母亲是修大法的人,不会有问题的。就赶紧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迫害母亲的旧势力及其一切邪恶因素。当天中午我赶到医院时,他们已经剃光了母亲的头发,准备做开颅手术。后又做了气管切开手术,母亲一直昏迷不醒,没有知觉。我们在母亲身边时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呼唤母亲快点醒过来就可回家,清除迫害她表面肉体的一切邪恶因素,可母亲一直没有醒过来。

母亲住院第五天早上六点,我坐在她床前发正念时,眼前出现一躺着的佛的形像,头在东,脚朝西,正好在床的上方,和她的身体成反方向,比她的肉体大一倍,佛像半仰半侧,眼睛微闭,显得那样慈祥、飘逸,身着白色透明轻纱,似影似幻,手腕带一白色透明的玉镯,似有色又似无色,真是美妙绝伦,在人间找不到能够形容的词汇。我只是凭感觉悟到她是一个佛体,一切都在那一刻凝固,等我回过神来,也就几十秒钟的时间。这是师父点化我,母亲已修成佛体。到住院的第九天晚上九点十几分钟,母亲离开了尘世,医院把母亲的尸体放到冰柜里。第三天早上火化前,我给母亲净脸,竟发现她的皮肤白中微透着一点红色,细嫩绵软,没有一点僵硬的感觉。

母亲离世前几天,我那十岁的小侄子很伤心,他是母亲一手带大的,也曾学过法,有时也发发正念。他说医院是杀人的,害死了奶奶。事后不久,他情绪稳定的时候告诉爷爷:在奶奶送去医院的那天晚上,他好象一下子也到了医院,看见奶奶把吊瓶的针头从手上拔下来放到桌子上,然后就走出了抢救室。他问奶奶:“你怎么把吊瓶拔了,你要到哪儿去?”奶奶也不理他,只管往医院大门口走去,他在后面追,嘴里喊着:“奶奶、奶奶!”奶奶也不理他,一出医院门,奶奶突然变了,头发变成了卷卷的,衣服变得特别鲜艳漂亮。奶奶向东面走,医院门外那一片的房子、商店、汽车站都不见了,成了一片空地,只见从天上飞下来一朵大莲花,奶奶坐上莲花飞走了。

办完母亲的丧事我回家后,一同修告诉我,母亲去世前她做了个梦:“看见大妈来了,走着走着突然间人身变成了像片,又装上了像框,在像框的右下方打出了一个名字,我没看清。在左下方打出了几个字,是某某某佛,我只看清了一个‘佛’字。”她说大妈好着呢,连佛位都有了。种种迹象表明,母亲已修成佛。

二、痛的教训

母亲离世了,虽然她已修成正果,但必定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母亲自始至终都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真可谓是“坚修大法心不动”,但为什么能够被邪恶钻了空子呢?母亲走了,这些问题已无法与她沟通交流,已无存了解她内心活动的情况,但我们活着的人要认真反思,向内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通过思考觉得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的执著或者说教训值得吸取。

一是“认为修大法了,肉身就不会死亡了”的心。乍一听这话好象也没错,可是你想多了就成了一种执著。母亲修大法时已六十多岁了,我还有一个八十多岁的奶奶也已得法,但按老家农村的风俗,要提前给老人准备棺材、寿衣等,母亲就很不以为然,觉得都修大法了,肉身不会死了,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到时肉身都转化成高能量物质修圆满跟着师父回家了,死亡丧葬都是常人中的事了,我和周围的很多同修也都有这种想法。旧势力看到我们还有这么大的一颗执著心,就给我们来个考验,我们说她修的好就让她肉身死了,看我们还修不修了。所以母亲的突然离世对周围的同修,特别是老家的一些同修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有一些同修直接就说,你母亲修的那么好,对大法那么坚定都得病“死”了,我们还能修成吗?因此有些人出现了松懈,有的对大法产生了怀疑,有的一出现病业的状态就又去了医院。在考验中没过好关,这是多大的一个漏啊!?

希望这些同修看到此文后,一定要振作起来,做好目前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要看某个人怎么样,对自己影响就这么大,记住大法弟子一定要时刻以法为师,而不是以人为师,师父要求我们怎么做的,我们就怎么去做。母亲是走了,但她的去处是好的,她正在看着我们这些还在迷中的修炼人,也希望我们能够精進,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二是对被迫害中配合邪恶的事没有及时上网声明。母亲在二零零三年时曾在我大弟弟家被邪恶找到并被强迫在一个什么书上按了手印。母亲事后对这件事很痛心,说自己被情带动,产生了怕心,怕给家人造成麻烦,所以在邪恶的胁迫下按了手印,没有做好,这是个污点。她曾让我弟弟代她上网声明作废,当时没有上网条件,过后一忙可能给忘了,没有及时声明,这又是一个不可原谅的过失,让邪恶有了迫害的借口。

三是在去医院治疗的问题上随了常人心,对师对法不坚信。母亲在修炼的八年中,不管多大的病业关都能站在法上,信师信法,从未吃药或上过医院。这次在她还意识清醒能言之时,曾明确表示:“我没有病,我不去医院,送我回家。”可是当时家人有不修炼的,还是把她送到了医院,所以才发生了她的元神拔掉针头走出医院、坐上莲花飞走的一幕。我赶到医院时曾想让她回家,又怕万一母亲与旧势力有约,或因为执著被旧势力迫害死了,家中的常人会不理解,会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我们在这种私心、人心和情的带动下显得很无奈,其实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从把母亲送到医院就等于认可了母亲就是一个病人,就降到了常人的标准。虽然每天发着正念,求师父,等着奇迹出现,试想带着这么重的人心、人情和求心,能有强大的正念吗?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所以根本的问题还是关键时刻在私和情的带动下对师对法不够坚信,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这是教训啊!

假如当时能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此事,从一开始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送母亲回家,大家围着她发正念,信师信法,不给旧势力喘息的机会,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即使母亲与旧势力有约,只要我们正念强就能完全否定它,奇迹肯定会出现。

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两年多了,她虽然修成了佛体,但必定没有走完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没有完成自己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给自己留下了一个遗憾,给我们活着的人留下了一串教训。希望看到此文的同修不要再走我母亲所走的弯路,吸取教训,认真学法,信师信法,狠挖执著,正念正行,坚定的走完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之路,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直至圆满。这也是我写此文的真正意愿,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