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向农村讲清真相是正法進程的需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在法中我明白了三界是为正法而造,地球是宇宙正法的焦点,而中国又是这场大戏的舞台,因而众多的生命纷纷下走,都希望生于大法开传的圣地。宇宙大穹中有无量无计的生命,而降生于地球的人有多少,降生于中国的人又有多少?然而事实上他们却分别代表着整个穹体中无量无计的生命、王与主,可是他们在下走中,都被旧势力左右着。旧势力是想方设法的阻碍着众生得法,更是想方设法的加大众生被救度的难度。为什么中国人大多集中在农村?为什么大法弟子又多在城市,而农村却相对较少?为什么城市里又有那么多邪恶的因素在干扰?为什么在多数农村大法弟子刚刚步入修炼,还有好多居住在农村的世人想要走近大法的时候,旧势力就迫不及待的发动了这场邪恶迫害?为什么师父想两亿人得法而旧势力则死死的卡在一亿人之内?显而易见,这是旧势力安排的,是要达到它们所要的,并从中迷惑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在不知不觉中忽视了对广大农村众生的救度,让众多的为法而来的生命被淘汰掉。

正法進程已接近尾声,在彻底结束劳教所、监狱等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彻底清除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彻底解体邪恶》)的同时,对更广大的农村众生的救度便是迫在眉睫。在农村,也许有许多人还没听到大法福音和三退的信息,头脑中依然是被邪恶的谎言所灌输的毒素;也许有许多人仅需要我们去轻轻的唤醒,而这些人,却都是在宇宙漫长的时间中下走,来到了中国这个大舞台,他们转生到了偏远的山村,他们在苦苦的等待,翘首期盼着我们去救度。

作为一名大法徒是何其幸运,也许我们觉的现在宽松了,想放松一下了,可我们解体邪恶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更有时间、更有精力,更多的去救度被谎言毒害了的生命吗?在邪恶猖獗的时候,大法弟子的确有时很被动,的确在全面救度众生、特别是救度农村众生方面有很大的难度,现在呢,邪恶少之又少了,不正是全面救度众生的大好机会吗?不是有同修看到,正法洪势冲击到地球时,师父用手、用洪大的慈悲把地球包裹了吗?师父在等什么呢?不就是因为我们修炼的不足与有许多该得救度的生命还在苦苦期盼吗?如果我们现在都达到了大法圆满的标准,该得救度的生命全部都得救了,还要师父等吗?许多方面,我们真的是在拖正法的后腿呀!

有许多同修,包括许多协调人,觉得在农村这方面已经做了许多,然而用心的程度、实际的效果如何呢?做到无漏了吗?是自己去真正用心做了,还是把重任推在了少数农村同修的身上?用心的程度有对身边众生的几成呢?真正做到放下自我、为他们生命得到救度着想了吗?还只是为了自己做好三件事而做的?

广大农村的众生只是被旧势力在距离上隔开了,然而大法弟子又怎会被人的观念障碍?只有我们真正放下心来去为这些生命着想,才能真正达到大法徒的标准。

大道无形有整体,对广大农村众生的救度更需要整体协调配合好。大法弟子各自走向农村的同时,整体上也更要做到全面无漏。师父在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中要我们“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那么全面向农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是在“救度世人”,也是在“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也是正法進程的需要。虽然邪恶即将灭尽,环境在宽松,可我们大法弟子面临的责任更重大了,给我们留下救度众生、圆满自己的时间和机会都越来越少了,在最后的时刻更需要精進。

另外补充一点,大法是圆容的,大法弟子更不能走极端,加大对农村众生救度的力度,并不意味着对城市里的众生的救度可以放松一下了,众生平等,机缘都不能错过。

我是农村弟子,有些话可能不在法上,为救度农村的广大众生而着急,请同修用法衡量,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