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非常荣幸能在今天的法会上和大家分享一些正法修炼中的体会,感谢师父日夜呵护,把我造就成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得法前我是一位教师,后因身体不好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不久正法时期就开始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心、用正念对待每一件事,几年来,我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下面是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学好法,修好自己

师父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我时时记住师父的话,把学法与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从一开始得法,我就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开始每天读一讲《转法轮》,后来增加到每天读三讲。我因从小在比较单纯的环境中长大,思想原本也比较清静,所以我一学法就能進入比较好的状态。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自己,我严肃排除在学法中的任何一个杂念,长此下来,我能在任何条件下定下来读法、炼功,为我今天在繁忙中还保持良好的学法状态打下了基础。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证实法项目越来越多,在摆放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中,我尽可能的多承担些证实法的工作,然后在忙碌中我找时间学好法,炼好功。在这过程中我认真审视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象师父要求的一样时时修心性,时时提醒自己不能流于形式。

有一段时间,证实法项目多,我放松了炼功。一段时间之后我感到体力下降,发正念的效果也不大。我意识到是我炼功没跟上,我发出一念,一定要挤时间炼功,不放纵自己的惰性,不给自己用人的观念找任何借口。师父说炼功是最好的休息。我想我可以从睡眠中挤时间。现在我每天早晨四时半起床,炼一小时静功后去派日报,利用坐车和等报纸的时间抓紧学法。近一段时间,我星期一至星期六协调新加坡领馆前的请愿,在那里,我们每半小时发一次正念,我就利用两个发正念之间的空档炼动功,这样一天下来,五套功法也炼了。每到周六、日及公众假期,我尽量争取到中联办炼功。功炼好了,正念发好了,学起法来效率也高。几年来,我坚持参加每周两次的集体学法。我的经验是当我的念一正,用本性的一面去认识的时候,师父就给铺好了一条路:没有的能力师父给了,没有的条件师父给创造了,原本路上的障碍师父给清除了,该做的事情奇迹般的做好了。

我在此举两个例子。几年前,我第一次去纽约开法会,我住的地方离中领馆很近,我坚定了一念,每天早晨要到那里炼功,我约了同修一同去。可是繁忙的一天下来,第二天早晨同修不想去了,我四点半起床,自己去了。那里是冬天,我从未到北方住过,寒冷又是我面对的一关。我知道我要放下冷热的观念,因为白天忙,等大家回到住处轮流洗澡,等一切安排妥当,已经是深夜了。但我一定要静心学法后才去休息,第二天一早照常四点半起床去领馆。有时外面还下着小雨,但我心中有法,有师父,这些困难都苍白无力,形不成阻碍。就这样,我到纽约的两周期间,天天都到领馆前去炼功。那次在纽约,我有机会三次见到师父,还在山上与师父握了手。我深深感到师父在日夜呵护着我们,给了我们一切!

我原本是一个弱女子,以前在舒适安宁的常人生活中没有什么宏大的志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但在证实法中,只要我动了正念,师父赋予了我一切能力及一个崭新生命。下面是我第二个例子。

香港每天接待大量的游客,一批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点在我们这里形成。香港半山的真相点游客非常多,但学员人手不够,起初我想我去不了。首先我不会讲普通话;其次,我每天一清早出来,我又家住九龙,晚上回家太晚,家人能接受吗?再者,我自己已经做了不少证实法的事,晚上再去讲真相,我能吃的消吗?

都是人的思想,都是为私为我的念头,而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整个修炼过程就是一个放弃执著心的过程。意识到这一点,我决定每周去半山两至三次讲真相,几年来我一直坚持下来。我讲不好普通话,我就派九评给游客看,我就多坐下来发正念,我发现正念发出的物质能弥补语言的不足,在另外的空间我可以与他们沟通,可以帮他们清理。很多游客从我手中接去资料。家人不但没有反对我,反而支持我,理解我。我先生都感慨的说:法轮功把你这么一个弱女子变成了一个坚强的人。一开始回家后,我感到筋疲力尽,现在我没有劳累感,觉的一切那么得心应手。

2.多发正念,用神的一面助师正法

我参加的第一个证实法项目是在中联办前抗议。在那里我们密集发正念,且发的时间较长,渐渐的我养成了多发正念的好习惯。大法在我们的正念中在常人这里不断显神威。

《大纪元日报》发行后,我到了金钟一带发日报。当初有些观念认为这一地区不好派。旧势力及共产邪灵惧怕主流社会的众生了解真相,千方百计的阻挠大法弟子,给我们造成一些假相,好让香港主要金融区见不到我们的报纸。同时邪恶也抑制常人,让他们麻木。在我们派日报的旁边,也增加了两份免费报纸派发,给我们救度众生造成障碍。这正是要我们用正念去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我每天站在那个天桥上,都是一个清理邪恶、救度众生的新开端,那两个小时是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两个小时,我从不敢懈怠。

早晨六点多接了日报后,上班的人流还没到,我就利用这个空档的时间挂展板,目地是让不接报纸的人有机会通过看展板了解真相。我在天桥上挂出的展板,从大法洪传到邪恶迫害,从介绍《九评》到退党。八点钟左右,行人开始多了,我一边派一边真诚的向每一个从我身边经过的众生道早安,并喊出“大纪元”三个字。师父告诉我们任何东西存在都必须有一个场,而我们做任何事都是有能量的,喊出“大纪元”三个字也是在为大纪元布场,让众生都知道这份报纸,喜欢这份报纸,阅读这份报纸。经过近两年的派发,很多上班族都成了《大纪元》的忠实读者。就连不讲中文的西人都被大法慈悲的场感化。有一位西人两次送给我金沙巧克力,鼓励我坚持下去。我还在这里遇见几位曾参与中联办阻街诬告案的律师,包括控方与辩方的律师,我都在此天桥中给了他们《九评》和大法资料。有一位律师还告诉我,他被大法弟子的精神感动,亲自去维多利亚公园派发人权单张。

警察也成了我们的好朋友。一天早晨,两位年轻警察走上天桥跟我打招呼,并告诉我他们将被调到其它地区当值。“云姐,再也不能每天早晨见到你了。”我知道大法慈悲的场感化了他们,是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对大法的感激。我给了他们带在身边的大法真相资料,他们很小心的收好并说谢谢后离去。

不久前,我在街上巧遇我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师,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说:我在报纸、电视台上看到法轮功的活动里面经常见到你,你一身正气,文天祥说“天地有正气”,你就有这种正气,我支持你们,你要继续做好。我听完后,提醒自己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3.突破人的观念与束缚,向泰国领事馆讲真相取得的成效

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一批泰国大法弟子因抗议中共恶警强暴中国女大法弟子的兽行而在泰国的中领馆前和平抗议,泰国警方由于受到中共的压力,抓捕了八名大法弟子,于是海外各地大法弟子纷纷展开了向当地泰国领事馆抗议、讲真相,要求泰国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香港大法弟子也去泰国领事馆递信,但初时遭到泰方的拒绝。

当我得知此事后,便决定在我派日报的天桥上(也是泰领事馆对面)打出了一条横幅:“泰国勿做中共帮凶,停止迫害法轮功”。横幅挂了两天后,泰领事馆的秘书出来问我为什么要打此横幅,并要求第二天约见我。我顿时悟到是师父安排我去跟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于是同修们连夜帮我准备了英文《九评》及真相资料光碟。

第二天我与两位同修交流,发完正念后去到泰领事馆里见到了这位秘书。在与她的讲话中,她一开始反复强调她们的职责就是只受理泰国人的诉求,外国人的诉求是不会理的。而且还称泰国警方拘捕有难民身份的法轮功学员是合法的。这时一位同修很平静的对她说:“联合国在泰国设有难民营,从人道这个角度来讲,任何人、任何政府都不能容忍中共恶警的这种流氓兽行。这种严重践踏人权的暴行,任何有正义良知的人和政府都应该出来说句公道话,制止这种罪恶的发生。比如南亚海啸的灾难发生后,许多国家都主动援助,送给了很多的食品和衣物去慰问异国的灾民百姓,而受灾的国家就包括泰国,这些援助难民的国家并没有因为灾难没有发生在自己本国人民身上就置之不理,相反,而是出于人类最珍贵的道义良知去关心援助异国灾民。而住在泰国的法轮功学员又何尝不是更加需要关心和帮助的呢?所以泰国政府不应该受到中共的谎言所欺骗而做出一些违背本国良心的事,更不能推卸责任称此事与你们无关。”

由于这位同修慈悲的正念深深感动了领馆秘书,她眼中含着泪花感动的接收了我们带去的所有资料,并真诚的问我们需要她怎么做。我们说:“请将资料交给领事、总领事看,请泰国政府立即释放泰国的大法弟子。”她立即用坚定的语气说:“我一定做,我会将资料寄回泰国的上级部门。”她并将传真号码、领事的电话都给了我们。通过这次讲真相,我们悟到:在给常人讲真相时,不能跟着常人的观念与思路走。正如师父说:“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得流泪。”(《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4.在新加坡驻港领事馆的和平抗议经历

在几个月前,迫害大法弟子的头子李岚清去新加坡时,新加坡的同修因去中领馆揭露与呼吁制止邪恶头子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而被亲中共的新加坡政府无理起诉。一时间海外各国的大法弟子立即展开了向当地的新加坡领事馆抗议,要求新加坡政府撤销对大法弟子的无理起诉,不要助纣为虐。在香港,我主动与同修协调去新加坡领事馆抗议的活动。我们打出:“新加坡勿做中共帮凶,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横幅,并摆出了一些图片给世人看。我当时有一念: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要做到新加坡政府对大法弟子撤诉为止。我告诉自己要发正念解体操控恶人行恶的邪灵烂鬼,清除在另外空间里的一切邪恶。师父领我们走的是一条最正的路,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七年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应该修出一颗熔化钢铁般的慈悲心来。我相信我们的抗议能唤醒新加坡政府和人民的正义良知,从而不再受中共的金钱利益所诱惑和利用,因此而毁了自己民族的未来。

今年去新加坡领馆发正念的效果比去年好的多,因为大家都很重视大法弟子被无理起诉的事,所以参与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大家整体配合的也非常好,加上持续性的发正念,使得这个场非常的祥和慈悲,感觉到能量场也很强,也吸引了很多过往车辆里的人观看我们的横幅、展板。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新加坡领事馆发正念时,突然刮起了一阵强烈大风,瞬间就把我们绑好的一条写着:“法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的横幅的四根铝棍吹断了,我悟到这明显的是干扰。同修把已吹断的四根铝棍丢進了垃圾桶里,并嘱咐另一同修明天要另带四根铝棍来填补已吹断的铝棍。第二天,当大家很快就把五个大横幅绑好之后,正准备一起发正念时,一位同修才突然发现原来他带来的四根铝棍根本就没有用到,还原封不动的摆在地上,但缺少四根铝棍的横幅原本是不可能在没有铝棍的情况下还可以绑在铁栏杆上的,但大法的超常这时就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了。我们的横幅居然可以如常的绑在铁栏杆上,大家都纷纷议论着说:真是奇迹啊!居然多了四根铝棍出来。我当时也感动的泪流满面,我深刻体会到〈师徒恩〉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的内涵,明白是师父在鼓励大法弟子更加勇猛精進。

5.用正念否定旧势力对身体的迫害

有一天,我们在新加坡领事馆前抗议,由于我们是在发正念之前,背诵三遍《论语》后才整点发正念的,这时还差三分钟就到点发正念了。一位同修说:还差三分钟,我们坐下来发正念吧。我当时对这位同修的态度不善,又不理会她的感受,坚持己见,一定要坚持把《论语》背完后才发正念,心里还发出不好的念,嫌这位同修干扰到整个场,因此导致我们之间产生了矛盾。事后,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还有一点愤愤不平,还在向外去找,不向内找自己、修自己。但就在此时,我修成的一面让我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的经文〈清醒〉中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

想到师父的这段法后,我顿感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当晚半夜,我在朦胧中调闹钟时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当时右手臂立即不能动弹。第二天根本炼不了功,发正念和派报纸还勉强可以,但都很疼痛。连学法都思想不集中,学不入脑,状态甚差。过了一星期后,我感到自己状态不妥,被邪恶钻了空子,使我处于不精進的状态已经一个星期了。我认识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应该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于是我在炼功时心中产生一念:一定要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不要承认它,也不要认为是自己的业力,因为它已经干扰到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了,所以是决不能承认它的。当我发出这一念的时候,炼功时的巨痛似乎在慢慢消减,这时,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功炼完,一定要冲破重重干扰,决不要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很快,我的状态又恢复正常了。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