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发正念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我以前对发正念认识不清楚,往那一坐就发出强大的恨和强烈的报复心、争斗心,结果心不静,老跑题。往那一坐就胡思乱想。后来就盼时间,再后来就觉的自己没有正念,发也白发,一点作用都没起,慢慢的减少了发正念的次数。甚至全球发正念时也好象走过场:立掌时手倒、打大莲花手印时手合在一起了。因为邪恶就是一步一步的往下拽你,让你慢慢的正念全无,最后达到它们的目地。

直到有一天被邪恶抓去,在迫害中,我持续发出强大的正念想解体一切迫害我的邪恶,但对表面的形势并没有起到丝毫抑制作用。这时,我不断的背法,不断的调整自己发正念的心态,可是迫害还是那样的凶猛:往鼻子里灌芥末水、逼着说出资料来源、协调人是谁、认不认识某某同修。当时我心里坚守一念:决不能做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非常坚定的不配合邪恶的要求。

从早上八点半持续到下午两点多,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心里的压力很大,想什么时候是个头。邪恶威胁我:不说就没完。可是这时我怎么也找不到执著在什么地方了,是什么地方有漏了,为什么会被出卖,什么心促成的呢。身体越来越承受不住,手被铐在背后大背铐本来就疼痛难忍了,还把手举的高高的突然向下一拉,骨头都象脱节了一样痛。

我心里不断的求师父,同时不断的发正念、背法。因为平时背法特别多,一下想起师父的《大法坚不可摧》和《去掉最后的执著》,认识到:这种被动受迫害状态,还是自己的怕心促成的,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去做好。

于是,我把眼一闭,心一横,就象什么都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浑身紧绷的神经都松下来了,什么都没有了。当时肉身表现就是昏迷,但是我非常清醒。这时邪恶说:“你就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法轮功死了也没人知道,死也白死。”同时跑到二楼拿来笤帚蔑儿往鼻子里捅、往耳朵里捅。我一动不动,也不痛。这时我手铐打开了,拉着手来回上下运动也没痛。他们的一个头说把我放下来吧,才把脚上的锁和身上的锁都打开。

这个心就这样一想,邪恶马上停止了对我的迫害,一下子真正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看护着我。只要能悟到、做到心不动,一切魔难师父都能帮你解决。

同时,在我被迫害期间,大法弟子发正念、上网曝光邪恶、打电话讲真相,家里的三个妹妹(是同修)去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分局、街道、刑警队、司法局到处去找、去要人。在家里发完正念就去找有关部门,同时讲真相,有时一天去几个地方。后来一个办案员到我爱人那说:“我求求你,你跟法轮功说说,别给我打电话了,我都付不起电话费了,再说我也没抓他,我也没打他。我知道法轮功都挺好的……”后来这个警察真的明白了,没有再做坏事。

就这样,我在第二十一天时回家了。十多天后身体一切恢复正常,感谢恩师。

多学法、不断的向内找:为什么我的正念不能解体邪恶,神不起来呢?达不到标准呢?我的手为什么总倒呢?师父让做的三件事,难道这件事不重要吗?为什么做不好呢?我暗下决心,做好做正手不能倒!只要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难中的大法弟子就会减轻一些迫害。认识清楚之后,在发正念时,我不断的调整心态、去掉一切不好的东西。正念足了,手也再没倒过,非常好。

最近我看到有一部份学员发正念手倒、昏昏欲睡的、手象扇子扇风一样,有时倒了半天还不知道;还有农村同修干活累了,发正念就困,睡醒了发正念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同修说坐下手结印就睡,过一会儿想立掌,一看都六点二十分了。这怎么能行呢?

在交流时,法理上也明白,但行动却没做到。让我看到这些,我就想把我自己的经历说出来,我们都应该找一找自己还有什么心没放下,都找出来去掉它,不能让师父再这样为我们操心了,能配的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清醒吧!否则不但自己的空间场清理不了,还可能干扰别人,也谈不上帮助难中的大法弟子。

自己的一点粗浅认识,悟性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