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大法学员的修炼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在风雨中能走到今天,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与点化。我几十年受邪党无神论洗脑,以前又不参加集体学法,悟性可谓差到了极点。为了点化我,师父的耐心与慈悲,胜过普天下的慈母。我大概有好几年的时间,反复做着两个梦:一个梦是大学毕业了,同学们都回家了,只剩下我一个人面对着太多的行李、太多的包袱,拿不动,回不了家。这个梦我反复做了几年,每次都一模一样,醒来只觉得奇怪,怎么又做这个梦。终于有一天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把常人中的东西看的太重了;另一个梦是要考试了,我还完全没有去复习,没有去看、去背、去准备好要考的功课,着急的不行,急的从梦中醒来,也是梦了好几年,每次梦都一样,醒来只觉得奇怪,终于有一天,我明白是师父点化我,要我快看书,现在我又突然明白还要快去背书。

有同修建议我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我一直觉得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好写的,与其他修的好的同修比起来,我经历的事不值一提。前几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考试,时间到了,我吃惊的发现还剩两道题没做。醒后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点化我,应该把修炼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互相借鉴,共同提高。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底,我母亲因为身体不好,朋友送给她一本《转法轮》的书,并告诉母亲炼法轮功对身体很好。我回娘家时,就拿起书来看,一看就没有放手,一直看到月落星沉,东方发白,用十几个小时如饥似渴的把全书浏览了一遍。第二天我就跟家人说我要学炼功。当天我和妹妹出去逛街,妹妹碰到母亲的一个朋友,妹妹突然对我说:“姐,你不是想学功吗?她就是炼法轮功的,那本书就是她给妈妈的。”并跟她说我想学功。她告诉我第二天早晨带我到公园去,有人教功。当看到我对早晨起床有畏惧的表情时,她就对着我的耳朵说:“只要想起来,就一定起的来。”果然第二天早晨我提前半小时醒了,并叫醒妹妹,我们就一起到公园去学功。至今我仍坚定的在修炼的路上走着。当初认为得法纯属偶然,现在回想起来感到真是很神奇。

刚开始炼功,遇到的第一关是抱轮。由于有颈椎病、肩周炎,我炼功一分钟都坚持不了,而周围的同修每个人都能坚持四十五分钟。有个大爷见我老是把手放下来,很严肃的对我说:“放下来就白炼,这是过关。”由于我从小到大总是受表扬,很少挨批评,当时觉得很难堪,很没面子,很长一段时间不好意思到公园炼功了,加上我性格内向,喜欢清净,不喜欢人多,使我多年来几乎处于独修的状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只是断断续续的到炼功点去炼功,不完整的听一些师父的讲法,很少参加集体学法,很少和同修交流。现在我明白这种状态其实是自己的执著心、特别是爱面子的执著心造成的,决不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要我们集体学法,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独修使我在后来的修炼道路中走了很多弯路。

得法前我百病缠身,患有严重的慢性支气管炎,长年累月的咳嗽不止,非常痛苦,还有严重的沙眼、慢性鼻炎、慢性咽炎、牙周炎、痔疮、皮炎、脚气,还有很多说不明的病症。虽然我自己曾是个临床医生,却饱受病痛折磨而束手无策,曾一度悲观厌世、万念俱灰。得法后我经常在家炼功及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使我的身体彻底改变,各种病症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或减轻。后来我说服丈夫跟我一起去炼功点炼功,我们原本有很多不和的婚姻也改善了,我的工作也越来越顺利,不知不觉中,我在大法中获得了全新的生命。

可惜当时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往往一拿起书来就犯困,便倒头大睡。直到后来我被非法关押时,发现看守所里有的常人都会背《论语》、《洪吟》,而我作为法轮功学员被抓,连《论语》都不会背,《转法轮》总共没看过三遍,真是令人惭愧。我们今天都知道了大批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的伟大意义,及他们对宇宙正法、三界和整个人类的万古永世的伟大功绩,可当时我对此全然不知。

二、正视邪恶

一九九九年7.20后,看着电视中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我根本不屑一顾,知道那都是假的,但又一直不理解同修为什么要去省政府、去北京。一方面觉得自己想炼功就炼,管别人怎么说呢!另一方面认为现在的官员哪有为老百姓考虑的,他们不会管什么对与错、是与非、黑与白的,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职位和前途,上访跟他们去反映情况是浪费时间。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同修,向她提出自己的不理解,同修一时也难说清,后来就给了我一些资料。看了这些同修证实法的资料,我受到极大的震撼,特别是看到一位同修在审判他的法庭上说:“此时此刻我不为自己辩护,我只为法轮功辩护。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我感动的泪流满面,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边痛哭一边痛恨自己的冷漠和麻木,觉得自己太差劲了,对不起师父,并下决心一定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当时师父《理性》的经文已经出来了,可惜我只看了一遍,没有看懂、看透、看明白,即对法理认识不清,又对邪恶认识不足,凭着一腔热情开始向人讲真相。突然被抓时,不知道要正念走脱,只有一念是清楚的,就是无论如何不能出卖同修,其它方面都糊涂的配合了邪恶,把本来无人知道的家暴露了,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也给自己后来的修炼带来了巨大的魔难,损失惨重,至今难以弥补。

被抓后,警察一群人轮番的逼问我,在突如其来的高压下,我不由得紧张、恐惧,对家人担心与不舍,极度的痛苦不安。幸好还记得师父讲过的一句法,就想:“我要是死了就到法轮世界里去了。”最终坚持住没有出卖同修。在被逼的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我就直接看着逼问我的警察的眼睛想:我是正义的,你是邪恶的,你最好不要做恶,我们师父是慈悲的,否则你还不够我们师父一个小指头捻的。这样想了一会儿,这个警察突然眼神慌乱,语无伦次,说不下去了。他们换一个上来再逼问,我就再看着对方眼睛想,结果亦然。当时我还不知道要发正念,只是突然感觉到师父在看着我,只要我冷静下来,正视对方,邪恶就无计可施,气焰不再;只要人心一起,为家人担心,邪恶马上就有机可乘。从那时我还知道了:不法警察在逼问我们时,没有一句话是真的,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

在看守所的一段时间里,我的心灵更是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关押我的房间有几个人是同修,都是一直证实法,或去北京上访回来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多的同修一起交流。在此之前我还自认为是无神论者,只知道这个功好,炼功可以祛病健身,从未深入的考虑过关于法、师父、修炼、佛道神等一些问题。一个当时还未修炼的常人说:“过去我只知道法轮功的功好,现在我才知道是因为里边有法。”我听了一愣,随后恍然大悟。那段时间听到看到太多大法修炼的神奇,使我对大法、对修炼有了全新的认识,也彻底变成了大法的一个粒子。

三、家庭魔难

从看守所回到家中,我激动的急于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告诉家人,没想到家人根本不听。在我回家之前他们受到了邪恶的威胁与恐吓,为营救我花了很多钱,做了一些违心的事,说了许多反对大法的话。他们不但不听我说,还希望改变我,并不允许我学法炼功,更不许我讲真相。在此之后长达几年的时间里,由于邪恶的迫害,家人出于对我人身安全的担心,和害怕自身利益受到伤害,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加上受邪恶谎言的欺骗,对我无比的气恨。我经历了从未想到的暴风骤雨、惊涛骇浪,包括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送洗脑班,母亲寻死觅活的苦苦哀求,父亲惊天动地的大发雷霆,家人异口同声的责怨,丈夫歇斯底里的毒打……。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我也努力的去跟家人讲真相。终于,有的家人渐渐的理解和明白了,不再反对我修炼了,也相信大法好了。可惜丈夫始终不肯听我讲,也不看任何真相,并障碍着他全家了解真相。几年来只要我在家,就尽量承担全部家务,不对他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他能听我讲讲真相。期间也请同修来跟他讲过真相,也一直在找自己,也经常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但始终不知误在哪里,他坚决不听我讲,且一旦发现我对外人讲,或看见我炼功学法,就拳打脚踢。我有次被打的遍体鳞伤,有次被打的鼻青脸肿,有次被打的牙龈松动、口腔出血,有次差点肋骨被打断,如果不是师父的保护与承受,我说不定真的被他打死了。最终我的婚姻还是破裂了。

我从小是个非常严格要求自己、处处追求完美的人,同时又特别胆小、怕事、懦弱和逆来顺受,从不与人打骂争吵。母亲以前认为,我最不用她担心,在学习和工作上,我只会给她带来喜,从未给她带来忧。前夫几次毒打我之后,对我说:你要是能变得世俗一些,就真的很完美了;同学和家人对我的评价是与世无争、不食人间烟火、不喜欢人情世故、弱不禁风、多愁善感。用大法来衡量,其实我所谓的追求完美也是为私为我、对名利情的执著。如今,几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许多做常人时无法忍受的高压、恐吓、威胁、屈辱、痛苦、魔难和打击,我没有倒下,反倒越来越坚韧了,也越来越平和了,这无不归功于大法的威力与威德,因为我的生命已经永远无法与大法分开了。

师父告诉我们,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以前在婚姻的矛盾中,始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万般苦恼。现在通过学法和静下心来找自己,我渐渐的发现,除了邪恶的干扰和前世的因缘外,我确实存在着许多没有放下的执著:

一个最大的执著就是对家人总是感到非常的愧疚和自责。总是想家人反对大法是因为我被抓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和痛苦,总想是自己没做好才导致丈夫反对大法,总把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每次越向内找,越觉得是自己害了家人。这种强烈的愧疚和自责,使我心如刀绞、极度痛苦。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很清楚,就操控着丈夫或我身边的人,极力加强我的这种执著,不断的对我進行指责、抱怨、挖苦、讽刺,使我万分难过、不能自拔,想以此来摧垮我的意志。我以前总想,不管我的婚姻是什么样的因缘,这么大的法是无所不能的,一定可以善解我的婚姻,一定是我没做好才导致婚姻的破裂。离婚后我还常想能不能挽回对大法的负面影响。像《修道人与鹿》的故事里的那只鹿一样,它一直严重的干扰着我的修炼。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种愧疚和自责是情,是人心,是心里放不下的东西,是强烈的执著心。我一定要放下这种情、这种人心、这种执著、这种负面的不纯净的东西,决不能把这种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

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我现在坚信哪怕以前我真的没有做好,哪怕婚姻已经破裂,大法仍是无所不能的,仍能善解一切恩怨。只要我们始终不离开大法,以后做好,师父一定会给我们最好的一切。

再一个执著是带着明显的有求之心。讲真相太在乎他的反应,没有做到“做而不求”、金刚不动,没有做到不管你是什么反应,都动不了我的心,我就是要讲真相,救度你。结果每次我还没开口,就被他挡了回来,然后他不让讲就不讲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得逞了,高兴了,而我总是很失落、很沮丧。做家务事上也抱着有求之心,总希望感化他,而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总觉得我这样付出他还反对大法,时常从心中冒出不平和对他的不满。现在我明白了,有求就是私心,就是有漏。

另外一个执著是在婚姻问题上老是看别人。看到别的同修都家庭和睦,家人支持大法,支持同修,内心非常羡慕,也想努力达到这种状态。其实师父在《路》里面已经讲的很明确了:“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 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 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 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

此外,还有许多的怕心和人心。怕他的打和骂,怕他造业,怕他下地狱,怕他被销毁,及各种各样怕这怕那的人心。这些都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都不是真正的我,从现在起我坚决不要它们,坚决不承认它们,一定要做一个坦坦荡荡、无惧无畏的大法修炼者。

好长时间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前夫那么反对大法,他也是看过一遍书的,师父还给他消过业。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感到万般无奈。有一天我无意中在一个本子上看到一首唐诗:“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我一下明白了,这其实是针对我的一种考验(现在明白是旧势力安排的),看我在谗言和迁客当中,能不能坚定的走下去,“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

四、护身符

看到《明慧周刊》上有很多关于护身符的神奇事例,我也尝试着去给别人护身符。由于我受无神论的毒害极深,虽然修炼了,对护身符到底有没有用,自己也没把握。师父为此也一次又一次的给我鼓励和信心,并救度着有缘人。一个画家朋友,我看她颈椎病挺严重,帮她退了兽记后,就想给她一个护身符,让她试试,她因信基督教,开始拒绝了,我没有勉强她,给她讲了有关的故事,然后我们聊别的,她突然对我说:“你还是把那个护身符给我。我的手长期握画笔,劳损了,一直疼,怎么现在感觉不疼了。”

在一次同学会上,遇到大学毕业二十年没见的好朋友,在外地工作,匆忙中简单说了几句,给她包好一个护身符,要她一定记住上面的话,又要她退了兽记。几个月后,意外的接到她的电话说:“你给我的那个东西真灵啊!我女儿今年高考超水平发挥,考了七百多分,比她所有同学都考的好,上了重点大学,多亏了你啊!我现在都按那上面说的去做,还跟别人说其实这个功没有什么不好的。”

还有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得了喉癌,我先要她退了兽记,给她护身符时对她说:“只要你百分之百相信,就百分之百有效。”她当时就说她非常相信,过几天给我来电话说身体好些了,并向我再要了一个护身符送给她的朋友。当然还有别的事例。现在我自己对护身符的作用,决对是百分之百的相信。

五、集体学法

最近我终于参加了集体学法。一次同修之间发生了争执,我一直听,感觉双方都有一定的道理,回家的路上想为什么我会看到这种争执呢?忽然我从中看到了自己的一个执著:总是为自己辩解。我以前在与同修交流时,看着同修对我恨铁不成钢的焦急,我总是感到困惑、茫然不解、委屈,不知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其实,也许那件事本身我们不一定有多大的错,而是师父要借那件事去我们另外的心,比如说:能不能受得了委屈,不管对错能不能让别人说。

原来我觉得没什么好写的,没想到一写起来竟然有千言万语。写心得体会真的是非常好的反思过程,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修炼过程,可以发现很多的执著,也去掉了很多的执著,许多不良情绪得到释放,伴随的不好物质被清理,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变得明白了。这又一次告诉我,师父要我们做的事,一定要不折不扣的去做,要不然真的会后悔的。

以上只是我的一些经历,写出来给同修参考、借鉴,希望同修不要再走我走过的弯路,特别是一定要参加集体学法,多和同修接触、交流。我以后还想写一些讲真相的体会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