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邪恶遁形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香港学员,五年前为照顾病重的老伴回到北京居住,今年在发法轮功真相传单的时候被非法拘留,关押十五天后遣返香港。

这次出事并不偶然,自己三件事做的不好,有漏被钻了空子,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和加持,感谢同修的全力救援,使我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一)劫难中铭记法的珍贵

今年六月五日,我在香港的女儿来电话:有新经文,那是师父《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我说都印出来了。话没说完,我似乎察觉到自己的欢喜心,想起师父的经文我还没仔细读呢,觉的有点不对劲,可就是没重视起来。那几天同时有三个新学员开始炼功学法,又有一个学员准备回老家,都要资料,我做事心、欢喜心都上来了。回想起这两年几次干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轮流出现故障,都是类似的情况,放松了学法,每次干扰后自己能清醒一段时间,过后慢慢又放松了,实际上是我内心深处没把学法修心放在第一位,这个根本问题没解决,尽管三件事在做,但人心没去,效果就不是很好。这次教训可就大了,公安抄走我全部大法书、《九评》和各种大法真相资料、电脑及打印机等,我的部份亲友受到骚扰,有同修的电脑网络被封锁。魔难中我再次清醒过来,深悔自己未能充分认识大法的珍贵,给大法和同修带来严重损失。

慈悲的师父几乎每次讲法都嘱咐弟子多学法。回想五年前刚回到北京时,没联系上几个同修,就觉的很不适应,总想念在香港和同修一起助师正法的日子,其实正暴露了自己的依赖思想,虽然离开了同修这大群体,毕竟有师父的法,就靠学法,遇事首先学法,平时坚持学法、背法,在磕磕碰碰中总能得到师父的点悟,对学法的认识也逐渐在提高,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逐渐進入轨道,正念在增强。这次遇事我没有害怕,总感到师父就在身边。

在看守所的十五天里,我每天都在背法,感觉到法在加持我的正念,在给我智慧,是师父这部法领着我一步一步走出劫难,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法的珍贵,铭记心中!

(二)心中有法 邪恶遁形

出事那天下午,我如常去医院给瘫痪的老伴送饭,因为预报傍晚有雨,我提前一个小时离开医院。在回家的路上,刚往路边的自行车筐里放了几张传单,忘了那时还不到八点,一下子上来一支“小脚侦缉队”七、八个人,其中一男一女左右抓住我的胳臂,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不是师父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想到师父的诗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怕啥》)。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喊:“放开我,有话好好说,你们那么多年轻力壮的对我一个老太太动粗,不怕丢人?”那两个抓住我胳臂的松开了手,其中一人就说:“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说。”他们簇拥着我到附近商店门外台阶坐下,有的不停的打电话叫员警,有的就问我为什么要派传单,我明白,他们是要听真相,我就从传单内容开始,告诉他们退党的事北京市民应该有知情权,如果这消息可以上报纸上电视,自然不用派传单了;如果共产党真是“伟光正”,还怕人批评吗?批评不正好帮它改正吗?它不想改才害怕百姓知道真相。我告诉他们我派传单不犯法,抓我才犯法。我讲的他们都默默的听。警车来了他们又配合着员警,强行把我推上警车,送到派出所。

派出所的公安说我犯法,让我在写有“依法接受拘留”的档上签名,我让他们出示所依据的法律条文,扰攘了几个小时,他们才拿出了一个所谓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决定》,但上面没有一个字跟法轮功有关。他们说“国家定了×教那就是×教”,我说那不是法律,国家从未通过正式的法律程序来认证法轮功确实符合×教定义。首先宣称“法轮功是×教”的是江泽民在国外对记者随口说的,然后《人民日报》一篇社论大面积的强加于全国人民,这就算定性了。所以给法轮功定罪本身也是非法的。我拒绝在上面签字,他们也无可奈何,就走了,让那几个“侦缉队”的轮班看着我。

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在香港和海外传九评声援退党的情况、法轮大法洪传的情况,劝他们不要助纣为虐,他们有的说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有的表示无奈,说:“养家糊口嘛,没办法。”在那二十个小时里,除了讲真相,我便默默的发正念、背法及炼功,五套功法炼了三遍。员警出来進去的也没人干涉我。

第二天中午,又来了很多员警和便衣,他们已经抄了我的家,还把我儿子带来了,叫他劝我“配合”,我告诉儿子犯法的不是我,叫他通知女儿上网给他们曝光。

员警又拿来那文件叫我签字,我没签,员警说:“不签就得拘留。”就这样把我送到看守所。

这时我心中很平静,想着刚刚背过的一段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想看守所肯定不是我待的地方,无论去哪里都是要讲清真相救度那里可救的众生,凭正念闯出来。

在看守所的十四天里,每次里面的公安提讯我,我都看成是一次讲真相的机会,但第一次就没做好,那公安看上去很邪恶,脸蜡黄,阴沉沉的,但他问的倒都是一般的问题,如“你哪年去的香港?”“住哪?”等,问一句我答一句。我除了发正念,什么都想不起来讲,后来他问:“你要请律师吗?”我说:“不请,我要见我儿子。”他说不能见,我问为什么,他说:“这是规定。”

过了两天这管教再找我时,表现好象有点神志不清,说话语无伦次,一会说:“你要见儿子除非请律师。”一会又说:“你现在不能请律师了,因为你昨天说了不请!”我说:“监室里贴着的《被拘留人员的权利》明确规定有会见亲属的权利,你们自己的规定也不遵守吗?”他竟跳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喊:“说不能见就是不能见!你听不懂中国话?你是中国人吗?”然后他又拿出一个文件说给我延期拘留三天,要我签字。我说:“你们抓我本来就错了,拘留是非法的,还延期,我不会签的。”他喊道:“不签也延期!”又不停的重复前面那话:“你听不懂中国话……。”我看他真是心虚的胡言乱语。从那天以后这个公安没再出现。以后接触的人就比较客气。

记得师父说过这些人也是众生的一员,他们是在做人中的工作,师父对特务还在给机会,所以我谨记一边发正念铲除背后操纵他们的邪恶,一边静心听他们讲话;然后尽量针对他们的问题讲真相。他们有的说:“法轮功的功法不错,围中南海就有问题。”我就用事实讲四二五事件的前因和经过;有的说:“法理不好,导人自焚”,我便提出疑点反问他们。他们其实不是不了解真相,有的是想试探我是否会被迷惑,能否被转化等;看我清楚真相,就不再往下问了。有的是想了解更多真相的,就问一些资料中不常提到的问题。有说自焚伪案中的“陈果”肯定是炼法轮功的,我说:“自焚事件发生在法轮功被迫害后一段时间了,即使陈果真的炼过法轮功,那时书都被你们收了,她早已不能接触大法了,她是被你们欺骗、被你们迫害的!法轮大法明确要求学员不能杀生,也说清楚自杀是有罪的。”还有问我为什么不入佛教的,我就用曾经是佛教徒、基督徒的学员是怎么走入大法修炼的例子,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性命双修的特点。谈到我自己修炼中的变化时,一名“管教”不停的伸缩扭动她的脖子,我问:“你也有颈椎病?”她点点头,我说:“那你也炼法轮功吧。”

一天看守所里来了两个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找我谈话,他们事前就找过我的儿子游说了几个小时,然后带着我儿子写的一封十二页的长信,我大哥大嫂从美国发来的电邮来找我,企图要转化我。不过这两个人说话比较礼貌,象是探讨问题的形式,所以我就有机会给他们慢慢讲真相。

第一个话题竟是苏家屯的事,问我怎么看,我说太可怕了,我觉的很可能是真的。他们说是法轮功在炒作,这事根本不存在。我说我倒真希望它不存在,可是这么多人指证此事,如果都不属实,为什么不开放让人家進去调查呢?他们只好转话题了。

他们问我对《九评》的看法,我说:“太好了,早就该把它(共产党)的老底揭出来,《九评》做到了。”我刚说共产党杀害了中国几千万同胞,他们就转移话题了,说法轮功和“国外反华势力”搞到一起了。我问他们,如果是你自己的亲人被酷刑虐待,被性虐待,被摘取了内脏器官拿去贩卖,你会怎样?被迫害中的人抗议这种迫害,游行也好、示威也好、散发传单也好,只要是和平的,讲的是真实的东西,要求停止迫害,有什么错的呢?共产党怕别人知道它的罪恶,给中国人树立一个假想敌人,目地就是给镇压找借口,博得更多中国人的认同。他们没什么话好讲,就拿出我儿子和兄嫂的信,作最后一击。我平静的把信读完,他们迫不及待的问:“有什么感想?”我说:“我相信他们是关心我,但他们并不完全了解法轮功;他们所提的问题,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思考过,也考察过,我清楚法轮功是什么,也清楚中共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

最后他们只好说我见识广知道的也多,一时也改变不了我,以后再谈。

(三)感受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在看守所,我被关的监室里住着十四个人,有两个也是没犯法被抓進来的,一是抓卖淫的没抓够数拿她顶数的,另一个是为失地上访的老太太,其他就是吸毒卖淫打架诈骗偷窃等,十平米的监室,吃喝拉撒全在里边,互相常有冲撞,但对我却都很好。牢头告诉大家说我是“香港法轮”,大家便管我叫“法轮姨”或“大姐”。她们问我香港的情况,我就讲那里的大法弟子如何洪法讲真相。她们还让我教她们说广东话,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认真的学,还重复让我纠正。

很多人都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说炼法轮功的不欺负人、不占别人的便宜、不嫖不赌,说贪官没有炼法轮功的……我每天都可以炼完五套功法,我炼功的时候大家还自觉的为我挤出一个空间来,管教看见也不干涉。

一个曾吸毒两年的女孩说她也想炼法轮功,我说你要记住那两句话,她就背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诉她修炼是什么,她背下了“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洪吟》)。她告诉我,出去以后,不会再吸毒了。

我离开看守所的时候,伴随着和我说“再见”的,还有一个清晰的声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