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看到听到太多的同修被抓,被迫害的很严重,心里非常难过,总想怎样才能帮助同修们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时少受到或者不受到邪恶的迫害,真正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之路。

我得法晚,九九年才得法。得法才几个月就面临七二零迫害的恐怖环境,身边有人交了书,有的不想交书但又不敢保留书,我就把同修的书拿到我家,替她保管。因为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人在书在。我相信乌云遮太阳只是暂时的。我建议同修去北京证实法,没有人愿意同我去。看到邪恶想引渡师父的消息后,我叫同修一起去美国找师父,天上的神仙都要下来挡在师父前面,何况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要去挡在师父前面,用生命捍卫师父,捍卫大法。可是很遗憾因为没有钱,没有去成。我说一路走一路要饭吃。要饭要到美国去。同修却说,那得多少年呀?等你要到美国,也许事过境迁了,黄花菜都凉了。实在没有办法,没有去成。

我想告诉世人大法好,但没有资料,就自己写。买些稿纸来,夜里不睡觉写,写很多份,白天出去贴、发。但还是嫌太少。我建议甲同修买一台传真机,因这种传真机还带有普通纸复印功能。而且价格不贵,才一千二百元,还送一个康佳手机。甲同修不愿意买。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穷,当时我在工厂里第一个被整下岗,还不发下岗生活费,丈夫也不愿意养我,我连饭都吃不起了。甲同修要自己买一台旧复印机。叫我去帮忙参考参考,我就打听了一下,因发现有问题而不能买。我打电话告诉甲同修不能买,甲同修不听,自己把这台复印机买回了家。

结果,机器真的不能正常工作,甲同修又才找到了我,说机器有问题,修理,换配件等等难题。我这才带上纸张到她家和她一起去试用复印机。(因我以前上班时接触过复印机)排除了很多困难,才把复印机修好能印出资料了。我俩都带上一大包资料,分头出去散发。发了很多次了,一直没出问题,我们胆子越来越大,资料越做越多,每次出去要背一大包。甲同修有一天到公园去发,回来很高兴,说公园太好发了。第二天她还要去这个公园发,我劝她换个地方,她不愿换。结果甲同修再没有回来,后来才得知,她被警察抓去,供出了我。几天后,来了很多警察,抄了甲同修的家,把复印机也抄走了,还有很多纸,碳粉,工具,很多没有印完的经文等等。损失大啊!

那天我在女儿家照顾小孙女,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女儿把木门打开,就隔着防盗门看见外面有很多警察。她马上关上木门,对我说:“妈,是警察。”我马上说:“发正念。”我和我女儿马上往地上一坐,盘腿立掌发正念。当时我想到,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相信师父,邪恶根本动不了我。我只管发正念。外面敲门声,叫喊声,混乱的很啊。我一点也不动心,管他们叫不叫,喊不喊,我只是一片清静心在默默的发正念。不停的发正念。外边再怎么热闹、喧哗我都不动心,发正念心很静。一直发正念大约三十分钟左右,我的眼前出现一个图象,警察身后边有一个黑手烂鬼,有一米多高,我念一句解体黑手烂鬼,就看见它在扭,我念一句它扭一会儿。扭着扭着就缩小,缩小,最后就化了。当这个黑手烂鬼化了的时候,就听到一个人下楼的脚步声。紧跟着很多脚步声下楼。过了一会儿,外面一点动静没有了。我女儿起来,打开木门一看,回头对我说,没有人了,警察走了。

就这样,警察没有把我抓走。

我悟到,只要能够真正的、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邪恶是动不了大法弟子的!

只要是发自内心的、诚心诚意的信师、敬师,师父是能保护我们的,即便是被供出来了,邪恶也抓不走的。

几天以后,我去给乙同修送资料和周刊,乙同修说:“不敢要了,不再相信那些了,谁保护谁,还是自己保护自己算了。”我说:“有师父保护怕什么?”

乙同修说:“师父为什么不保护甲同修,师父真能保护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被关在牢里了。”我问她:“你看过《西游记》吗?”她说:“当然看过。”我就说:“《西游记》里孙悟空划了一个圈,叫唐僧八戒们不要走出圈子来。白骨精去抓唐僧,被圈挡住抓不了唐僧。后来因为猪八戒肚子饿,常人心起来了,硬把唐僧、沙僧劝动心,走出了圈子,唐僧才被白骨精抓走了。”

同修啊!师父是能保护我们的。师父也给我们划了一个圈,邪恶是抓不到我们的。这个圈是什么?就是《转法轮》。师父掌握着宇宙中的一切,从最微观至最宏观,这个圈能大能小,大到涵盖整个宇宙,小到围绕一个小生命。在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的紧要关头,圈就体现在明慧周刊上的那几句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为什么每期周刊都要有着几句话,因为师父讲的是法,意义深远洪大啊!象法轮一样,有法的一面,也有功的一面,能大能小,大到涵盖整个宇宙,小到围绕一个小生命,甚至更小。记得有一次,我的小孙女夜里老是哭。我把她抱起来一会儿就睡着了。把她放到床上一小会儿,她好象被吓着,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反复多次。我急得没法,想起师父,心里想“师父啊!请您帮帮小孩吧!”才想完,小孩不哭了!我看床上有黄色的光,我想,谁家用黄灯泡,黄光都照到孩子身上了。我四处看看,不见有什么黄灯。回头一看,哇!床上一个黄色的,金光闪闪的圈,把小孩围在其中。那个亮啊!我马上意识到,是师父在保护小孩呢。

写出这段经历来,希望能抛砖引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中悟一悟,增强信师,信法的信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