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洪传新加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南国的河边,伫立着一尊鱼尾狮雕像。日复一日,它迎来送往着一批批四海游客,也见证着世间的风云变幻。河边,桥下,一队中国游客走了过来,手指着不远处惊奇的喊道:“法轮功!法轮功!新加坡也有人炼法轮功?”

是的,在新加坡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一群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他们来自社会各行各业,有土生土长的南洋客,也有从他乡来到这里安家的新移民。共同的信仰把他们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修炼的团体。

法轮功是在一九九四年传到新加坡的。对于每一个新加坡法轮功学员来说,都有各自“得法,学法,修炼”的故事,在每个人走过的那条路上都有着不一样的回忆。点滴的片断慢慢就串起了法轮功在一个国家洪扬的历程。

余女士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她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一年了。她说:“我是一九九五年三月得法的,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修炼。忽然有一天我顺手拿那本书《转法轮》来看,发现里面教的很好,要去掉很多不好的心,做人要真善忍。觉的这个法很好,我就说:我要去炼。我就跟我同事讲,很多同事也来炼。九六年我们去过北京跟学员交流,他们受益很多。我想:为什么我们太迟了,不过还好,我们得到了大法。”

一九九六年三月,新加坡的法轮功学员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注册佛学会。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五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新加坡作短暂逗留时与部份学员会面。学员们告知师父,已经申请注册社团,正在等待审批。李老师在学员的请求下,欣然题词:“法轮佛学会新加坡”。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李洪志先生再次来到新加坡,出席了“法轮佛学会新加坡”社团成立大会并即席演讲,这次演讲的内容后来出版成书,名为《在新加坡法轮佛学会成立典礼上讲法》。

师父的鼓励和指导让新加坡的弟子铭记不忘,学员张女士感慨的说:“我是九五年五月一日得法的,和我先生两个人一起得法的。九六年新加坡成立佛学会,(那一天)是下午的时间,后来才知道师父有到。真的,我们新加坡真的很好,有这个荣幸,福份,师父都到了我们新加坡,包括九八年新加坡的法会,也见了师父。”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学员们在新加坡不同地区的民众联络所、居民委员会和家中举办了十几期法轮功学习班,每期都吸引了几十至百余位民众参加。弟子们学法炼功,向身边的同事和亲朋介绍大法,法轮功在新加坡迅速传播。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二十三日,新加坡法轮佛学会在新加坡世界贸易中心举办了“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有二千多名来自世界各国的学员参加,交流修炼心得。李洪志老师亲临讲法,并为学员们解答问题,讲法及解法内容也出版成书,叫作《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一九九九年一月,《转法轮》中文版在新加坡正式出版,使得更多的有缘人能够认识这一功法。

新加坡的法轮功修炼弟子中有年过八旬的长者,也有伊呀学语的孩童。在人生的舞台上,他们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工人、老板、司机、家庭主妇,教师,也有专业人员和青年学子。下面就来听听他们的故事吧。

退休人士黄先生说:“到现在修炼有七年多了。自从修炼法轮功,在生活上很多压力都没有了,家庭朋友都很和谐。很多坏习惯也放弃了。修炼法轮功后,了解了法理,做人的道理,最后放弃很多执著心,就觉的很舒服。”

七十二岁的李阿姨是一九九三年在四川重庆第一次见到了李洪志老师。她说:“在九三年九月份,师父到重庆。当天晚上老师召集了一个小型的会,接着第二天就办学习班,非常紧张、辛苦。(修炼)的益处太好了。我四十几岁的时候手脚就不灵活了,记忆力也不好。见面会当天晚上就轻松了,飘飘欲仙。换了一个人一样。过了半年多,手脚都非常灵活了。作为学员来讲,一个是感谢师父,一个是向社会上介绍,有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结合现在中共打压的残酷的情况,叫更多的人能够了解真相。”

林先生说:“我修炼五年多了,修炼大法之前,我这个心很乱。一般人都讲要发财了,我时常买马票。修大法之后,明白了法理,一切都是天定的,做人不可以有这个贪心。从此没有买马票了。生活很轻松了。”

二十四岁的钟铭刚刚从国立大学毕业,已经修炼快五年了。他告诉记者说:在他人生的低潮阶段,是法轮功解开了他的心结。《转法轮》一书让他明白提高心性的重要性,使他有更宽大的胸襟面对一切。修炼之后,他时常向大学的师生介绍法轮功的真相,改变了一些人原有的误解。钟铭希望能有更多的新加坡人从法轮大法中受益。

钟铭说:“我觉的法轮大法是很好的功法,在身心方面可以获得很大的提升。我发现新加坡人非常喜欢读自我提升的书,如何可以更有效率的工作啊,如何能自己做的更好啊。以前我也喜欢读这类读物。可是后来我发现,真正能够指导我的,影响我生命最深层的,还是《转法轮》。因为大法无边嘛。大法带有大法的内涵和力量,会系统的指导你如何修炼。现在的年轻人追求时尚,潮流,从某种角度上,是心灵迷失方向的表现。他们不知道怎样填满空缺。如果他们有机会看一看《转法轮》,就知道其实人可以生活的更有意义的,不至于这么迷茫。”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大陆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后,向海外输出舆论宣传,新加坡学员的活动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他们是如何面对压力的呢?通过采访了解到了以下情况。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国北京发生了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第二天,新加坡学员自发前往《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向编辑记者们讲清真相。其后,学员们多次前往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说明情况,并致信中共领导人、中共驻新大使等官员说明“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公开宣布镇压法轮功。在此紧急情况下,新加坡学员于次日在Westin酒店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十多家中、英语新闻机构前来采访提问,学员针对二十二日中央电视台关于法轮功的新闻发表声明,澄清中共对法轮功和李老师的诽谤诬蔑之词。同年十一月,在Carlton酒店举办首次“大法真相图片展”,并放映电视片“法轮功:真实的故事”。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中共大使馆在新加坡举办诽谤法轮大法的图片展。学员在图片展的当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向驻新的多家媒体发出声明,驳斥中共对法轮功的诋毁。下午,众多学员出现在中使馆的图展开幕式上,在中共大使等官员和上百名观众面前,当场反驳大使的发言,并且散发法轮功资料给观众,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的出现令在场的中共官员和新加坡民众十分震惊。

七年来,新加坡的法轮功学员们多次在当地中、英、淡米尔等语种报纸上刊登介绍法轮功的广告,并继续开办了二十多期免费学法炼功班至今。他们还举办了多次新闻发布会及法轮功真相电影招待会,参加世界书展等展览会,介绍《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另外,在新加坡年度大型竞走赛中,也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的黄色横幅和别开生面的腰鼓队。

法轮功学员除了自己坚持学法炼功以外,还有就是:向他人讲真相。他们向社会各界讲述法轮功是一种什么样的功法,他给修炼人和社会带来的益处,以及法轮功在大陆被迫害的事实。

一位学员介绍说:“起初的时候,我们印简介,讲中共怎么迫害,怎么讲谎言,用电台、警察啊,用种种办法迫害法轮功。我们就出来,印真相,在街上派资料给人家。有空的时候,在朋友亲戚的面前都讲真相。每个都这么做,一直坚持到现在。现在讲真相很不同了。有时打电话,传真,有很多方面,有报纸方面。有时候在鱼尾狮跟中国游客讲真相,给他们看真相材料,叫他们退党。”

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小张说:“这几年当中我们也是付出了很多,有送信啊,也有直接去跟他(议员)谈一谈。同时也有跟地区的警察局讲真相。有一次,我们晚上去一个警察局,当时有一个马来族的警察在那里值班。我们就跟他说明为什么今天会来跟你讲法轮功的真相。我说,我们就住在你管理的地区,我们也是你们的居民之一,也想达到大家互相了解的共识。我就和另一个学员谈起中共活摘器官的情况。这位警察当他了解真相之后,第一句话说:这个东西(活摘器官)太残忍了,简直不敢相信。他拿起电话来说,好不好,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打给我的上司,我必须让他知道这件事情,让他也了解真相。而且还给我们一个网址,不如你们把这个事情放在这个警察的网址,如果我们觉的有意义,我们也会让民众知道。”

讲真相的方法多种多样,因人而异。新加坡的学员们走出家门,有些人选择结伴在假日深入住宅区,叩开民众的屋门递送资料;还有人走到建筑工地、地铁站和商业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学员们也出现在旅游景点,向各国旅客讲述法轮功的真实的故事。除此以外,他们还飞去许多其它国家和地区,与别的国家的学员们一起配合。据不完全统计,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已经寄送了三十多万份资料和光盘到中国大陆,向中国同胞讲真相。

小张先生时常在假日挨门挨户向居民讲真相,他和其他同修一起这样做已经有三年多了。他介绍说,因为在二零零一年,中共制造了天安门自焚假案,使的一些新加坡居民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学员们采取上门拜访的方法是为了面对面的深入讲真相。

小张先生说:“我们是希望以这种形式能够直接让他们看到,通过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让他们了解,让他们知道我们是社会的一员,我们也有家庭,工作,也是为社会贡献。(他们的)观念就会慢慢的转变,能够了解宣传报道都不是真实的。”

张先生说,这样挨家挨户上门发材料很辛苦,有的楼房没有电梯,同修们无论年龄大小,都背着多种语言的资料上上下下,一家家一门门的去敲。张先生给记者讲了几个小故事,有一次,他上门讲真相遇到一位不理解的民众,张先生没有放弃,继续解释,情况就有了变化:“过后我们跟他進一步解释,这几年,从九九年开始,(中共)怎么用不同的酷刑折磨迫害学员,最后他的观念就开始转变,最后他说:你们不如就把这个事情更大面积的去传,因为我们新加坡人确实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这是一个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我跟一对夫妇,他们两位是基督徒。他们表示很同情:我很理解你们的情况,因为基督徒在中国也是被镇压的。最后还说,我支持你们。”

学员张女士是个美发师,她在过去几年中多次长途旅行参加海外的大法活动。

她说:“(二零零四年)去(纽约)曼哈顿讲真相,我们新加坡也好多人去了,分了好多批。我觉的,我们不分哪里,哪个国家有什么活动,有条件的我们都会过去支援的,这个是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做到的。”

另一位学员李女士有一项固定的讲真相活动:她每天清晨六点半离家搭车一小时前往著名旅游点,在那里炼功洪法,这样风雨无阻坚持下来已经有三年多了。

李女士:“向公众讲真相,尤其是中国的游客。不止是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还要向他们传《九评》,希望他们能够退出共产党。目的是救他们,因为天灭中共嘛。有些明白真相的愿意接受,他们会拿资料,他们愿意退,有少部份是当场可以退的,但是大部份不敢当面退的,会回去考虑的。鱼尾狮这个景点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好象是各民族的大舞台,各国的游客都会经过这里的。”

在新加坡,居住着数十万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建筑工人在其中占有不小的比例。几年来,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利用业余时间走访了数百个工地,为中国工人送去法轮功的真相。自从《九评共产党》问世后,传《九评》劝三退又成为学员们一项新的讲真相内容。

于女士和林先生就是到访工地的常客,于女士说:“我们生活在海外,信息流通比较方便。这地方中国人挺多的,工人学生啊挺多的。我们利用晚上业余时间,到工地给工人送报纸资料去看,我们觉的应该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中国现在到底在发生着什么,好象是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吧。”

林先生:“应该去做,因为救度中国人嘛。如果我们不去做的话,那些中国人多数不了解,都被中共蒙在鼓里。经过我们慢慢努力,他们也是有改变,有些甚至接受真相,《九评》啊,大纪元报纸,最后还有些本来不相信的,都退党了。”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新加坡学员在中共驻新大使馆门前打开了横幅,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学员王女士说:“因为今天是七二零。我今天来就是要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声援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发出我们的声音,希望世人发出良知来救援法轮功学员。”

新加坡的法轮功学员一路走来,维护自己的信仰。每年的元宵节,还有五月十三日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学员们都欢聚一堂,表达他们对师父深深的感激和修炼后的喜悦心情,同时,也向世人呼吁关注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这群修炼人的真挚与希望就在歌声和鼓声中发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