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旧势力的安排 堂堂正正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马来西亚大法弟子,几年来持续和政府、警察讲真相。面对过各种困难,在过程中通过法理来认识,我们渐渐认识到要按照这里的环境智慧的讲真相。以下是我在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希望和大家交流。

马来西亚是个东南亚的小国,在国际上没有什么影响力。政府一直以来都在国际上为马来西亚塑造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形象。在独立以后抗争过马来西亚共产党,也发生过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当时为了解决这些冲突,以及方便抓捕共产党和骚乱者,政府制定了一些法律,包括内安法令、印刷法令。

这一切走来,好象是一个国家独立后走过的历史。一切好象那么自然。但是师尊说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都不是偶然存在的,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目地。”(《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师尊讲法时一再告诉大法弟子,世界上没有事情是偶然的。我们也都知道,有些事情看上去与正法好象没有直接关系,但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着大法而动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因为马来西亚的历史和政治环境,马来西亚制定了很多违反人权的法律,人民对人权意识模糊,政府为了控制言论,也不让人民接受太多不一样的资讯,人民普遍上也没有太多的思想和集会自由。这些法律的限制和对人权意识的模糊,在讲真相活动上造成很大的障碍,是凡要展开的讲真相项目,都相对有一个法令控制,印报纸、真相资料有印刷法令控制,抗议和集会、到中使馆发正念等活动有内安法令控制,成立佛学会又有社团法令。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何突破这里环境、法律的限制出来讲真相?我们又应该如何打破这里的人民普遍上存在的观念,让他们了解大法的美好?师尊一再告诉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要智慧、理智的去做,要看他误在哪里,要顺着他的执著去讲。

我们刚开始出来跟政府讲真相,那时候他们普遍对法轮功还存有不了解的地方。他们就以国家一贯以来实施的政策来回应我们他们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态度:“那是中国的事,我们国家一直以来对外国政府都是采取中立政策,也就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不公开批评。而且我们和中国关系很好,你们不可以破坏。马来西亚不会反对你们炼功,你们在公园炼功就好,别去派发传单,别去讲中共不好。”

“你们常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我们在这里都看不见。中国的事关我们什么事?”

若跟他们讲人权,他们就说:“马来西亚有马来西亚的法律。我们的法律是这样,你们就要遵守法律。人权之外,也要遵守法律。”他们也会跟我们说:“你们可以去办活动,但一定要申请准证。”听他们的话,按照法律去申请,往往又不批。

如果我们听政府的话,遵守限制自由和人权的法律,那什么活动都无法开展。那要怎么跟世人、包括政府讲真相?

我后来认识到,这些所谓的法律,其实都是旧势力安排下来干扰正法的。即使政府人员跟我们说的所谓“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立政策”,也是用来干扰正法的。有时候我听着所有政府人员讲着这些话的时候,他们的思想和立场都是同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怎么都一模一样,好象没有了个人的思想和立场。我体会到他们都是众生,他们还活在旧宇宙的理中,被迫跟随旧势力的安排行事。而大法弟子就是要把他们从旧势力的安排与抑制中救度出来,让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了解大法的真相,切勿作出对大法不好的行为。

在我心里我否定了所有不让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旧势力安排。在人这一层次上,我们要明白什么是人权,这是天赋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剥夺。在更高的法理上,我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听师尊的话,讲真相一定要做!在讲真相时应该怎么做是看大法的需要,而不是听从法律的安排。所以我们不承认这些所谓的法律!

但是否定是在自己的一念中否定,在行为上依然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善和慈悲,决不能让警察和政府感觉我们和他们对着干,而且无论政府的压力多么大,都不退缩,坚持做师尊要我们做的事。

我们有很多活动几乎都是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跟警察争取回来的。在中使馆前抗议,通常都会来二三十个警察。警察不断的问,什么时候解散,我们就说,半个小时,请给我们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内,警察一直在看着我们,有时遇到一些不明白真相的,可能态度还不是很友善,有的学员不断的跟他们讲真相,有的学员就在这时间的夹缝内宣读文稿,负责拍摄的学员赶快拍摄。有时我们跟警察争取到半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分钟,有时候十分钟。

过程中我们尽量的跟警方配合,给予他们方便,事后还跟他们握手,谢谢他们帮我们维持秩序。警察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善良的抗议群体,很惊讶于我们的表现。到后来,警察明白我们绝对不会有暴力行为,渐渐信任我们,也明白了真相,态度比较温和了。

其实警察明白真相后,他们内心根本不想对我们采取什么行动,只是他们有工作,他们在这个国家是执法人员,他们按照法律和上头命令做事,他们都是很无奈的被旧势力抑制着,包括保安人员和政府官员都一样,他们只是按照所谓的法律在行事。作为大法弟子,师尊要我们处处为人着想,明白这是他们的工作和责任,体谅他们,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体现对他们善,为他们着想。

有时我们在某热闹的商业地段办活动,那地方是需要租用的,我们去租用,单位说要申请准证他们才会租,我们去申请准证,市政局又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先向警察申请,但是警察又告诉我们肯定不批。在所有的管道被堵住的情况下,我们只好以正念去做。在没有租借和申请准证的情况下,仍然办起来我们的活动。

有一两次,保安人员根本没来干涉,有一两次,他来了,跟我们说没有租借怎么可以办活动?要我们收拾离开,我们不断跟他们讲真相,请他们给我们十分钟,就十分钟。后来他仍一直叫我们离开,那时发言人还未宣读完文稿呢。他要打断发言人叫他停止,发言人则一面念稿,一面跟保安示意说,好,快念完了。一念完就把展板桌椅收好,马上开始游行,因为游行学员就不需要聚集在他们的地方了。就这样我们抢来了一点时间,把活动办起来了。

我们不是刻意要走形式,其实我心里也想把活动做的更久,但是每个地区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必须根据情况理智、智慧的去做。我的体会是,不是说我们跟警察、保安人员或政府官员僵持下去就是正念,而是在于我们做到什么程度能够让他们接受、理解,让他们感觉到法轮功学员坚定的信念,但又不是在跟他们对抗。整个过程,需要智慧。

所以,活动不在于说要坚持在那里抗议多少个小时,才是讲了真相,才是证实法。今天即使学员只在那里抗议了十分钟,但这是十分钟让警方和更多的人能够接受,同时又把该传达的信息传达完了(给警方、路人资料、让他们看见了横幅的信息),若他们无法接受活动继续下去,那我们就结束活动。

但是我心里从不给自己或我们办的活动划定框框,从不认为“我们就只能这样了”,而是心里非常明晰,下一次的活动就是对上一次活动的突破,下一次一定要做的更好。每一次也是一个提高自己、修自己的过程。

每一次活动在另外空间都是正邪大战,我们在中使馆前抗议、办画展和反酷刑展,渐渐的邪灵和烂鬼被清除多了,体现在这个空间,就是警察和政府渐渐人心归正,对我们很信任,在他们能力范围也尽量提供我们方便,让我们办活动。我们也再往前走,渐渐的加大力度,更大面积的办各种讲真相活动。包括在人多的地方以大银幕播放《九评》、办《九评》研讨会、声援退党游行、办亚太法会等。每一次开始办活动,我都会感到压力,在没有参照的情况下,只能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继续做下去。每次活动办完了以后,马上感觉到我们又往前突破旧势力的安排,邪恶又被我们清除了很多。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证实法环境的瓶颈,每一次突破,就是我们在清除邪恶,突破旧势力的安排,越是做下去,环境就越变的宽松,感觉到另外空间的邪灵被我们清除很多。

背后邪灵被清除很多后,世人整体对大法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改变。最近我们有一次去见一个警察高层讲真相。第一次见面,他还会问:马来西亚有多少学员?在那里炼功?你们有办公室或活动中心吗?之类的问题,但是一路走来,我感觉到那个场已经很不一样了,以前第一次见的警察在问这些问题的时候,会感觉到因为背后还有很多邪恶因素,所以那个环境是有压力的。今天警察问的还是同样的问题,但明显感觉到气氛是很宽松的,而且他感觉到法轮功是善的。因此我更体会到师尊所说的:“因为人哪还有被抑制的一面,如果抑制的因素被清除的话,今天世人对待法轮功的态度就不是这样了,就象你们当初得法那个心态是一样的拿起这部法来就知道是什么。”(《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只要我们心到位,救度众生的愿望很明确、坚定,师尊和宇宙中的正神就会来协助。而我们也真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一次,学员在人来人往的旅游景点举办反迫害游行和集会,路过的记者停下采访,然后一脸不解的问在场的学员:“奇怪,怎么警察没来驱散你们?前一天有某个人权组织也办游行,不一会儿警察就到场驱散游行民众了。”我们那次活动包括征签進行了好几个小时,连警察的踪迹都没看见。

我们有时跟警察聊天,警察跟我们说,其实他们开会都在讨论法轮功的活动。内政部也跟我们说,他们搜集了很多我们所派发的没有申请准证的传单,会考虑要不要采取行动,但无论内政部也好,警察也好,他们都不会采取什么行动的。师尊说:“人类社会是神控制的,神叫人社会乱,它不乱也不行;神要叫它稳定,它不稳定也得稳定”(《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只要我们正念足,旧势力就没有借口来迫害我们。当然这也表示,对内政部讲真相还不到位,必须做到更好。

我们也根据情况调整讲真相的重点,在底下的警察了解真相后,有时有来自上层的压力,他们出于无奈要采取行动。哪里出现问题就去哪里讲真相,于是我们设法往高层走。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暴行曝光后,我们连续去了好几次首相署呼吁政府协助制止迫害,可以感觉那里的官员态度的转变。有位首相署的高层甚至跟我们表明态度,说马来西亚不会迫害法轮功。这和当初政府对法轮功的紧张和不理解的态度已经很不一样了。但是我们相信,只要我们继续讲真相,随着天象变化,有一天马来西亚是可以为他自己选择一个更好的位置的。

我们发现,政府都了解法轮功是什么了,但对中共恶党还有看不清的地方,也对它们有恐惧。我们就在讲真相时以《九评》再配合马来西亚发生的一些中共渗透的例子,讲给政府,善心的提醒他们要小心中共。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真正的为政府好。办《九评》研讨会也针对马来西亚的情况讲给他们,让他们知道中共的邪恶对马来西亚也会造成威胁。

例如《人民日报》在马发行,马来官员和警察不知道,我们就分析给他们听中共如何利用媒体進行洗脑,让他们知道潜在的危险。后来警察就根据我们提供的消息,到售卖《人民日报》的报摊没收报纸。过后还跟学员开玩笑,你们现在还买得到《人民日报》吗?

为了让更多高层了解真相,目前我们每个星期都抽出一天时间到政府行政中心洪法,每个星期去派发传单,让他们认识法轮功。我们的想法是,就是要让大法在政府行政中心扎根,救度更多马来西亚人,整体上把马来西亚救度到未来去。

这一路走来,体会太多,自己在做好三件事中也提高很多,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感觉到师尊洪大的慈悲。在未来的日子里希望马来西亚可以做的更好。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马来西亚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