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是99年得法的,学了没几个月4-25和平上访开始了,那时刚学法,对师父的法理还理解不清,同修们纷纷到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说公道话,有同修问我去不去?我说去也行,不去也行。结果错过了证实法的好机会。以后我不断学法有了新的认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去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跟头把式的跟着师父走。

下面我谈谈在修炼中的几件小故事。

一、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儿子从小体弱多病,经常住医院,有同修说把你儿子也带到炼功点上来让他也听听师父讲法,于是我每天晚上把他也带上,女儿也带上。但学了不长时间迫害就开始了,我就在家里炼,儿子当时8、9岁,只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经常边玩边念“法轮大法好” 。

师父在《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当人破坏法的时候,当然谁也破坏不了这个法,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破坏呢?谁也破坏不了,但是呢,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讲,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应该起这个作用。”

我悟到应该把真相告诉人们,但怎么讲,从哪讲起呢?

2003年的一天,儿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记忆消失,发病时非常难受,发困、浑身没劲,一天犯好几次,我们全家都很着急。到市里的大医院一查,医生说是“癫痫”,这可把我们吓坏了,这种病除不了根,常年服药,西药副作用大,这种药医院还没有,在市里的各大药店也买不到。回家后儿子还是犯病,不修炼的丈夫建议找中医去看看。我们去了,人家出门办事去了,不在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这可能是师父点化我呢,看我怎么对待这件事,好坏出自人的一念。我立刻告诉家人:“咱也不吃药了,让师父救他吧。”我又告诉儿子:“别看妈妈能生你,但是救不了你的命,你就好好学法炼功吧。”

我就这一念,第二天儿子好了,在这之前连续一个月,每天犯病,一天犯好几次。现在我这一念让师父救他,奇迹发生了,这对我们全家来说简直不可思议,是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我感慨的对儿子说:“只有师父能救你,你得感谢师父啊!”

现在我把这经历讲给人们,我终于有话题讲真相了。

2006年的某一天,有人到家里来借切割机,孩子的爷爷(同修)忘了关电源就用剪子铰电线,(平时的切割机一按开关就可以用,380伏的电压)他一铰,“啪”的一声,闸这边冒了火,他手里的剪子烧了个大口子,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在一旁看见的人都惊叫道:“这还了得,怎么你没有事?”我说:“这是炼功的好处,当我们炼功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有师父保护。”在一旁的人都惊叹不已,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99年7-20以后正是邪恶疯狂的时候,村里每天晚上派民兵在查夜。那时人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都不理解,同修们贴的真相传单,经常有人撕掉。一次我看见有一村民用拖拉机拉着一罐水,让他儿子蹬着罐把电杆上的真相标语撕了下来,扔到地上,我看见了心里想:撕毁大法真相标语是要遭报应的。结果他们开拖拉机没走多远,拖拉机和罐就脱了节了,当时环境不好,人心重,没有给他讲真相。

回到家我想了好几天这件事,这事为什么让我看见?人们不明白真相,众生在等着我救度呢。于是我找到他,告诉他:不要撕毁真相传单,那是救人的,你让孩子撕会害了他的,“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我又讲了法轮功在去病健身这方面的奇效。不能相信电视上的造假宣传,支持法轮功给自己留条后路,我又讲了几个破坏法轮功遭报应的实际事,这次谈话他一直不吭声。他没有意识到这次事故是遭了报应了,后来别的同修也给他讲真相,他终于表示:我再也不干傻事了。我也松了口气,这个生命终于有救了。

三、去掉情的干扰 父亲终于明白真相

我的老父亲脾气古怪,在99年7-20以前曾经看过《转法轮》,由于胆子小,大法学员受迫害后就不看了,受中共谎言的蒙蔽,经常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每次回娘家都想仔细给他讲讲真相,但话刚一出口让他把我就顶了回去,火气冲天的说:“你们炼你们的,别管我。”我都丧气了,我母亲比我还没有耐心,经常说我父亲没救了等一些不负责任的话。

后来我通过学法悟到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我对母亲说:“咱不能老说淘汰淘汰的,我们是修善的,是慈悲的,咱得救他,父亲脾气怪,其实心眼不坏,就是他背后的邪灵在操纵着他,说出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来。”

我和母亲就对着他发正念,但效果不是很好,每次我到娘家父亲也不理睬我。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十五、六米长的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冲到我面前,它的大嘴一张,我感觉我的头都能伸到它的嘴里,我本能的向后一闪;当时光怕了,忘了发正念,后来再看这条大蟒蔫了,但没有死。

第二天我又到娘家去了,无意中我看到外间屋的几条桌中央放着恶首的五卷书和头象,我想这里是敬神、佛的地方,怎么能放这些东西,于是趁父亲不在家就把书、象拿走了,在半路上我把魔象摔了,书拿回家还没烧,父亲的电话就到了:我的东西你不吭一声就拿走,给我拿回来,一样也不能少,少一样别说我不客气!

当时我的怕心又起来了,各种人心也出来了,父亲被这邪灵操纵着也不怕路远、天黑,晚上9点骑自行车走了18里地到我家跟我大闹一顿。第二天晚上还不死心又来闹。

由于情在作怪,正念不足,心态不纯正,没能把父亲正过来。于是我向内找,多学法,发正念,别的大法弟子也给父亲讲真相。

终于,父亲变了,真相资料也看了,“九评”也看了,也三退了,现在我到娘家去父亲不再是横眉冷对,而是笑眯眯的迎来送往。什么事都是师父在安排,在替弟子们承担。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