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我决定拿起笔来把自己几年来修炼的路写出来与同修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一、学好法修好自己,开创修炼环境

我是九九年五月十一日得法的,“七二零”以后很多同修被迫害,我也不认识几个人,家里的学法炼功环境是我用人的办法争来的,所以我深知法的珍贵、修炼的艰难,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两三天看一遍《转法轮》,两千年后我开始背法,觉的很难背,尤其在背“遥视功能”的时候,我是对着穿衣镜背的,边背边体会。当时的环境很邪恶,单位找,丈夫骂,他骂我,我就背法。

有一次,我在南屋做饭,他又在北屋咬牙切齿的骂。我心里很难受,当时我想起师尊讲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我就一遍一遍的背经文〈何为忍〉,背《洪吟》的〈道中〉,越背心里越宽,根本听不见他在骂些什么,他大概也觉的没意思吧,他也不骂了。由于我几乎把家务活全做了,在家里很能吃苦,忍让,身体越来越好,逐渐他也扭转了自己的观念,家里的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宽松。特别是后来他亲眼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体现,现在他也正在走進大法中来。

零一年我公公来到我家,他已经八十二岁高龄,我尽全力照顾好他,每次生病都是给他请医买药,买好吃的。老人晚上经常在屋里拉,吃多了经常拉在内裤里,我不嫌脏给他洗,为他买好衣服。

中秋节我去加工月饼,人很多,正巧我公公转悠到那里。一个人大惊小怪的问我:“你就是那位老人的儿媳妇?”我说:“是呀,怎么啦?”她就当众夸起我对公公如何好来。原来我公公爱转悠,也爱与人闲唠嗑,把我对他如何好都告诉了我不认识的人。我说我能如此尽心对待老人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那时电视里对大法极尽诬陷之能事的时候,人们大都不明白真相,一听我是炼功人,人们七嘴八舌的问起我来,我一一的给人们讲明白。他们也见证了修大法的人并不是电视里宣传的那样,正好相反,都明白了真相。

在单位里我时刻注意作为一个修炼人的形像,吃苦、忍让,能为别人着想,兢兢业业的做好工作。由于我走的正,行的端,单位领导对我在单位里看书睁一眼闭一眼,同事也习以为常。尤其“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播出,我一進单位大门就有人高声大嗓的喊我,问我那是怎么回事。我就拿着《转法轮》翻开第七讲让他看,并说:“我们师父不让我们杀生,并告诉我们自杀也是有罪的,作为真正的修炼人决不会‘自焚’。”

经常有人与我大声讨论有关法轮功问题。以后我经常把资料带到单位,光明正大的给他们看。

零三年非典期间有一个同事和我说你有资料我给你去发。特别是《九评》出来以后,我给了一个同事《九评》和《江泽民其人》,另一个同事知道了以后,给我打电话迫不及待的跟我要。有一次,单位派我到两个个体公司协助办理相关手续,我也是拿着书带着资料,讲真相看书,那里的人大都明白了真相。

有一个总经理很高傲,我刚去的时候对我爱理不理的,后来也很真诚的称呼我“大姐”。正如师尊《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所说的: “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

二、坚定正念讲真相,清除邪恶救世人

从零一年开始讲真相,由于资料比较少,我就用彩色粉笔往水泥墙上写。每次都是半夜起来出去(未修炼前我胆子很小),骑着自行车看着水泥墙就写,等有人活动的时候我就回来。

我还把师父《洪吟》中如〈做人〉、〈放下执著〉、〈游岳飞庙〉及经文《法正人间预》写在墙上。世人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写上去之后不但没有人擦,而且还有人在下边又照抄了一遍。

零二年冬季第一次去远处发资料,凌晨四点起床与同修两人骑摩托车去七十里以外的小镇,(我们在坝上,很冷)天上飘着清雪,寒气袭人。自己心里发着正念,我们是去救人的,冷点没关系,要与人结善缘,不与人结恶缘。

去了之后大街小巷的走了一遍,人们开始起床的时候,我们也发完了,很顺利。以后我们就经常骑着摩托车出去。每次都是白天把资料用红纸包好,晚上出去发。有一次我们带了有一千份资料,骑摩托车去往偏远的小村去发。也不认识路,见村就发,发到夜里两点多钟。我们转了向,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这里地广人稀),也没碰到村庄。摩托车在草地行走,霜在车灯的照射下,地面上象洒了一层盐,空旷的四周黑漆漆的,而且转了三个大圈都回到原来的地方。

越是这样越需要我们静心,于是我们熄了灯,铺上雨披,坐下来炼第五套功法。与我一块出发的是一位男同修,我们往那儿一坐,我突然感到了纯净心态下救人的一种慈悲和高尚。同时也感受到了高境界中无人像的那种庄严和圣洁,真是无法形容的美好与殊胜。

就在我们炼功开始的几分钟内,好象就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突然间狗叫、牛叫、人也叫,一片嘈杂,一会儿又重归于静。我们知道在附近就有村庄,于是心里更踏实。半小时后,我们又骑着车顺利的找到村庄,又突然的分辨清楚了方向,很快的找见我们计划去的几个村庄,发完后顺利的上了路回到家。

有一次,我们刚出县城走在公路上,一辆迎面疾驰而来的轿车突然一个急转弯撞向了我们。在那一瞬间,我们的车在它面前象划了一道孤一样的闪了过去,两辆车的距离不足一尺。

到了一百里以外的地方,我们的车前带扎破了,可是在我们前面的两家就是修车的,而且在我進小卖部询问的时候,修车人也听见了,他已经睡下,又穿上衣服起来给我们修车。我们真切的感受到慈悲伟大的师尊时刻在看护着我们,同时也利用我们做的最神圣的事提高着我们的心性,升华着我们的思想境界。

有一次,我乘上了一辆从外省来的大客车,因是十月长假的最后一天,车上坐满了人。那时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刚发表不长时间,看着满车的人我急于讲真相,却找不到机会。

就在这时前边有交警拦车罚款,乘务人员很内行的下车塞给他们钱,借这件事情我讲开了真相。车上所有的人都振作起了精神,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讲的心态平稳、语言流畅。乘务人员也帮着我讲,全车一片祥和,很多人都发出会心的微笑。

我刚讲完,一个中学生站起来就给我让座。我很感动,我做的很平凡,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而且我感到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听过真相的。正象同修写的交流文章《第九张饼》一样,是很多同修都做了同样的事情,所以才有这样的效果。

三、在做资料的同时去自己的执著心

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我们在零三年初办起了自己的资料点,自己做资料。我先天有一种观念,不愿意动机器之类的东西。在同修鼓励下,通过同修耐心的教,我学会了打印、上网、下载等技术。

开始时由于怕心较重,就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经常想象迫害会发生。上网做资料的时候经常想到邪恶来了如何对应,想着自己被抓后如何如何等。

后来学习师尊的讲法,悟到自己是炼功人,自己的思维在另外空间中形成的却是一种物质,不要老是想着邪恶如何,自己是大法弟子能够制约邪恶。后来想它根本来不了,不让它破坏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我是“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我反复背法,反复去怕心,“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洪吟》〈无存〉)不让怕的物质在自己空间场内存在。

大约三个月后的一天,同修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去,我赶忙骑车过去。看到同修急的里外转圈。见我去了,告诉我说同修被邪恶抓走了。我们赶紧收拾。后来另外两位同修来了,我们共同收拾。

为了稳定同修的情绪,一边收拾,我一边哼着《普度》的曲子。把机器放到了我家,因没地方放,只好放在小房里的床上。我心里发正念,丈夫看不见(后来他回家他真的没理会)。送回去后心想不能留下同修一人在家,我又骑车过去,与同修一起学法,学着,学着,感觉一股强大的慈悲正念之场充满了整个空间,自己和同修沐浴在佛光普照中,怕的阴影被驱散。以后我们又多次挪动地方,都很安全。

在做的过程中,也暴露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如争斗心、急躁心、不宽容同修的心和没有意识到的嫉妒心。与我经常在一起的同修心性很好,可有时候她无意中做的事恰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所以我对同修经常是指责。同修不与我计较,我还以为我说的很在理。

二零零四年,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来到了我们这里,她也有很多人心。有一次,我问她一句话,她没好气的斥责我。我觉的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她为什么这样,心里很生气。冷静后想,别人这样对我,我很不高兴,那么我经常这样对待与我朝夕相处的同修应该吗?同修心里不难过吗?我走后,机器耗材等都在同修家里,同修的压力不大吗?这些事自己替同修想过吗?而且这么长时间自己浑然不觉,直到被别人触动了自己的心,才想到同修,真是惭愧死了。

我决心从此以后改掉看不惯同修的心,一定要宽容,不急躁,去掉争斗心、隐藏的嫉妒心,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使我们的场变的更加祥和。后来的这位同修,由于流离失所,心性守不住。我也下决心圆容好修炼的环境。夏天到了我默默的为她买夏天的衣服,平时心里想着她,给她买菜,送吃的,无微不至的关心她,使她能安心的在我们这里。她很会技术,担当做资料的主要责任,为证实大法做出了她应该做的。

二零零四年底,我们开始传播《九评》,我们几个人在众多同修的扶持下,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护下,几年来,资料点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考验,这期间有过同修间人心的摩擦,心性上的过关,更有过身边同修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关押的生死考验。都能够有惊无险的走到今天,靠的全是对大法的正信,同修间的相互信任,以及有了矛盾向内找,注重修自己的良好修炼环境和众同修默默无闻的奉献、正念的加持。

以后要更加走正自己的路,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用一颗最纯净的心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少给或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以上为自己所悟,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