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中遇到的“无神论”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在劝“三退”中,有的同修遇到这样的问题,就是一些受恶党邪恶文化毒害较深的和一些固执的人,相信“无神论”。而同修一开始上来就从“天灭中共 退党平安”的角度来讲真相,劝“三退”,这些人就非常难理解,包括那些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高级知识份子、年轻的既得利益者等,他们经常说的就是:考虑考虑吧,以后再说吧;有的甚至说,你们就象小孩过家家似的,很好笑;有的干脆就说,天灭中共,天是谁呀?是神,神在哪儿?

有的同修就想,是否编辑些有神的资料和小册子来给他们看,他们相信有神了,就会知道“天灭中共”,就会退出恶党的邪恶组织了。

那天遇到了一对大法弟子,是夫妇,他们都是文化程度较高的人,在商场上曾经非常成功。他们接触到的人,包括很多高级知识份子,大学的领导,甚至是恶党的书记,在他们的劝说下,纷纷退出恶党的组织,而且人数众多。

还有的老年同修,自己的同事、同学现在很多都是级别非常高的省市级领导干部,有的在职、有的退休了,而劝起“三退”来非常费劲,几乎没有退的,而且非常固执,非常难以突破。

可是大法度人不分级别高低、年龄大小、社会阅历,是普度的,看众生平等,没有分别。

虽然有些人是不可度的,这些障碍也阻挡不住大法弟子救人的信心和步伐。而关键问题是,在讲真相中、劝三退中遇到障碍时,如何能用修炼人的基点和角度来看问题,而不是再形成执著,向外求、向外找。

前几天,与同修交谈中,还感慨,现在中小城市、农村,三退的人数和规模越来越大,感觉上是超过大城市的,那就是那些地方的人比城市人单纯、受恶党文化的毒害较轻,而且那里的邪恶因素也比大城市少,环境非常好了,也就容易讲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不又形成新的执著了吗?哪里出现了问题,不就是我们修炼上还有要针对解决的问题吗?不正是要修炼人从这里修出来吗?海外大法弟子的环境较好,可是他们修炼中也会遇到类似我们大陆这样修炼中的问题,都没有捷径可走。

就象遇到的“无神论”问题,不相信有神不是关键,我们有《九评》,有大法赋予的智慧和能力,我们能让人们认识到了恶党的邪恶本质,揭开其伪装的“画皮”,让人们知道恶党的滔天罪恶,罪不容赦,有正义感的和有良知的民众一定会唾弃它的,决不会与邪恶为伍的。当然如果有一些相关有神的资料给他们看也未尝不可,但现有的条件下,也一样可以做到。那里出现了问题,那我们一定要向内找了。

而且面对面讲三退,从修炼角度来讲对修炼人也是一个综合的检验,对大法的理解、从大法中修来的智慧、修炼人理智的心态、面对错综复杂的人心如何解开其心灵的桎梏等等,是修出来的,而不是做出来的。你看有的不怎么识字的老年同修,每次都能劝退十个、八个的,而有知识文化的年富力强的也不一定能做到。

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机缘不同,遇到的人群不同,不一定都能象劝退最多的同修那样劝退同样数量的人数,但我们都会努力去做、去救度,遇到问题了多用大法来衡量,实在自己解决不了,还有周围的同修呢?多学法、多交流这些问题都能解决。

一点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