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摆正基点 修炼路上少摔跟头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四月二十五那天,我们地区做了一批证实大法及劝三退的条幅,我和老年同修一组,坐我丈夫(不修炼,但支持大法)的电瓶车去了很远的地方,很顺利挂完条幅。回家后还剩下几条,别的同修手中还有二十多条,我们商量过几天再去挂去。

晚上,同修到我家帮我做沙袋,在做的过程当中,我俩因怎么做好发生了争执,争的面红耳赤,当时根本不象修炼的人。稍后,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我才觉的自己不对劲了。同修对我说:“你以为做的多就是修炼,你有干事心,私心,完成任务的心。”当时我认为她说的不对,就表白自己干事心有,但别的心没有。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警察来抓我,说我两三年前犯过事儿,因修大法躲过了,我也知道,村里人都知道,但谁也不说。警察说今天抓你归案,枪毙。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会跟你走。但我不能死。还得讲真相救人呢。我不能死,我死了众生怎么办?赶快叫同修发正念,当时我在梦中哭了,哭醒了。

早上跟同修讲了这个梦,但也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到了晚上,坐我丈夫的车,和老年同修发完正念,就出发去挂横幅去了。

当时正在修路,路不好走,没有路灯。对面来了一辆大车,车灯晃眼啥也看不见,致使我丈夫把车开到大石头上,可当时我看到的是土堆,心想别求师父了,就念正法口诀吧。(其实这还是执著自我,关键时没有想到师父保护。)

这时就听“哗”的一声,我就啥都不知道了。等我再睁开眼时,我已经躺在车里了,老年同修坐在车里一声没有,我问她没事吧,她说没事。我说:“妈呀,我没事。”车和丈夫都没事。

但因我当时第一念就是“妈呀”,这是人念,结果头撞出鸡蛋大的水泡,腰疼的不敢动,老年同修腰痛的也不能动。那种痛苦难以表达。但是我们俩没有怕,也没因此就不做真相、不救人了。我们俩下车走,我丈夫去修车,老年同修拿出第一个条幅来,很吃力的把它挂在墙上,她说:“还是你挂吧。”我拿出一条,挂在树上,瞬间身上的疼痛轻了很多。我俩一边走,一边挂,一边发资料。十点多才到家。到家后孩子看到我,先是一愣,后又笑说:“你快给师父上香吧,今天师父不保护你就没命了。”我给师父上了香,开始发正念,清除我们今天所到之处,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让条幅和资料起到震慑邪恶和救人的作用。

第二天早上,发完正念,心想这一定是邪恶迫害,清除它,同时向内找我可能有偏离法的地方,让邪恶钻了空子。即使我有执著,也能在法中归正,不是邪恶迫害的借口。这件事困扰我很长时间,由于自己平时法学的不好,没有注重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一求于常人的轰轰烈烈,有干事心,因为条幅和资料放在家里不安全,快点发出去。完成任务的心,顺利时又出欢喜心,依赖常人心。

通过静心学法和同修切磋,我终于明白了,我这次摔跟头不仅仅是这些原因,还有更根本的原因:

第一不能严肃对待修炼问题,师父要求《转法轮》改字时,心想这么多,什么时候能改完,不想改,怕麻烦,私心,没有圆容师父所要的,没走师父安排的路,其他讲法没让改,我也改了,心想反正早晚也得改,就改了吧。其实这已经偏离法了。

第二苏家屯事件被曝光后,很多同修都能站在法的基点上讲揭露邪恶,讲真相。而我当时因资料多,产生了怕心,同修拿来资料,我说这么多呀,这句话有抵触的心理、私心,没有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没有完全同化大法,这不是假修嘛。

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和我有同样状态的同修引以为戒。在修炼的路上越走越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