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诉讼案中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香港,是在正法时期,中国人面对面获得大法真相的重要窗口,多年来海外学员,尤其是台湾学员持续的来香港与香港学员形成一体,努力的向中国人讲清真相,震慑邪恶、清除邪恶,使邪恶恐惧不已,邪党于是操控港府,制造虚假、无耻的以“保安理由”多次阻挠海外及台湾学员入境证实法。四年多前,台湾学员遭香港入境处拒绝入境之初,大家的认识主要是内找不足,直到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遣返的台湾学员由于在正法修炼过程中的磨炼和逐渐成熟,开始更严肃的思考如何针对港府拒绝入境的事件,让国际社会注意到此事件,更广泛的揭露中共邪恶的操纵及制止邪党将迫害延伸海外,因此台湾学员决定提起港台首宗跨海的基本人权案。

案件背景

在考虑资源的利用和相关条件之后,被遣返的学员,包括律师学员在内决定台湾就以四位学员为原告,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港府违法遣返的“司法覆核”案,这个案子很顺利的在二零零三年春提交法院后的三个星期就获得立案。之后,香港佛学会的协调人认识到要让此案最大限度的在香港起到震慑邪恶、讲清真相的作用,因此也申请加入佛学会及负责人为本案原告。

直到法院确定了香港原告的立案资格,这个案子终于在二零零五年九月份开庭审理。法院在程序审理阶段,已裁定港府必须交出拒绝原告学员入境的黑名单及相关文件,不过也认为港府有权豁免提供部份相关文件。中共邪党黑手提供港府黑名单的问题,势必将在二零零七年法院审理被告入境处处长拒绝原告学员入境的决定,有无违犯香港基本法和人权法律的实质问题时,成为正邪较量的重点之一。经过几年来的过程,我们认识到,港台学员就是要不断的利用“司法覆核”案的过程,让世人认清港府假造拒绝学员入境的荒谬理由,是来自于邪党背后的操控和指使,要不断的把邪党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延伸海外的丑相及邪恶,让世人知道。当能得救的世人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我们利用所有的角度不断的讲真相而更加清醒时,全民反迫害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讲清真相要到位

台湾有许多企业到大陆投资,外商公司也有很多在台、港、中三地投资。提告司法覆核案的当时,负责提告的律师学员正任职于在大陆也有分公司的美商公司,担任职位仅次于公司负责人的高阶法务主管。成为提告香港政府的原告之后,律师学员主动跟公司同事说明自己正在告香港政府,为了什么要告,中共黑手的幕后操纵港府等等,没有同事不理解的,也有的人表示案子不论胜负,都是我们有理,说“如果你们输了,台湾跟中国的一国两制也别谈了”。这事使我们体会到:讲真相必须要讲到位。我们只要扎实的讲清楚真相,还有善念的人也不会以案子的表面胜负来判断是非对错,当人真正了解真相,知道大法弟子是善良的,是正义的,知道打击善良的就是错的,邪恶自败。

去年九月份在香港开庭的时候,有十多家中外媒体前来报导这个“司法覆核案”,在对媒体发言时,原告学员都能认识到,我们不是把常人媒体记者的思想带到案子的胜负上,我们的基点是证实法,没有常人打官司那种与人冲突、愤愤不平的想法,我们就是讲清真相,同时,也要让人看到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平和和善良,看到我们在人中表现出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气度,借此来唤醒他们的善根和良知。当时,只要是亲自前来采访我们、听过我们讲真相的媒体,没有一个做出任何扭曲事实的报导,而会报导我们原告学员要求港府交出邪党给的黑名单的讯息。我们看到人都在这迅猛的形势中逐渐清醒,关键还是看我们救人的心和在人这块讲清真相的努力够不够扎实。

突破人的观念

二零零五年开庭前的八月下旬,代表我们的大律师及小律师与香港原告学员一起来台,第一次与我们台湾几个原告会面,讨论准备开庭的事,没想到一坐下来,大律师就告诉我们,如果台北两位同修的证词有不实的部份,我们的案子就不用打了。我们肯定的向他说明,我们所说句句真实,他仔细的端详着我们,很快的就说:“好,我相信你们,但是另外一对夫妇原告的被暴力遣返的部份,我要撤诉,我不认为那是暴力过当的遣返。”他以“律师对律师”的口吻,告诉律师学员:“你应该知道遣返过程中会使用必要的暴力是很正常的,不能因为警察使用暴力,就说这个暴力是过当行为。”从人的法律上讲,我们明白他讲的是什么,但是从法上看,对善良的大法弟子强制遣返,在过程中使用任何一点暴力,都是迫害,都是不应该存在,不能承认的,怎么能依这个法律的认识去同意入境处的警察对学员使用暴力是应该的呢?当时律师学员很坚定的告诉我们的大律师,香港警察所为,就是法律上的暴力过当,我们不同意撤掉夫妇原告的部份。大律师听完后,立刻显的浮躁,但律师学员并不为所动,回头看看也在当场上的夫妇同修,一位是听不懂英文,一位对我们“暴力过当”的法律意义一知半解,但是他们正念的神情始终不变。当时律师学员认识到必须在法上对同修负责,当下请求师尊给予智慧,能以大律师能听懂的理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很快的律师学员想到夫妇同修当时被遣返回来时有一卷录影带,其中有她手臂和小腿上被暴力遣返时的勒痕和口角流血的镜头,而且录影带就在身边,于是立刻放给律师看,大律师看完后,微笑着对我们说:“我被说服了,没有问题,确实是‘暴力过当’,我可以跟法庭说明这部份,可以不撤诉了。”关键时的一念,当我们不为人的一面所迷,清醒的理解大法弟子才是这场人世间大戏的主角,大法就会给予大法徒智慧。

协调好,法力会很大

我们港台原告是一个小整体,在处理案子的配合过程中,大家总是很快能够达成共识,仔细想起来,是因为我们几个原告学员之间的坦诚交流。首先,我们认识到在这个案子中,每个人有着不同的分工,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每个人都应该做好自己该负责的事。身为主要协调的律师学员要能在法上对同修负责,将大家找在一块学法、交流,向不懂法律、不懂英文的其他原告学员汇报是如何在法上来处理案子的法律问题,大家该如何配合。夫妇原告总是很信任同修、很精神的告诉大家“我们就是配合整体,大家决定怎么做,就怎么做”。好几次为了配合大家,他们改动了自己原本的安排,他们的无私使大家非常感动。台北年轻的原告同修则总是能很细致的、适时的从旁提点大家一些细节。香港的原告同修则能在当地以讲清真相为大,以台湾同修为先,先他后我的默默去安排、去圆容补充。

当然在过程中我们也不可能大步流星的一修到底的,一开始大家对于没有底的律师费用,确实感受到沉重的压力,在起初交流这个费用问题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受到彼此的物质场发沉,都知道这不是正确状态,于是大家决定把心中困难的感受说出来,决定一起想办法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由于我们持正面思考,很快的能达成共识,我们一致相信只要港台学员,尤其是我们当事人学员,能理解好这个案子不是走形式,法的要求是要我们在实修中很扎实的用案子来讲清真相、暴露邪恶、救度世人,我们就不该也不会执著于困难的本身而无法前進,当我们把思想的基点摆在如何在困难中为法负责,如何做好时,很快的这个沉重的因素就在我们的场中消除了,在达成共识的场上,我们感受到修炼大法的伟大!之后,在实际问题上,师尊也有了最好的安排,我们在修心摆正中走了过来。我们很珍惜这段一起修炼的过程,更体会到我们协调的好,就能发挥好大法给予我们的智慧,法力大!

在证实法中修自己

夫妇的原告同修因为不擅英语,往往听不懂法官及双方律师在法庭上到底说了什么,但总能从双方律师的表情中感受到案件的起伏,一开始觉的对方律师讲谎话,面目可憎,会有一些情绪上的波动,到逐渐能不为庭辩过程中人的表现所动,能神情庄严肃穆的专心发正念,在过程中修出慈悲、修出忍。

另外,因为我们大多数也有常人工作要做,不好请假太久,因此大家对于几次一延再延的庭辩也感到有些不耐,经过即时的交流,我们体会到整体有漏,因此互相提醒要放下人心,不让邪恶钻我们执著于时间的空子,这一点,我们觉的还没有做的很到位,必须做的更好、更纯净。

还有一次,在我们去法庭参加庭辩前,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律师学员突然与大家交流,说自己看大家不舒服,提醒自己,也提醒大家要注意摆正自己的念头,否定旧势力企图利用我们在历史上的渊怨,在我们之间制造想法及间隔。另外一位女同修随后也谈到她也有不太舒服的感受。就在大家冷静的,坦然的面对这些不正的因素时,我们发现这些负面的因素就解体了,大家立刻就跟没事一样。我们知道只要依照师尊和大法的要求去实修,互相提点、互相促進、我们就能在法中共同提高!

结语-大法弟子主导大戏的法庭

今年初,港府以“公共利益”为借口向法院要求豁免提出去年判决中应该提出的证据文件,由于是被告港府方面提出的法律理由,因此今年二月的审理,从法律上看,主要是港府律师向法院说明理由及立场的庭期。开庭前三天的审理,从律师学员的说明中,我们知道港府律师不但在邪恶的操控下,诬蔑我们進入香港会危害香港公共秩序,假造保安理由,还蓄意拖延庭期。当时,尽管我们不断的发正念,似乎并无法立刻将整个场正过来,反而法官同意还要延期,这不是明摆着要我们再多听港府律师的狡辩吗?虽然在人的法律上,这个庭期是港府律师辩论的时间,但是我们也认识到这是不正确状态,我们绝不能让邪恶操控着被告律师的嘴,继续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讲一些不敬、不实的鬼话。我们向内找自己和整体上的不足,发现我们和法庭外的台港弟子并未完全形成一体,大家虽然认识到发出强大的正念的重要性,但是我们整体还没有做到,在法庭的旁听席上有学员昏昏欲睡,几个当事人学员有时也有疲态,无法时时集中正念,因此我们庭内提醒、庭外交流,到了第三天下午,大家庭里、庭外非常专注的发正念,清除法院内外干扰法庭内有缘人听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果然,港府代表律师提前结束了庭辩,不仅如此,也提前一天结束原本要继续庭辩的日程。

这个法庭上的转变,律师学员谈到,面对港府律师利用法律技巧来拖延程序,一开始也有些无奈情绪,但是正当港府律师滔滔不绝、大法弟子整体集中精神发正念的时候,律师学员听到了一个声音说“你相不相信这是大法弟子的庭?”律师学员当时内心激动的回答着“我相信!”随后没多久,法庭上港府律师的嘴突然无话可说,也同意我们提前结束,这突来的转变,实实在在的反映出弟子整体正念正行的伟大。当我们步出法庭,向法庭外始终支持我们、发正念的港台学员说明这个转变及庭辩提前结束时,大家都是一阵感动,认识到我们虽然是在迷中修炼,但必须符合法的标准,时时正念要足,师尊就会有最好的安排。清楚法庭程序的律师学员,对于这个整体的突破更是感受深刻。

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法庭是暴露邪恶、清除邪恶的地方,不是让邪恶胡言鬼语的地方!这场大戏一定是由大法和大法弟子主导,只有我们整体持续不懈、认认真真的正念正行,才能主导助师正法的大戏!

这个案子是港台学员整体在正法中否定旧势力安排、清除邪恶的一个过程,我们是案件的当事人学员,在过程中自然有需要扮演好的角色,必须正念正行;然而,能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利用邪党政权操控港府阻止封锁更多的海外学员、台湾学员入境证实法,救度更多中国人,却是需要整体认识上的提高和整体的共同努力,尤其是香港、台湾两地学员的努力。我们港台学员在这个案子上还要一起走一段神圣的正法修炼之路,我们一定要走的更正、更好,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不负师尊和大法的救度之恩。

以上的心得报告,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